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村七千村民促中央来人 全村争民主横幅飘扬(组图)

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遭武警围困超过一周,目前继续与数千武警对峙,形势吃紧,而村民追求民主的情绪高涨,指当局扼杀民主。村内人周一告诉记者,目前村外聚集了两千武警驻守,当天下午全村近七千村民再次集会,研究对策。
2011-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乌坎村村民向汪洋求助(村民李先生提供)
图片:乌坎村村民向汪洋求助(村民李先生提供) Photo: RFA
在当局数千武警封锁下的陆丰乌坎村村民的维权行动,正朝追求民主的方向发展。面对超过一周的围困,他们从要求归还土地的初始诉求,进而提出争取民主的诉求,村民日前打出当局“扼杀民主”的横幅。更引起了境外媒体广泛关注。

图片:星期一,深圳一群大学生在东门步行街声援乌坎村村民(新浪微博)
图片:星期一,深圳一群大学生在东门步行街声援乌坎村村民(新浪微博) Photo: RFA
村民张先生星期一告诉本台,村民代表是在镇政府要求下,一万多村民选举产生,政府还发工资,但他们一旦为群众追究土地腐败问题,居然会猝死在看守所:“我们乌坎就是一个管区,有六个村。”
记者:薛锦波是几村的?
回答:二村,现在团结是没办法了。人民就是为了土地,他是为了我们的土地,收回土地而死的,那就让世界人民去评一评,评论评论。挺奇怪,我们看不懂,市政府、镇人民政府要我们村选举人民代表,(我们)成立了人民代表,成立了以后就发给一个代表一千元的工资,为什么现在把这些代表(定)罪名?这个我不理解。

回到乌坎村的村民李先生说,通往村外的三个路口被两千武警封锁:“一直都在抗议,都在集会。现在好像真的要打仗一样的都围起来了,都是一、两千武警在外面守着。”

由于当局封锁村口,盘查出入者,面对食物短缺,李先生说,最近邻村村民慷慨解囊,向乌坎村民提供食物和猪肉:“隔壁村的,邻村的那些人小路进去,把猪也扛进去了,然后一家分一斤肉。”

谈及武警封锁村庄时,他说:“其实也不能全封掉,只是把主要的路口封掉算了,就怕他们(武警)冲进来。”

村民陈先生说,目前的食物已经足够:“吃的东西就不用怕没有了,吃的东西到外面买的又不是出不去。”
记者:出去就是查身份证是吧?
回答:是,查身份证。路口都封锁住了应该出得去吧,反正有很多警察在那边。
记者:政府方面有没有派人来传话给你们说要怎么样?
回答:暂时还没有,谈也谈不拢。从来都没有派人过来,就拖着不解决,这样子搞要搞到什么时候?
记者:被抓的那几个人放了没有呢?
回答:还没放。
记者:家属有没有找政府,找汕尾公安局?
回答:公安局、汕尾、中央都有了。给上面的人给拦了也不知道,反正中央到汕尾都是他们自己的(人)要怎么说。
记者:中央的人来了没有?
回答:就是没来。听说是这样子就给他(省高官)挡住。

陈先生说,周一下午村民再次集合,共同商讨对策:“有现在就在开会,在仙翁庙这里。很多记者在这里仙翁庙,外国的也有。”
记者:今天有多少村民在一起集会?
回答:几乎全村的人都在那里,六、七千都有。他现在村口。

目前,已有香港及海外多家媒体记者进入该村,并在村民家上网发稿,同时观察当局下一步行动。一位进村的境外记者当天对本台说,村民及海外媒体都在关注当局的下一步动作,包括会否进村镇压,许多记者认为,当局试图用封锁方式,拖垮村民的斗志,当天看不出有使用武力的迹象:“镇压还得了,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收锅了,还有那么多传闻在里面。镇压就变成另外一个六四。”
记者:在里面发稿怎么发?
回答:就用网,无线上网。他现在可能就是想慢慢拖,拖久一点慢慢没有事就算了。冲进去人家家就在那里又不能清场。谁知道会搞成这样子,不然把人家打死干嘛呢。

国内多位学者曾试图前往当地了解情况,但在重兵把守下,无法进村。

乌坎村事件至今已经三个多月,当局封村也超过一个星期,而广东省政府及中央高层至今未对村民的要求,作出正面回应。连日来,当地电视台不断播放公安的声明,反指该村临时代表理事会会长等人以权谋取私利,煽动村民。但村民不为所动。香港《苹果日报》星期一发表署名“李平”的评论说,在外国记者、国际社会关注下,当局悍然命令军警开枪镇压的可能性已大为减少。问题是,当局虽释出善意,包括冻结乌坎与碧桂园合作事宜、将涉案党员干部“双规”,但无法取信于民,无法打破僵局。而要取信于民,不只有待官德重建,更有待政治制度、司法制度的改革作为保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