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多位独立参选人因请愿遭传唤 访民再曝中央查黑保安内幕(视频,图)

成都多位独立参选人本周一及周二被当地公安传唤,追查不久前数十名参选人向省纪委请愿的来龙去脉,有人受到公安恐吓。与此同时,有刚从北京上访回来的独立参选人向本台记者披露有关中央禁止黑保安的内幕。
2011-12-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视频:星期二,成都多位独立参选人被公安传唤。(参选人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星期二,黄琦和独立参选人合影(天网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星期二,黄琦和独立参选人合影(天网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两周前,成都数十位独立参选人集体到省委及省纪委请愿,就他们遭到有官员背景的黑势力干扰甚至绑架,要求立案调查。但还没有得到回音,本周一及周二,多位参选人却遭公安传唤,追问是谁发起的请愿活动及请愿信的来龙去脉。其中胡金琼周二告诉本台:“我们双流县公安局的,还有一个是陈国保,有一个是我们派出所的民警。他找我,他说是那天我们参加(选)人大代表被打压,到省政府去请愿,他说是上面交的材料现在下来了,他来咨询一下。但是他每找一个人问的话不一样,他跟我说的话还没什么,他跟别人说的话是带了威胁的,说过是查幕后主使,就是因为当天是40个人去吧。”

她说,公安盘问内容并非他们的诉求,而是在调查请愿行动的所谓幕后运作情况:“他问是谁写的请愿材料,我说是我写的。他说我不信(是)你写的,我说,我虽然写不来,但是我可以找律师还有路边(人),只要我给他一百块钱,他都会给我写的。”

记者:昨天你们几个人被传唤?

回答:四个吧。(第)五个因为打了电话,下午没给他打就没传唤到。估计他是全部(的人)都要问,也就是说今天可能继续。

另一位被公安盘问的幸国惠对记者说,她明确告诉警方,官方推荐的人大代表维护官方的利益,他们参选人大代表是为了为百姓维权:“问我们写的请愿书是怎么一回事。我说我们竞选人大代表(为)百姓的生计,开人大代表会都是他们当官的,都是他们官场上的事,他们就管怎么整人,从来没有给我们说一句话。我说,我也不想当官,我只是想把我们农民的田地跟房屋分清楚就行了。”

据六四天网周二消息,被传唤的双流县人大代表参选人有胡金琼、幸国惠、胡艳、赵先琼等六人。成都市区独立参选人周成群周二也致电天网,称其当天遭警方传讯。而在此前,成都市独立参选人陈茜、胡金琼、幸国惠、李维国、干兴艳、周文明、何秀君、李昭秀、查素琼、赵先琼、庄富英等多次遭绑架、毒打,李维国等被打伤后,住院治疗。他们为此而请愿。事实上,成都的投票日尚未公布。

幸国惠说,当局警告她,不要和天网创办人黄琦联系:“他跟我说黄琦是烂儿(仔),意思就是无所事事乱骗钱的。我说我这个事没有给过一分钱,没有问我要过一分钱,他们都没给过一分钱,怎么叫做骗钱?他为我们百姓,我们百姓就依赖他。”

据了解,这些独立参选人都是失地农民及房屋遭强拆的访民,其中周一晚刚被黑保安从北京遣返成都的陈茜告诉记者:“我昨天才从北京最高法接谈,昨天才回来的,昨天晚上九点多钟到的。现在中央好像说不能用那些黑保安,但是我们成都驻京办还是继续在用黑保安的。”

她更披露刚从黑保安处获悉的一段内幕消息。她说:“为什么现在中央在查黑保安?就是因为黑保安把这帮上访户扣在车上,打他们、虐待他们、不给吃、不给喝、不给拉。访民急了,就通知了本地的住在那个地方的本地人,然后派很多人把黑保安打伤了,有打死了。黑保安的领导跑掉了,家属就去找中央了,也去上访了,所以中央对这个事情好像有点重视了,这是黑保安亲自给我讲的。黑保安凭什么要打人家?黑保安就说了,是你们政府叫我们打的,我们跟你们没仇,政府叫我们打,我们就打。昨天那个黑保安自己跟我讲的,讲到内幕,为什么中央在查黑保安。”

11月30日,公安部正式展开清理“黑保安”,禁止保安公司“截访”的行动,为期六个月。当局警告各地方政府信访办,严禁保安服务公司参与“截访”,严禁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据《北京青年报》周二报道,周一,北京市公安局内保局查处一家位于北苑北卫新园、名为京保嘉业安防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黑保安公司。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