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黑白联手拆迁 打人抢劫羁押无人管(视频,组图)

无锡市滨湖区有居民反映,当地非法拆迁问题严重。一家被强拆户母女前不久遭暴徒绑架羁押多日,至今不得不在宾馆里过中秋节,而当地派出所却拒绝立案调查。请看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09-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何力刚强拆当天外出公干,回到家只见一堆废墟,妻女失踪。(权利运动/丁小)
图片:何力刚强拆当天外出公干,回到家只见一堆废墟,妻女失踪。(权利运动/丁小)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无锡市滨湖区许海凤家位于雪浪街道石塘村的别墅十多天前被拆,不明身份的拆迁者抢走了价值十多万元的财物以及身份证,并将她和女儿被从现场绑架到该区南苑宾馆中羁押长达四天。

看守者撤退后,许海凤往派出所报警, 但至今未获立案,一家人在该宾馆过中秋的许海凤对本台记者说:“我们被绑架到这里,外面四个男的看着,房里四个女的看着。我还同时被抢了五万现金、四只手机、七万多存折,还有身份证什么的,绑架到宾馆将我们所有随身物品抢走,到现在没有归还我们。到派出所报案后,他们行政不作为,他们说‘这是政府行为,我们也无能为力’。”

许海凤家的别墅有着完整的土地和房产证,而这次强拆则是没有任何法院裁定突然而来的,据称是太湖新城科教产业园要这块地。

不明身份者拆房、掠夺、绑架,再由村委会干部和联防队员白天看守,最后是自称镇司法所人员宣布母女重获自由,许海凤将之称为黑白联手的“偷拆”:“属于偷拆,没有政府部门的强拆令,虽说黑道偷拆,但白道撑腰,公安到现在不给我立案。房子偷拆以前,我还被黑道的打了一顿,鼻青眼肿。”
本台周三多次致电雪浪派出所想询问该事件为何不获立案,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图片:上周收到了区政府的强拆通知书后,董先生在家门口用红漆写上了很牛的标语泄愤。(网络论坛/丁小)
图片:上周收到了区政府的强拆通知书后,董先生在家门口用红漆写上了很牛的标语泄愤。(网络论坛/丁小) Photo: RFA
女户主许海凤八月底也曾在家门口被不明身份者暴打。更加离谱的是,许海凤丈夫何力刚强拆当天外出公干,拆迁者找到他开的建筑公司进行打砸,并殴打了公司会计,而他回到家只见一堆废墟,妻女失踪;蹊跷的是,九月九日除了雪浪街道的别墅之外,他们家的另一处房产,位于太湖镇的老宅也同时被强拆。完全不同理由、不同地点的两处拆迁,到底谁有权在背后操纵?

何力刚说:“说白了我也知道是谁,包括黑道上那些人我都调查清楚了。但我现在目的就是要你公安局查,公安现在躲在后面,跟我讲说查不到,我说那我怎么查到的?无锡现在还有这个情况,人家上门威胁我的时候讲了这句话,不要跟顾建刚(村书记)作对,他有政法委书记戴建平撑腰的。无锡拆迁厉害得不得了,很多被偷拆的、强拆的,都怨声载道。”

同样在雪浪街道有更多的居民面临拆迁,其中董先生家上周收到了区政府的强拆通知书称,将于国庆节后“依法”拆除他们的房子。安置方面仍有许多疑问未解,这一纸行政强拆令就压了下来。

董先生在家门口用红漆写上了,“私宅,盗贼入打之;强盗入杀之;拆迁者与狗进入诛其九族”的标语。他周三对记者说:“因为当我拿到强拆决定的时候就有这种冲动,以前从没想到要写。包括最近出现的宜黄(拆迁自焚)事件,真让我感觉这个世道很乱,并思考这种事情如果出现在我自己身上,我会怎么做?”

董先生其实是个斯文人,并熟知法律。在此之前他曾就这次以修地铁站为名的拆迁向多个政府部门要求信息公开,尽管搜集了由土地局出示的征地程序不合法,以及房产管理局出示的安置房没有申请始初登记用房等等证据,都没能停止拆迁的脚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也不予立案:“从一开始没有拆迁许可证我就开始打官司,包括信息公开,我现在已经有六七个诉讼一直挂在那里,对房产局、国土局、建设局的都有,法院睬都不睬你,不立案。所以我们无锡现在很多人找不到门路,找不到出路。”

无锡市近年处处拆迁,其中违法违规的案例多不胜数,拆迁户不但面对黑社会的暴力,还遭受行政执法部门的关押。市委书记杨卫泽外号叫做“杨拆迁”;他还有广为流传的一句名言,是在一次拆迁导致老太太死亡后所说:“拆迁哪有不死人的,不就是多给几个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