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严打”开始 端午节先对维权人士下手(视频,组图)

搭救北京律师和访民倪玉兰的北京网友苏雨桐和刘德军在星期三凌晨分别遭到抄家拘捕和被绑架,刘德军并被毒打后被扔到郊外深山里。另外北京维权人士和网友发起消夏聚会,准备和倪玉兰共同度端午节,但是遭到警方突袭,倪玉兰被带走。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0-06-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刘德军的手机在山林中被发现  (刘德军提供/记者心语)
图片:刘德军的手机在山林中被发现 (刘德军提供/记者心语)
Photo: RFA



下载视频


星期二深夜,数名警察到民间环保人士苏雨桐家中,对她抄家并将其带走并。之后维权人士王荔蕻等几位网友前往派出所营救,与警方发生争执,苏雨桐在派出所被关押过夜后于凌晨被释放回家。
 
王荔蕻星期三告诉本台记者,“(苏雨桐)早上大概四点多钟回家了,可能主要是针对大家要去看倪玉兰,(警察)一直让苏雨桐不要去,觉得她是发起者,好像给她定一个组织者的名义,实际上她就是网上发起,和组织者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几乎于此同时,另一伙警察则到帮助倪玉兰的另一位维权人士刘德军家中,强行闯入。之后刘德军遭到他们毒打和绑架,警方在星期三凌晨用布套住刘德军的头后,用板凳等物品殴打他,并逼迫他跪下,之后又用车带到北京郊县昌平的老君堂上的沙岭山中丢弃。刘德军的手机被扔在山林中,并被威胁如果再回到北京就要了他的命。
 
星期三上午,刘德军借用路人手机和网民取得联系,告知他已经坐车回到北京。在网络上密切关注他安危的网友们纷纷前往迎接,艺术家艾未未表示,“北京警方将一个平民带上黑头套,绑架殴打施暴后扔进深山,七个月的严打开始了。” 
 

图片:刘德军家里门锁被砸坏  (刘德军提供/记者心语)
图片:刘德军家里门锁被砸坏 (刘德军提供/记者心语) Photo: RFA


















刘德军重获自由之后,向本台表示,“我现在估计有些脑震荡,身上的伤还不要紧。”
 
记者:“他们为什么把你抄家又暴打?”
 
刘德军:“估计是和倪玉兰的事情有关,因为今天下午要去看望她,十二点就敲门,不敢说是警察,就小声地敲门,然后拿凿子什么的砸门,然后两点左右进入,把电脑、摄像机都抄走了,把人蒙起来就带走了,拉到派出所里面,用皮带绑着我的胳膊,脚踩着我的背,把胳膊往起提,说第一招受不受得了,胳膊是小,命都要没了,我们有治你的方法,在我家里和派出所,多次想让我跪下来踢我的腿,我都没有理他们,下车又踩我的腿让我跪下来,他们说你挺硬。”
 
记者:“你怎样逃脱的?”

刘德军:“有一个过路车,私家车,把我带过来。”
 
北京公安部在6月13日召开电视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集中开展为期7个月的严打整治行动。法律界认为,中国在至今还在使用“严打”方式维持秩序,别说思维多么陈旧,本身也是对法律的不尊重。知名媒体人程益中在微博客推特上表示,“如果非要严打,为何不严打贪污腐败和以权谋私?为何不严打政商勾结和权力寻租?为何不严打通过产权改革、窃国自肥的行径?为何不严打竭泽而渔、杀鸡取卵、断子绝孙的发展模式?有为何不严打导致社会不公正义、不申张的结构性制度性罪恶?” 外界普遍认为,中国当局再次举出“严打”的武器是维稳形势越来越失控的结果,所以严打的目标并不是真正的犯罪行为,而是维权人士和平民百姓。
 
虽然端午节这一天维权人士受到如此“严打”,却促进了各路维权人士更加团结一致。他们决定,如期在星期三晚间举行庆祝端午节消夏晚会,让当局明白维权人士拥有快乐和正义的权利。因为有了苏雨桐和刘德军的事件,参加晚会的人员比原计划更多。聚会还特意选择在倪玉兰律师暂时的避难所皇城根遗址公园,以表示对她的声援。但是当人们逐渐聚集的时候,警方突然出动超过七辆警车,将倪玉兰强行推走,带到东华门派出所。网友们随后转移聚会地点到该派出所,搭起帐篷避雨并和警方进行理论,前往声援的维权律师许志永则很快被其所在学校北京邮电大学的保卫处人员带离。至记者截稿时,倪玉兰夫妇手机已经关机,仍然没有办法离开派出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