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遭老师毒打教育部门却不闻不问

海外媒体披露,江西省新余市凌超艺术学校一名10岁学生受到老师当众毒打,但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却不闻不问,校方也毫无道歉悔改之意。本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2010-11-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海外的博讯网刊登《参与》记者的报道说,10月18号早,10岁的小文(化名)在江西省新余市凌超艺术学校遭到校主任兼老师,也是校长妻子的陈开英暴打,原因是陈老师认为小文没有关好水龙头,浪费了学校的水,因而当众用教鞭抽打小文背部30多下。一个月后,已经转学的小文身心健康都还没有恢复,而学校、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和公关机关对此却不闻不问。本台记者接通了凌超艺术学校校长陈荆发的电话,向他了解情况。

“他不但不承认错误,而且还在那边发笑,很得意的笑。他的恶作剧成功了,就这个意思一样的。所以,老师为了警告他,为了改变他,为了作为教育他的一个机会,就用路边的树枝抽了他的背。因为当时的衣服比较厚,所以,可能用力过猛了一点。也没发现抽得多么重,因为气头上控制不了呗。就是在路边打他等于是用教鞭抽一样的。”

陈校长说,打学生的老师是他的妻子陈开英,但打学生是事出有因,因为这个学生很坏,没出息,曾把一名老师气走了。

“我的意思是说通过这样比较严厉的教管,他就认识到自己有错误就会挨皮肉之苦。他就会以后慢慢地改变。利用这次机会慢慢地改变他。但是真的挨了打,假设他的爸爸、妈妈不来告的话,不来打探的话,我们会一边安慰他,一边向他认错,打完以后还要向他认错,同时又让他认识到该打,打到以后不会再犯错误了。要达到这个效果。比较严厉的惩罚或者比较心疼的惩罚才有效果。”
   
被打学生小文的父亲漆先生向本台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10月18号晨练的时候,陈开英为了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用教鞭抽打小文背部30多下。

漆先生说,小文在被打的整个过程中,陈荆发校长一直在楼上袖手旁观。事后,学校不让孩子将此事告诉家长,也不将孩子送往医院治疗。这些情况是漆先生11月21号闻讯赶到学校时,听部分老师和学生讲的,事发后的10月19号,漆先生接到学校数学老师打来的电话,说他的孩子在学校做坏事,把厕所堵死了,浪费了很多水,让他到学校去,赔偿水费和疏通费,却只字未提孩子挨打的事。10月20号,小文的外婆去学校看望小文,才发现了小文身上的累累伤痕,小文的外婆提出要带小文去医院看病,受到校方阻挠,漆先生说:

“打完了之后的第三天,因为我们一个星期才去一次学校,他外婆去学校看他,看到小孩目光呆滞,神志有点不清。我小孩子平时很活泼,很开朗的,那天去看就是无精打采的,外婆问他干吗? 他说他发烧,不敢说。老师打完了之后她还说:‘你不许说,说了之后还打得更厉害’。每一个小孩都这样挨了打都不许告诉父母。另外有一个正义的老师就偷偷告诉他外婆说‘他不是发烧,你孩子是被打了’。还有一个小朋友也告诉她。后来他外婆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才放现。后来她打电话给我,因为我当时在武汉出差,我说:‘你赶紧把孩子送去医院’ ”

漆先生10月21号从外地赶回新余与陈校长交涉,陈校长表示“现在挨老师的教鞭是为了将来不挨警察的警棍”。当天,漆先生报了警,接警的是新余市天工路派出所胡警官,当时只作了验伤报告,并没有对当事双方作任何询问调查,漆先生表示:

“我去了教育局,教育局说不归它管,它说归新余市高新开发区事业局管,我就觉得很纳闷儿。你教育局你作为父母官为什么你管不了呢?然后我去找高新开发区事业局,因为高新开发区事业局它鞭长莫及。为什么? 它说我权力有限。最多我可以给你呼吁一下子,但是如果其他领导不重视,我也没办法。现在只有求助法律部门了。律师是这样讲的,共产党做事是这样的。他说:‘你现在马上开庭对我们不利,法院会帮学校,包括其他方面也会帮学校,只有求助于各大媒体,一些正义人士来报道给政府部门、给学校施加压力这才能给你一个公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