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外媒鏡頭前哭訴僧侶去世 川西續捕三僧侶(圖)

四川當局鎮壓阿壩縣格德寺僧侶的行動還在持續,其中兩名僧侶上週被公安抓走,另一位是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就讀的僧侶。此外,在甘肅省甘南州夏河縣一位曾在2008年4月向外國記者哭訴,藏人沒有人權的僧侶嘉揚金巴,被捕後遭到毒打,幾乎癱瘓,星期天去世,終年37歲。

2011.04.04 10:41 ET
m0404-ql2pf.jpg 圖片: 拉卜楞寺僧侶嘉揚金巴。小圖右一爲嘉揚金巴與其他僧侶在外國記者面前示威。 (左個提供/記者喬龍)
Photo: RFA


格德寺自3月16日發生藏人示威遊行後,當局展開抓捕行動,上週,該寺再有三名藏人分別在當地和位於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學被捕。據《挪威西藏之聲》上週六引述印度達蘭薩拉格德寺僧人次仁所說,3月30日和31日,格德寺僧人洛桑曲培和洛桑頓珠被拘押。而格德寺另外一名僧人洛桑次巴在3月25日晚上6點左右,在中央民族大學遭到拘捕,他此前在該校學習。
 
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格德寺藏人左個星期一告訴記者,兩名僧人被抓:“30號在格德寺的寺院裏被抓走。”他稱,另外在北京被抓的洛桑次巴,則是被當局懷疑的情況下被抓:“2008年抗議以來,地方政府對那些人有很多的懷疑。這次不知道爲什麼。那個(叫)洛桑次巴的僧人在北京民族學院學習,他是從那裏被抓走的。在2008年的時候,他就逃來逃去,好幾個月逃跑着過日子,因爲地方政府懷疑他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
 
記者致電中央民族大學校長辦公室,但電話無人接聽,於是致電該校保衛部,對方沒有否認,又稱這些事情,他們不方便知道。

記者:3月25號是不是有一個叫洛桑次巴的藏人被抓?

保衛部:這我不是很清楚。

記者:你們應該知道這件事吧?

保衛部:這我們不是很清楚。

記者:這個人被拘留還是被怎麼?

保衛部:有的事我們不方便知道的,我們都不知道。
 
記者又致電阿壩縣宗教局,查詢格德寺有藏人被捕的原因,但對方聽後,立即掛斷電話。

記者:宗教局你好。

宗教局:哪位?

記者:問一下,格德寺上個星期是不是有兩名藏人被拘捕?

宗教局:我不知道。
 
該縣公安局則否認有藏人被捕,並補充說,格德寺從來沒有發生過僧侶抗議。

記者:格德寺上週是不是有兩位藏人被抓?

公安:我們這兒從來沒拘捕過藏人。哪個(誰) 說的?

記者:在網上看到這條消息,想覈實一下。

公安:那些都是虛假的。現在網上的東西根本不要相信。

記者:格德寺現在是不是被封閉呢?

公安:格德寺僧人進出自由,信仰自由,完全自由狀態。

記者:聽說是武警現在把格德寺封閉了。

公安:沒有。網上是吹牛(撒謊)的。他們唸經的唸經,該學習的學習。我們只管社會治安,他們只管他們唸經,都是各幹各的。我們不去幹涉他們,他們也不干涉我們,我們都是和平相處的,我們何必去把格德寺圍了不讓人家唸經,對不對?

記者:他們現在還抗議嗎?

公安:根本沒有發生過什麼抗議。
 
不過,與當地保持聯繫的左個對記者說,工作組在兩週前已進駐寺院,非經准許,僧侶不準出門,並對其進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那些和尚們不能隨便出去,如果要出去的話,必須要他們的同意。本地朝奉的人也不讓隨便進去朝奉。那裏守護的人大部分都是帶着武器的武警。不過寺院裏沒有武警或者軍人,只有工作組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或者什麼。”
 
當地一位居民接受記者查詢時,言語謹慎,暗示當地局勢並非向那位公安所說的與僧侶“和平相處”。

記者:格德寺現在開了沒有?

居民:格德寺?不知道。就在縣城裏面。

記者:聽說前段時間一直沒開吧?

居民:我也不知道。

記者:聽說有很多武警。現在呢?

居民:還是在巡邏。

記者:也沒放鬆?

居民:嗯。

記者:現在都正常了?

居民:我也不知道。好吧,就這樣。
 
2008年3月發生的西藏事件波及各個藏區,當年因示威被捕的藏人人數衆多。左個告訴記者,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拉卜楞寺一位叫嘉揚金巴的僧侶,當年因對被當局邀請的外國記者表達要人權的訴求,現場鏡頭被廣爲傳播,事後他被毒打兩個月後獲釋,一度癱瘓,延至星期天去世:“拉卜楞寺昨天早上10點左右寺院的一個僧人去世了。他叫嘉揚金巴,37歲。他在2008年抗議以來,他受到很重的毆打。”

08年4月9日,拉卜楞寺包括嘉揚金巴在內的僧侶帶領15名僧人向外國記者團哭訴西藏沒有人權和自由,結果遭到秋後算賬。嘉揚金巴被毒打兩個月後獲釋,已經癱瘓,一度失去記憶,家人到處求醫,最終不治身亡。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