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暴央視高層腐敗: 財經網調查報告被刪又重新被登(圖)

星期三上午,一篇揭露中國大陸中央電視臺大火內幕的調查報道在大陸"財經網"上掛了五個小時後,被中宣部下令刪除。但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在調查採訪中發現,這篇刊登在《財經》雜誌2009年第5期的文章"央視新址大火餘波未了"又讓人意外地在財經網上再次出現。自由亞洲記者唐琪薇的報導

2009.03.05 15:00 ET
視頻照:中央電視臺新址附樓電視文化中心(中央電視臺)週一晚間九點左右突然起火 視頻照:中央電視臺新址附樓電視文化中心(中央電視臺)週一晚間九點左右突然起火
Photo: RFA

這篇報導由財經雜誌兩位記者署名,稱中國大陸中央電視臺新址北配樓上月大火,意外燒出工程腐敗問題,包括副臺長李曉明等約20人已被公安拘留,其中新址建設工程辦公室主任徐威交代投標項目腐敗問題,審計署已經介入調查。

資深網絡評論人士北風在接受自由亞洲記者採訪時表示,在這篇文章被刪之前,他就已經看過。之後有媒體朋友告訴他這篇文章又被重新掛到財經網上了,他再上網一看,果然就是以前被刪掉的那篇文章。

“今天下午,它又出現了。所以,事情我就說是非常詭異的。平常如果發現文章被刪除之後,很少會出現這種恢復的情況。”

北京自由學者,資深媒體人凌滄洲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他是從國外媒體上得知中宣部下令刪除財經雜誌網站上一篇揭露央視大火內幕的調查報道的,凌滄洲表示,自己之前沒有看過財經雜誌的那篇文章,如果被刪一事屬實,無疑再次印證了中國政府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限制。

“中國現階段,要通過法律的手段來解決,而不能通過簡單的行政手段來解決。比如說,你覺得《財經雜誌》的報道有問題,你可以通過司法手段,或者央視可以控告《財經雜誌》報道失實,或者你可以進行公開辯論。但是,現在卻以強權的方式來封殺、來收回,何以取信於天下的這種公民呢?”

當記者告知有網絡評論人士又在網上看到了這篇被刪的文章時,凌滄洲馬上上網搜索到了財經網上這篇名爲"央視新址大火餘波未了"的文章。凌滄洲說,如果這就是那篇被刪除的文章,這一"被刪又重新被登"事件,從一個側面反應了某些部門之間的權力鬥爭。

“一種可能,有關人士覺得封殺文章、追回雜誌的事情已經被國際媒體報道了,就形成了一種不良影響,他們可能會覺得不如悄悄地讓這篇文章還掛在上面。但是,另一種可能我覺得也存在,雖然《財經雜誌》與中央電視臺都同屬於宣傳系統,出了事兒之後,畢竟要有責任的追究,是不是也可以分析說,在這裏面出現了高層的分歧裂痕,以至於有人默許了。就是說,這個事情是可以追究下去的,是可以深究的,因此,這文章是可以掛上去的。”

而網絡人士北風則表示,他寧願相信這篇文章再度被放到網上是財經網記者用自己的職業良心據理力爭的結果:

“我寧願理解成財經網背景很硬,寄希望於良心發現,在歷史上幾乎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凌滄洲表示,新聞壟斷是中國對各行各業壟斷的最後堡壘,不能因爲這篇文章被刪又重新被掛回網上,就天真地以爲中國政府在新聞自由上有了進步。

“完全不可能。宣傳是中國大陸行業壟斷的最後堡壘。哪天說鐵路開放了,影院開放了,電信開放了,宣傳也會輪到最後。只能說某些人會覺得,你如果確實有問題,該拋出的可以拋出,某些官員會看到別的派系的人在那裏受到追查,有某種黃鶴樓上看翻船的味道。”

“財經”雜誌自創辦以來,一直以作風大膽而著稱。該雜誌之前也因爲討論“非典”對中國的影響、上海周正毅案和憲法修改等敏感問題被禁過。很多訂戶反應沒有收到最新一期登有央視大火內幕調查報道的“財經”雜誌,不過,正在北京的兩會代表已經收到了記者派送的最新一期雜誌。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唐琪薇的報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