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拒交薛锦波遗体 乌坎村六千人出席追悼会(图,视频)

广东陆丰乌坎村维权村民薛锦波死于看守所,周五约六千村民参加他的追悼仪式。村民告诉本台,日前死者的兄长被汕尾公安局约谈善后问题时,问家属要多少钱,却拒绝交还遗体。虽然当局称验尸报告显示薛锦波非外力致死,但村民认为其死因可疑。
2011-1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星期五,乌坎村民在村内举行追悼薛锦波的仪式。(村民提供RFA首发)
图片:星期五,乌坎村民在村内举行追悼薛锦波的仪式。(村民提供RFA首发)
Photo: RFA




视频转载:村民为薛锦波喊冤及要求中央彻查事件。(《杨光时务》)

乌坎村维权村民薛锦波被公安抓走的第三天,在看守所离奇死亡,但公安拒绝交出遗体。本周五死者家属及村民数千人出席在村内举行的追悼会。该村一位七旬老人陈先生当天告诉记者,薛锦波死得很惨,外出打工的村民都专程回来参加追悼会:“我七十岁了,我年纪大,没办法去,知道吗?我要去也没办法去。”
   
记者:对他的死你们有什么看法?
   
回答:惨,太惨,现在我们乌坎太惨了。叫其他的有良心人讲,好不好?
   
记者:在外地打工的都回来了吗?
   
回答:回来了,打工的都回来了。

另一位女村民徐女士说,全村人基本上都去了。
   
记者:今天是不是举行追悼会?
   
回答:薛锦波,是啊。
   
记者:知道有多少人参加吗?
   
回答:多少人参加,基本都有(参加)。

参加追悼会的庄先生告诉记者,当天在村内一片开阔地上,五千多人向薛锦波鞠躬:“群众哀悼薛锦波,现在在做,今天上午开追悼会,下午法事,给他沉重哀悼,三鞠躬。”
   
记者:有多少人?
   
回答:五千多人,是在村中间的空地里。
   
记者:他家里人你看到了吗?
   
回答:有,全部的亲戚全部都在。

网民上传的现场照片显示,家属们披麻戴孝,捧着薛锦波的遗像,步入临时灵堂,村民们有的胸前佩戴白色小花,也有的手臂戴着白布,庄先生说:“家属代表戴着白花,村民戴白布穿在胳膊上,告别他,三鞠躬。今天晚上还有就是亲人自己做法事。”

当局之前曾表示,验尸报告显示薛锦波死于“心源性心脏病”,不是外力致死,但村民认为是被人殴打致死,就此已多次集会,要求中央政府介入调查。

连日来,死者家属多次要求公安交出薛锦波的遗体,但被拒绝。接近薛家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公安已经明确表示拒绝交还遗体,只答应给钱,“死者有一个哥哥,汕尾公安局就叫他去,问他要多少钱?他哥哥不要钱,他说要把他的遗体带回来,他(警方)都不同意。”
  
记者:就是说给钱不给遗体是吧?
   
回答:对的,对的。他哥哥说要钱要干嘛,你遗体还我。不知道官方怎么样想法,我们村民不知道。

也有消息称,公安以交还被拘留的村民及死者遗体为条件,要求村民撤走路障。

而香港阳光卫视旗下的电子杂志《阳光时务》周四晚间公布了一段三日前死者家属的录音,薛锦波的长女薛健婉说,父亲上周五被公安设局引诱到该村的一家餐馆,随即被捕。视频中,村民集会高呼申冤口号:“薛锦波冤枉;请求政府放人,求中央申冤;乌坎人民好冤枉。”

薛健婉说:“从冰柜里把我爸拉出来已经不是那个样子了。我爸眼睛闭着,嘴巴张开,胸部破皮,有点瘀青,手都肿了,而且大拇指已经明显变形,额头、下巴都有破皮出血,鼻孔里面都是鼻血已经干了,这里(脖子)一圈都是黑色的,脸和身上的其它的颜色都不一样因为是发青发紫黑的。检查背部的时候也有好多好像被脚踢过和踩过的伤痕,靠近肺这里肿了一个大包,膝盖瘀青破皮,一直到脚踝都是青、浮肿的。”

五位村民因参与9月21日该村反官商勾结,变卖该村数千亩土地示威,引发骚乱,其后被刑事拘留,其中12月9号被抓的薛锦波,猝死在汕尾看守所,触发村民持续一周的集会抗议。目前公安仍封锁该村,抗议还在持续。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