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異見人士泰國請願 任職報社接恐嚇電話(組圖)

流亡泰國的兩名中國異議人士郭慶海、龐晶星期一起到聯合國難民署駐泰國高級專員公署前靜坐,要求獲得難民身份。郭慶海當晚受到任職的報社主管警告說,接到確信來自中國駐當地官員的恐嚇電話,要求停止請願。自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報道

2010.07.06 10:52 ET
m0706-ql2p1-305.jpg 郭慶海和龐晶在聯合國駐泰國的難民公署外靜坐(聽衆提供/記者喬龍)
Photo: RFA


m0706-ql2p2-305.jpg
圖片:龐晶展示致聯合國難民公署的公開信(聽衆提供/記者喬龍)











週一開始,來自河北的兩位異議人士郭慶海和龐晶到聯合國難民署駐泰國高級專員公署靜坐,他們還分別向難民署官員遞交了聲明和公開信。打開寫有“人權機構,勿罔顧人權”的中英文標語,開始靜坐。海外民運組織中國工黨曼谷黨部主席龐晶週二告訴本臺:“我們是在聯合國難民署門口的正對面,從7月5號昨天開始的,然後我們兩個一直在這裏靜坐,大概持續一個月,有可能還要延長”。
 
異議作家郭慶海說,來此靜坐,希望通過正常的途徑,以正當的方式,引起難民署官員的重視,獲得難民資格。但當晚九點多,回到任職的曼谷中文報紙《新中原報》辦公室,被警告不得再到難民署請願,並告訴他,否則會被解僱。郭慶海說:“報社的總編室主任吳坤明先生告訴我,他們確信是來自中國大使館的電話,要求我立即停止靜坐,不然的話,他們就會派警察到我們報社去搜查,因爲我們報社薪水非常低,他們僱用了很多流亡者,如果警察來查,這個報社會被罰款,報社對接到這樣的電話是非常恐懼的”。
 
郭慶海說,吳坤明警告他:“7月6號你如果繼續去,7月7號你馬上離開。”他說你什麼都不要講,我非常同情你,我也知道你異議人士這個身份,非常同情你,我也理解,但是我們報社不能介入這個事件中,還說,中國大使館在泰國有很強大的影響力,我們不敢去得罪他。郭慶海表示,即使失去工作,也要請願。
 
據當時在場的一位員工羅雄基告訴記者,確實聽到郭慶海被警告:“當時就是看到他們兩個在說話,然後我就過去聽一下,就說有人打電話來,叫他不要再去靜坐了,他(吳坤明)說,如果你再去靜坐的話,報社不允許他(郭慶海)再留下去。”
 
吳坤明接受本臺採訪時,承認報社接到懷疑是中國官員的威脅電話:“我們是懷疑,對方也不講究竟是誰,他只是警告”。
記者:那你們爲什麼要懷疑是中國大使館的呢?
吳坤明:除了中國大使館還有誰嘛,聽他的口氣好像是打官腔,普通話講得很標準,不可能是泰國人。
 
三年前,由河北經緬甸逃亡到曼谷的龐晶,是因其父親發表對政府不滿言論,被多次勞教,目前流亡海外。龐晶說,2007年,其父在逃亡泰國之後,獲得聯合國給予難民資格,目前到了第三國,而她因此也受到牽連:“現在聯合國難民署連一個保護的證件也不能給我,他們一直這樣拖,現在我處在一種無奈狀況之下,在這裏沒有身份不能工作,無法生活”。
 
比龐晶晚一年逃亡泰國的郭慶海,於2008年底在海外人士的幫助下抵達泰國並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遲遲得不到批准。
 
郭慶海曾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因在境外刊物發表批評中國政府的文章,2000年被滄州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判刑四年。出獄後屢受公安騷擾。
 
週一,在泰中國民運人士韓武、李志友等人也到現場聲援郭慶海和龐晶。韓武告訴記者:“昨天我們大約前前後後有七、八個人,李志友還有呂洪來、程維民。因爲現在有人也在威脅他,所以我在網上,在獨立評論上發表一些文章”。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