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700军转干部湖北省政府上访 请愿者称受公安长期监控(组图)

近700名湖北军转干部星期五上午在省政府门口集体上访,和警方发生冲突,一名女家属被打伤。省政府派人和军转干部对话,至本台周五晚截稿时仍未有结果。
2013-0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武汉700名军转干部到省府集会请愿。(民生观察)
图片:武汉700名军转干部到省府集会请愿。(民生观察)

图片:武汉700名军转干部到省府集会请愿。(民生观察)
图片:武汉700名军转干部到省府集会请愿。(民生观察)

星期五上午9时许,武汉市的企业军转干部近700人在湖北省政府门口集体上访,就落实军转干部政策问题讨要说法。现场打出三幅横幅,有横幅上写道:“归还在企业军转干国家干部身份和待遇”。有大批警察在现场戒备,期间双方发生冲突,一名军转干部家属被打伤。

记者当天致电湖北省企业军转干部协会理事会智囊团副主席李吉华了解情况,一名接电话的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称李不在,但他今天也参加了上访活动。

他对记者说:“我们都是受害者,(今天)到省政府上访,上午11点钟,省政府派出来一个秘书长进行对话,对话的结果现在还没出来。我们上午9点钟把人都集中到那里了,这个对话情况我们都不清楚。(警察)打了一个女的,据说这个女的没当过兵,是一个教师,替他爱人、家里人去的。(维权)已经一、二十年了,这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最小的都五、六十岁了,从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解放全中国,这都有。现在国家把我们列为重点扶贫对象。”
记者:“上访持续了多久?”
对方:“大概两个小时左右。”
记者:“一共去了多少人?”
对方:“有六、七百人吧。”
记者:“你们都是什么级别的干部?”
对方:“大部分都是团职干部。中央50年代早有政策规定,享受县、处级待遇,现在把我们都改成工人待遇,工人拿养老金,处级干部在武汉市大概是有五、六千(块钱),我们当时拿养老金才六、七百啊。”

他还告诉记者,近年来,中国各地退役的军转干部、復员军官、退伍军人的上访活动此起彼伏,為严防各地军人串联进京,当局高度戒备,採取各种方式进行截访,他的电话已经被当局监听,是安全部的重点监控对象。

“我算是比较晚的,我是2000年开始的(维权的),最早的从1994年就开始了。这是个全国性的问题,军转干部都是一样的。全国军转干部加起来有百把万的人,湖南的、广西的、河南的比武汉搞得还厉害。你这个电话打到我家里来,这都被省公安厅监听,我还是安全部的重点监控对象,我就跟你谈到这里为止,不然公安局就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武汉的军转干部黄友望现在的退休金不到4000块,他认为企业军转干部的待遇和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军转干部的待遇相差一、两倍,令人难以接受。他周五对记者说:“我的退休金将近四千。对退转军人一贯的政策是,不管转业到什么地方,待遇享受原来政府官员同级别的待遇,但现在没有享受到。”

据湖北民生观察网站发布的照片显示,省政府门前人头涌涌,聚集了大批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将带来的横幅挂在了政府的外墙上。

记者联系到了武汉市另一军转干部陶权力,他周五对记者说,政府一直不给解决问题,每次都以“这是改革的问题”来搪塞他们。

“我们的养老金现在就2000多块钱。像病、死的待遇就差别很大了。他们可以报销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以上,我们病了只能报销百分之六十左右。再一个,我们死了以后,安葬费只有两、三万,如果是行政单位的人有二十多万。他们一直也没有给我们正面的解决,也不给我们正面的回答,用改革的问题来搪塞我们。我们认为他是人为造成的问题,当时人事部管我们的人片面理解改革的问题,把我们都视同普通的工人一样。”

军转干部要求恢复待遇的问题不仅存在于武汉,近年来,全国各地的军转干部上访非常频繁,他们还于2006年创立了一名为“军转网”的维权网站,有超过53万注册会员,内容以军转安置方式中的经验交流为主导。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