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地血友病患者北京维权遭打压(组图)

部分中国各地的血友病患者代表集体到在北京的中国医药集团谈判,追讨该集团下属的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药制品“第八因子”,导致血友病人感染艾滋病的赔偿。有关机构招来大批警力,与患者代表发生数次冲突,有代表受伤送院。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2009-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一位血友病患者北京维权 (志愿者提供)
图片:一位血友病患者北京维权 (志愿者提供)
Photo: RFA

星期二,20余名中国各地血友病患者上午集结到北京的中国医药大厦9楼和总经理谈判,追讨该集团下属的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简称上生所)生产药制品“第八因子”,导致血友病人感染艾滋病的赔偿。事实上,这些患者和他们的家属,旅住在北京伸张他们权利向有关部门投诉已经超过一个月,他们现在已经身无分文,当天主要的诉求也包括解决他们眼前的生活问题。
 
当天晚上,本台记者电话采访了一位患者的母亲刘女士,据她介绍,当天她曾经因为目睹公安对其他的患者代表暴力行为,心脏病发作,之后被送院。她说:“今天早上我们都是很有信心的来到医药大厦,我们准备跟上生所的领导谈我们的诉求,进来一个警官给我们拿了一张表,就是上访人员登记表,让我们签这个表,当时我们就不同意签,不签他就不允许我们跟上生所的人见面,就因为这事,产生了冲突,就跟他们厮打在一起了,我当时心脏病就犯了,之后被120送到医院去了,我都没打完点滴,我把药都放到兜里,我就急急忙忙往回赶,返回来我刚刚坐在这个桌旁,那个警官,拿相机对着我照,因为我们是艾滋病患者,我们要求保密,说不让他拍照,对我们人生不安全,已经跟他提出了好多次,他都不听,还在继续照。我们有一个家属,60多岁的老人,起来说,你把相机给我拿来,我要删掉它,上去就抢他这个相机,一把没拿住,他就给了他一巴掌,差点没打到他头,他又站起来,继续要拿这个相机,这时候他就照他脑袋打了两拳,我们激起了民愤,就跟他厮打在一起了。下午他们来了很多警察在谈判桌上,要挟我们:要谈判就必须派代表来,不允许其他人听。(你们现在到中国医药集团主要的诉求是什么?)就是要免费治疗,给我们法律的权益,要求能给我们最低的生活保障。”

Photo: RFA
 










据介绍,在1998年以后,中国陆续出现血友病患者感染艾滋,他们怀疑,是因为使用了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未作病毒去除灭活处理的八因子而感染了艾滋病。而事实上,中国的卫生部曾经于1995年7月20日,紧急下发《关于禁止生产和临床使用未经病毒去除或灭活的凝血因子类血液制品的通知》。通知称,各有关血液制品生产单位1994年12月31日前获得的凝血因子类制剂生产批准文号一律作废,并立即停止生产和销售此类制剂。然而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之后仍然继续销售未经灭活的八因子。
 
曾为其中一位患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律师刘晓原在博文中提到,数年前,全国各地都有感染艾滋病的血友病患者向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等相关单位提起诉讼。今年三月,也有几个感染者分别在广东、山东、江西、黑龙江等地提起了诉讼,但是地方法院不是不受理,就是起诉被驳回。
 
事实上,这些患者曾多次到北京向国家卫生部、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信访局投诉举报,但问题始终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为这些患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卓先生,星期二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上海生物制品所为了他企业的盈利,把那些含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制品销售给我的这些当事人,这个行为本身是一个严重的违法行为,我的这些当事人是因为使用了这样一个含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制品,最终被感染了艾滋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们最重要的一个权利,就是提起诉讼的权利和获得赔偿的权利。因为从这个案件来讲,他的因果关系是非常明确的,而且作为上海生物制品所,它的违法侵权,这个责任也是非常明确的。但是这个案件至今已经十多年了,法院要么不受理,要么受理了之后就裁定驳回,他们说这不是人民法院诉案的范围。这样的一种做法,等于是剥夺了公民的基本权利,提出诉讼的权利。而且,企业至今不承认他们的错误,拒绝向受害人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当晚,记者在本台截稿前获悉,曾一度被数十名公安包围的患者代表及家属在大约晚上10点获准离开,但是谈判没有任何结果。他们星期三将继续到该集团提出申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国家卫生部,信访处……都知道了,法院还是不管,这是谁的法院。上生所、法院、国家他们都知道,他们是一家。说到底你们告的是国家,他们都知道了,所以法院不受理,叫警察打你们。可是,你们还不知道,还在找苦头吃。好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了。大家唱一遍国歌看,能使你们觉悟吗!

2009-12-29 18:51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