中國當局對維權人士打壓不斷升級

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後,中國當局對北京維權人士的打壓不斷升級。在維權人士許志永、魏強以及維權律師滕彪等被警方關押、問詢後,中國基督徒維權憲政專家、範亞峯博士也在本週二受到北京警方的暴力對待。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唐琪薇的報道

2010.10.12 15:2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範亞峯博士在電話中告訴本臺記者,週二下午本來約好要和美國公共廣播電臺的記者見面,就將於10月16日至25日在南非召開的第三屆世界福音洛桑會議等事宜,接受採訪。不料,北京海淀公安分局雙榆樹派出所的楊副所長以及派出所的一位政委,卻到他家反覆勸說他放棄和這位記者見面。範亞峯表示,毫無疑問,這些人是受到了北京國保的指使。

“另外一位家庭教會的同工在我之前接受這位記者的採訪也是受到了壓力,那位同工放棄接受採訪,而我拒絕了警察的施壓。”

範亞峯表示,在他堅持要接受美國公共廣播電臺的採訪後,雙榆樹派出所至少派出十幾到20名片警,分佈在他寓所門口和樓下,試圖阻攔美國記者和範亞峯見面。範亞峯最後通過電話接受了美國公共廣播電臺的採訪。範亞峯告訴本臺記者,沒有想到,下午5點鐘左右,發生了一件更惡劣的事情。

“滕彪博士打電話給我讓我晚上一起聚餐,跟親戚打一個招呼說採訪已經完畢,晚上喫飯和採訪無關。警察答應派車送我前往聚餐地點。”

範亞峯說,當時警察答應用車送他去和滕彪律師等見面,卻言而無信在中途停下來試圖掉頭。他趁警察停車之際自行下車,卻受到兩位警察的挾持,雙榆派出所的楊副所長更是用暴力強行阻攔他前行。

“姓楊的警察非常惡劣,動用武力把我身體挾持起來扔到車裏。導致我左手大拇指到現在還隱隱作痛甚至留下殘疾。” 

滕彪律師當晚也在“推特”上留言,稱範亞峯在赴宴途中被警察挾持,他在電話中能聽到雙方激烈的爭吵聲。本臺記者多次致電滕彪律師,他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無法進一步瞭解詳情。

記者又致電北京海淀公安分局雙榆樹派出所瞭解情況。

記者:“對不起,請問楊副所長在嗎?”

雙榆樹派出所:“他今天不值班,明天值班。”

記者:“你們這個片區有一個叫範亞峯的居民向我們反映說你們雙榆樹派出所派很多警察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請問你們是接到國保的指令讓你們這樣做的嗎?”

記者:“我是電臺的記者。”

雙榆樹派出所:“要問的話,你問分局的外辦行嗎?”

範博士表示,他在週二受到的粗暴對待,是這一年來最嚴重的一次。不僅如此,這些片警還阻止查經班的學員進入其辦公室研讀聖經。以上林林總總,都表明了中國當局在劉曉波獲得今年諾貝爾和平獎之後,對北京維權人士的打壓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層級。範博士說,這不得不讓他發出這樣的感嘆--和平獎來中國,暴力臨到我身。

“現在這種嚴厲的控制主要是防止諾貝爾獎效應迅速發展爲街頭運動;第二個原因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召開在即。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有這樣一個超常規的穩控措施,但我相信這也是維穩體制的即將落幕的前兆。最瘋狂的時候,也就是其最虛弱的時候。”

在美國紐約的中文期刊《北京之春》主編胡平告訴記者,劉曉波獲得今年諾貝爾和平獎使中國當局非常驚恐,害怕更多的人對此事表達慶祝,因此就採用多方打壓的手段。胡平說,中國當局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會起到作用,但是從長遠來看,卻會加深更多人對中國當局的不滿,讓更多的人來關心中國的民主化進程。

“‘八九’規模那麼大,那麼多人蔘加,心灰意冷離開了這個陣營,現在劉曉波獲得這個獎,從不同程度上喚起人們的熱情、追求,對民主自由的認同,這個激勵作用還是一個更長遠、更持久的效果。”

截止到本臺記者發稿前,範亞峯博士依舊處於被當地片警嚴密監視的狀態,無法自行出門。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唐琪薇的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