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机构妖魔化网络 网民驳斥(图)

中国政府对网络不断强化审查之际,官方媒体发出“研究”文章,将网络负面效应放大,而网民作出分析和反驳。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10-07-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人民网用“理论研究”的方式试图说明网络可怕 (记者心语)
图片:人民网用“理论研究”的方式试图说明网络可怕 (记者心语)
Photo: RFA


星期二,中国官方《人民日报》理论版发表署名“何民捷”的文章“网络改变了我们什么?”,在稍微提及网络的作用之后,主要强调网络传播的负面效应,包括: 导致责任意识淡化,人际关系疏远,主流意识形态被消解,信息利用不平等以及社会道德失范。文章多次用“有学者提出”的字眼,但是并没有指出是哪些学者,引用了哪些论据。

资深网络评论员北风,“看了这篇文章,感觉西方社会整个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北风星期三向本台表示,“(按照此逻辑)西方国家互联网发展更早的国家早就不知道毁成什么样子了,它是夸大了网络的负面新闻后,得出来的结论说网络的负面新闻会导致这样那样的结果,其实是为自己的网络负面信息控制提供一个合理性,但是实际上很多国家并没有像中国花那么多时间去控制负面新闻,但是那些国家有没有像人民日报描述那样出现那些情况呢?实际上没有,所以它是假设了一个不存在的前提,然后依据自己的前提做了一个不恰当的推导得出一些很荒谬的结论。这其实是人民日报一些文章惯用的做法”
 
两周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布《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0)》,同样指责社交网站以“病毒式营销手法”,收集甚或泄漏个人资料,以至政治、军事、商业机密讯息,社科院在报告中指Facebook被西方国家情报机构利用,有机会用于颠覆其它国家,说“特殊政治功能让人心生恐惧”。在这份报告中,也指责Twitter (推特)传播虚假信息,容易造成少数人迷惑公众。

 在美国从事战略研究的学者伟达在共识网发表标题为“舆论博弈,谁主沉浮”文章表示,“就像我们日常难免会遭遇环境中的病毒,但遭遇病毒是否就一定要感染发病,那还要看我们自己的免疫力”

 著名博客作者郭卫东认为,中国政府不断加大网络审查体系的同时,官方媒体又要发表文章配合当局的打压,郭卫东表示,“今天政府在做的一件事(就是)禁言令,禁止说话,莫谈国事,凡是谈论国事的学者、博客作者、记者,在网络上可以看到的BBS、博客、微博客全部都要整顿,这其实就是禁言令”

 在媒体上报道国际新闻,难免要提及一些流行的国际网站,但是中国很多网民根本没有机会知道这些网站的存在。记者发现,在全球访问量最大的前二十个网站中,在中国有五个(如不破网翻墙就)完全不能访问(包括Facebook, Youtube, Blogger.com ,Twitter, Wordpress)。难怪网友“山沟里的学徒”讽刺道:“Facebook、Youtube、Twitter啊,都是从来没听说过的,中国社科院从哪发明的这些妖魔鬼怪?”

 多次遭到中国政府打压的”维权中国网”主编秋风告诉本台记者,“舆论肯定要收紧,传统媒体一直在他们掌控范围内,互联网是新兴媒体,掌控上可能就没有那么容易,但是他们(当局)一直在试图把互联网像传统媒体那样去掌控”

 
以上是 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