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访问题系列调查: 上访的代价(4)<图>

系列调查报道之四:地方政府的角色

2009.03.20 10:35 ET
图片:3月9日天安门广场上多名警察在盘查行人携带物和证件(法新社)
法新社


用中国政府官员的话来说,存在了50多年的信访制度是百姓与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梁,但是在一些访民和民间人士的眼中,信访制度已陷入无能、欺骗和暴力的误区。很多访民反映说,他们因为进京上访成为官方打压的对象,人权受侵害的案例不断发生。公民向政府提出申诉和批评,本来是一项受中国法律保护的权利,但很多人的上访路却荆棘丛生、血泪交加,很多人为上访付出难以想象的沉重代价。中国的访民遭受严厉打压的根源何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采访了中国众多上访人和各界人士,就这一问题展开调查,试图从信访制度、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等多方面寻找答案。

在以前的信访问题系列调查报道中,我们谈到,访民因为上访遭到威胁、恐吓、殴打、非法拘禁等现象在各地都非常普遍,访民反映信访制度功能薄弱。这一集的系列调查报道探讨地方政府与访民的关系,探讨为什么很多人在谈到访民遭受打压迫害现象的根源时首先把矛头指向地方政府。

信访与政绩挂钩


最近几年,为敦促地方政府解决信访问题,中央要求各地把信访工作纳入公务员业绩考核范围之内,各地也将信访工作与领导班子业绩直接挂钩。比如,河南省规定,信访问题重复多发地区,主要领导不得提拔,也就是说,信访问题成为考核地方政府政绩的一个重要方面。湖南省人大代表陈建教先生说,地方政府非常重视解决信访问题,没有听说有地方政府打压迫害访民现象:“我没接触(这种打压现象)。下面基层乡镇、县里、省里都有信访部门,还是做了很多的工作,化解了很多的矛盾。”

中国国家信访局在谈到地方政府信访工作时说,2002年-2007年期间,全国县以上地方政府和部门受理的来信来访中,90%得到及时妥善处理,各地采取的措施包括开设网上信访渠道、领导披阅制度、接访和下访等。其中,所谓接访制度是指地方政府以及各部门官员定期与访民直接面对面,以便及时解决访民反映的问题。谈到这种接访制度的效果,北京理工大学中国问题专家胡星斗教授说:“一些地方官员常常以虚假的数字欺骗中央,说信访他们解决了多少多少,误导中央,以为信访制度或者这种大接访起到了作用,实际上可能每一年有更多的人上访。我们也不可否认,有些地方花了很大的力气来解决上访者的问题,大接访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效,有些地方的官员、公安局长亲自来解决上访者的问题,可能也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一些盘根错节的问题往往是解决不了的,因为它可能涉及到一大批官员,可能就会官官相护。”

实际上,在中国,“接访”除了意味着官员定期与访民面对面以外,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也就是指派地方干部到北京,把上访的民众通过说服或者强制的手段带回家乡,这种“接访”也就是访民所说的“截访”。湖北黄石市的吴幼明先生曾经在当地公安部门从事警察工作13年,后因为披露公安部门交通警察乱罚款问题遭到辞退。吴幼明先生表示,从事警察工作期间他曾多次接受截访任务,截访其实是非法行为:“我本人看到的,比如说政法委组织民警到火车站拦截上访人员,限制人身自由。比如说,有人要上访,居委会、社区干部和民警轮流值班,在信访人家庭附近,不准他任意出去。信访是我们中国法律、信访条例规定的公民权利,任何部门没有权力拦截上访。比如说他确实冲击了党政机关,那确实要根据法律处理,但是大多数上访人员,我看到的,我觉得都是很好的,很有次序的。根据中国法律,没有任何一项法律可以限制没有违法的人的自由。”

显然,“接访”和“截访”两者一音之差,性质不同。也就是说,不是迎接、接洽,而是阻截、阻截。访民说,他们所遭受的人权灾难就发生在这种截访过程中。记者在互联网上查到的官方资料显示,2008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福建省蒲城县要求各部门注重及时解决信访问题,并要求把访民稳控在当地,为此该县成立赴京“接访”处置工作小组,20名公安干警和民兵组成稳控小组,负责迅速处理上访事件,目的是不使访民在劝返接回途中失控或返回北京。吴幼明先生说,地方政府采取这种手段对付访民的目的很明显:“为了政绩、为了显示地方的安宁和谐,把问题压住。政府部门权力过大,没有一个有效的限制,司法不够独立,各地政府都可以调动公安干警做一些非警务活动,拦截上访人员。”

还有观察人士用另外一个词来形容地方政府这种控制访民的措施,既不是迎接的“接”,也不是阻截的“截”。中国民间监督网创办人王金祥先生说:“上访往往是反映地方官员的问题,反映到中央去了,揭他的丑了,对他们升职、继续搞两面派不利,就报复他们,就把他们劫回来,不是迎接的‘接’,是打劫的‘劫’。”

信访可暴露腐败问题

据访民和观察人士反映,北京各大信访机构附近随处可见来自各地方政府的截访车辆,截访队伍主要是由信访、公安、驻京办等政府工作人员组成。有时,被访民认为侵权、或者访民举报的相关人员也会出现在截访队伍中。访民被截访人员带回地方后,可能会遭到恐吓、威胁、殴打、拘禁、劳教、甚至判刑。上访虽然并不是司法起诉,但在一般人的眼中,上访就是告状,也就是向上级政府告下级地方政府部门、官员或者相关单位。分析人士注意到,访民上访的原因无论是失地,还是房屋拆迁,问题的根源往往跟地方官员的腐败有关。王金祥先生说:“地方官员为了掩盖他们所犯的错误、甚至他们所犯的罪行,就把他们劫回来,进行关押、办学习班,这样的情况都有。比如说有些地方乱占土地的事,据《刑法》的规定,要追究刑事责任,官员要坐牢的,这样他们怕问题揭穿了,所以把他们都劫回来。”
 
中国媒体上目前唯一公开提到地方政府派人截访现象的官员是中国国务院参事、全国政协常委任玉岭先生,他2007年在北京召开“两会”时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国关于保护信访人的条款在很多地方成为一纸空文,他本人就曾遇到浙江某地政府的截访人,公民一坐火车进京上访,截访人就坐飞机到北京,在北京的火车站门口拦截上访人。任玉岭先生也认为,地方政府截访不仅仅是为了政绩粉饰太平,更是为了掩盖腐败行为。任玉岭先生呼吁,反腐败必须叫停“截访”。

花钱买稳定


值得一提的是,访民上访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同样,地方政府截访也要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在截访过程中,地方政府不但要承担截访人员的旅途费用,往往还要承担上访人员从北京或者省城返回家乡的旅途费用。王金祥先生说, 如果对各地方政府截访所用资金进行调查的话,得到的结果绝对不会是个小数字:“上访人坐车到北京花个两三百,他们坐飞机坐卧铺去可能花几千,把他们拦截回来,浪费很多钱。中央也禁止这个东西,地方官员还是这样干,我是非常反对这个东西,这个对国家也不利。”

有的地方政府部门公开提出“要花钱买稳定”,这也不足为奇。福建湛江市的政法委就曾经在要求各部门正确对待上访群众及时解决问题的同时,公开提出“要加大经费投入,调度各部门人员,舍得花钱买稳定”。吴幼明先生对政府花在截访上的钱表示痛心:“这笔钱完全是浪费,因为政府不是赢利部门,不是工厂,你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没有把这笔钱用来解决问题,用来公共服务,相反用来截访,出钱把上访人员带回家这种手段,这完全属于滥用公共资源、滥用政府的财力、物力、人力。我认为各项政府的收入和支出必须透明,这样人民才能有效地监控,而不让他们干出违法的事。”

中国社科院学者对70多位来自基层省市的信访干部进行调查,近60%的人认为,如果还搞信访工作排名甚至与政绩挂勾的话,地方政府会采取更严厉手段打击信访人,也会促成更多人进京上访。吴幼明先生的体会是,截访其实并没有达到地方政府和部门预期的效果:“拦截上访事实上不会让信访人变少。它应该加强法治,政府部门应该守法,通过法院去解决这些纠纷、问题。”

平反昭雪罕见

访民因上访遭打击迫害、有幸得到平反的案例不是没有,但十分罕见,如同凤毛麟角。河北省一政府机关干部郭光允信访8年,举报省委书记程维高等官员的腐败行为,不仅遭到不明身份人的暴力袭击,还被当地公安部门以“诬陷领导”的名义劳教2年。2003年中央决定惩治程维高严重腐败行为之后,郭光允遭打击报复的事情才被曝光。郭光云得以平反昭雪,是幸运的,但中国媒体在把他称为“反腐英雄”的同时,没有披露各地还有多少人因为信访举报处于不幸困境之中。

2008年即将结束的时候,中国又传出一起一位上访人因举报村官经济犯罪被殴打致死的消息。据中国媒体报道,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苏曹乡70多岁的郭成志10月16号进京上访,在邯郸驻京办事处被他举报的村官雇佣的打手毒打,大约3星期之后在医院去世。之后,他所举报的村官以及打手被警方立案调查。同时被殴打的上访村民说,与郭成志举报的村官一起“接访”的还有当地的区信访局官员和乡政府领导,他们都在殴打事件发生的现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所作的信访系列调查报道之四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