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异见人士泰国请愿 任职报社接恐吓电话(组图)

流亡泰国的两名中国异议人士郭庆海、庞晶星期一起到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高级专员公署前静坐,要求获得难民身份。郭庆海当晚受到任职的报社主管警告说,接到确信来自中国驻当地官员的恐吓电话,要求停止请愿。自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0-07-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郭庆海和庞晶在联合国驻泰国的难民公署外静坐(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郭庆海和庞晶在联合国驻泰国的难民公署外静坐(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图片:庞晶展示致联合国难民公署的公开信(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庞晶展示致联合国难民公署的公开信(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周一开始,来自河北的两位异议人士郭庆海和庞晶到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高级专员公署静坐,他们还分别向难民署官员递交了声明和公开信。打开写有“人权机构,勿罔顾人权”的中英文标语,开始静坐。海外民运组织中国工党曼谷党部主席庞晶周二告诉本台:“我们是在联合国难民署门口的正对面,从7月5号昨天开始的,然后我们两个一直在这里静坐,大概持续一个月,有可能还要延长”。
 
异议作家郭庆海说,来此静坐,希望通过正常的途径,以正当的方式,引起难民署官员的重视,获得难民资格。但当晚九点多,回到任职的曼谷中文报纸《新中原报》办公室,被警告不得再到难民署请愿,并告诉他,否则会被解雇。郭庆海说:“报社的总编室主任吴坤明先生告诉我,他们确信是来自中国大使馆的电话,要求我立即停止静坐,不然的话,他们就会派警察到我们报社去搜查,因为我们报社薪水非常低,他们雇用了很多流亡者,如果警察来查,这个报社会被罚款,报社对接到这样的电话是非常恐惧的”。
 
郭庆海说,吴坤明警告他:“7月6号你如果继续去,7月7号你马上离开。”他说你什么都不要讲,我非常同情你,我也知道你异议人士这个身份,非常同情你,我也理解,但是我们报社不能介入这个事件中,还说,中国大使馆在泰国有很强大的影响力,我们不敢去得罪他。郭庆海表示,即使失去工作,也要请愿。
 
据当时在场的一位员工罗雄基告诉记者,确实听到郭庆海被警告:“当时就是看到他们两个在说话,然后我就过去听一下,就说有人打电话来,叫他不要再去静坐了,他(吴坤明)说,如果你再去静坐的话,报社不允许他(郭庆海)再留下去。”
 
吴坤明接受本台采访时,承认报社接到怀疑是中国官员的威胁电话:“我们是怀疑,对方也不讲究竟是谁,他只是警告”。
记者:那你们为什么要怀疑是中国大使馆的呢?
吴坤明:除了中国大使馆还有谁嘛,听他的口气好像是打官腔,普通话讲得很标准,不可能是泰国人。
 
三年前,由河北经缅甸逃亡到曼谷的庞晶,是因其父亲发表对政府不满言论,被多次劳教,目前流亡海外。庞晶说,2007年,其父在逃亡泰国之后,获得联合国给予难民资格,目前到了第三国,而她因此也受到牵连:“现在联合国难民署连一个保护的证件也不能给我,他们一直这样拖,现在我处在一种无奈状况之下,在这里没有身份不能工作,无法生活”。
 
比庞晶晚一年逃亡泰国的郭庆海,于2008年底在海外人士的帮助下抵达泰国并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庇护,迟迟得不到批准。
 
郭庆海曾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因在境外刊物发表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2000年被沧州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刑四年。出狱后屡受公安骚扰。
 
周一,在泰中国民运人士韩武、李志友等人也到现场声援郭庆海和庞晶。韩武告诉记者:“昨天我们大约前前后后有七、八个人,李志友还有吕洪来、程维民。因为现在有人也在威胁他,所以我在网上,在独立评论上发表一些文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