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司法部长强调维稳保十八大

中国司法部长在北京强调,全国司法机关要把维稳作为第一责任,确保中共十八大顺利召开。

2012-07-14
Share

中国司法部长吴爱英11号在全国司法厅局长座谈会上强调,要把维稳作为司法机关的硬任务和第一责任。中新社的报道引述吴爱英的话说,中国各级司法机关都要把为中共十八大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作为重要政治任务,把维稳作为硬任务和第一责任。她要求司法机关要坚持预防为主、预防在先措施,做到“关口前移”,搞好事前防范,把各种不安全不稳定因素及时解决在萌芽状态。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透露,中国当局有关确保中共十八大的维稳要求,已经从中央传达到全国各地。

“现在中央的内部文件已经传达了硬性指标,在十八大期间,所有的公安系统要全力保证不许出任何问题。谁出问题谁承担。这种政策是中共长期惯用的,每逢大事它基本上都会这么搞。”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司法部长吴爱英的座谈会上要求中国公检法机关做到四个坚持:坚持重要时间节点和重大任务阶段维稳,坚持强化维稳的基层基础,坚持完善维稳机制,坚持提高公检法维稳能力。刘先生表示,这些要求没有新意,与过去二十年来当局的做法一脉相承。

“还是他们以前沿用的老套子。基本是把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所以采用人盯人、告密、汇报、高压,基本上就是这些方式,跟过去政法委搞的形式差不多。”

有报道说,中国今年用于维稳的公共安全预算超过七千亿元人民币,超过国防预算开支。在美国的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李洪宽分析说,目前中国处于社会发生巨大变化的前夕,各种社会矛盾凸显,随时可能发生大动荡。

“现在基本上各界的共识了,不管知识分子还是商界、政界都认为维稳的策略是一个失败的策略。全部风险转加在紧跟着的后门的这批人。十年前有学者就说已经是最后的机会,说现在改可能还来得及,现在绝大多数的学者都认为这个机会已经过去了,现在再改都已经来不及了。”

李洪宽认为,从中共极力强调维稳本身,也证明中国社会目前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正如普通的正常人不会强调站稳不摔跤一样。在中国的刘先生也认为,中国社会目前的不稳定性确实极为明显,根本原因是中国政治制度和政府治理方式的问题。他举例说,中国的维稳部门本身就是社会不稳定的一大原因。

“维稳机关它才是真正制造混乱的重大因素。经过调查数百万访民,他们的不满直接跟公检法有关系。基本上集中在拆迁、征地等这些事情上面。用紊乱的源头来维稳,所以是一种非常让人笑话的事情。” 

本周,中国各地一千四百多名市县公安局长聚集北京进行维稳培训。官方媒体报道说,中央要求这些公安局长学习广东乌坎平息村民抗议的经验,做好本地维稳工作。但李洪宽认为,乌坎经验并非解决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有效办法。

“最终政府跟老百姓有某种程度的妥协,也许他们自己选。当然最后有人揭露出来的这个选也是假的成分很多,还是操纵的。那么现在汪洋就面临着入政治局常委,所以他要拿点儿政绩出来嘛。所以乌坎事件的结局是他雇人吹出来的。实际上乌坎的模式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

李先生也认为,虽然广东当局在乌坎事件处理上并非一味强硬打压,但并未消除当地的紧张状况,而当局要求学习乌坎经验,只能说明北京面对中国社会矛盾激化的现实,已经有些手足无措。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