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接种疫苗引发疾病 起诉医院被驳回(图)

河北唐山访民鲁早明近日向本台反映,当地医院在明知她的孙女毛洪洋发烧的情况下,为了赚钱,还给她接种流脑疫苗,结果让毛洪洋染上了脑膜炎等多种疾病,造成智力低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当地法院驳回了毛洪洋家人对医院的起诉,让他们找“相关部门”解决问题,而毛洪洋家人上访过程中多次遭到抓捕、拘留,至今未获分文赔偿。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2010-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现在的毛洪洋四肢瘫痪、智力低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残疾人(记者林坪提供)
图片:现在的毛洪洋四肢瘫痪、智力低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残疾人(记者林坪提供)
Photo: RFA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丰润镇小陈庄村访民鲁早明向本台记者介绍说,2002年1月29号,她按照丰润镇中心卫生院下发的通知,准备带7个月大的孙女毛洪洋去接种流脑疫苗,但发现毛洪洋有发烧症状,就先带她到村医赵立红那儿测了体温。村医赵立红回忆说,

  “ 是测体温了,37.3度。她说她们孩子这两天有点感冒,我说她到那儿先看病,说刚在家量的多少度,再决定给打不给打。(毛洪洋打疫苗以前到你那儿看过病吗?)没在我这儿看过。(她现在的状况跟发烧打疫苗有关系吗?)我也不敢下决定,我也说不好。“

因为免疫接种本上注明了发烧为接种禁忌症,根据村医赵立红的建议,鲁早明带孙女到丰润镇中心卫生院,说明孙女体温偏高,要求先给孙女看病,再决定是否接种疫苗,而接诊大夫李连奎没有作任何检查,要求鲁早明先带毛洪洋上楼接种流脑疫苗。鲁早明回忆说,

 “ 他非得让我打,说今天不打,以后不给补。说100个没问题。我让他看病开药,他这两样都不做,他就问问体温,问完了他就说100个没事儿,非得让我上楼打针去。打针回来了,我还让他给我开药,结果他给我验一个血,血象2万6,正常人不超过1万,就代表这孩子有毛病。他给打上针了,没给我补救。”

图片:六个月大的毛洪洋接种流脑疫苗前非常健康,会站立(记者林坪提供)
图片:六个月大的毛洪洋接种流脑疫苗前非常健康,会站立(记者林坪提供) Photo: RFA

鲁早明说,李连奎随后开了1盒叫“再林”的消炎药,让鲁早明回家给孙女吃两天。而回家后,鲁早明一直担心的问题变成了现实。毛洪洋先是出现呕吐症状,2月1号,也就是接种流脑疫苗后的第三天,她又出现抽搐、高烧不退,被送往丰润区中医院急诊抢救,诊断为化脓性脑膜炎。毛洪洋后被转往唐山妇幼保健院等多家医院治疗,被查出颅内感染、肺结核和心脏病,家人几次接到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把毛洪洋带回家,用药维持。2002年夏天,毛洪洋头颅变形,被诊断为脑积水。鲁早明说,毛洪洋接种流脑疫苗前非常健康,六个月大就会站了,而接种流脑疫苗后变成了一个四肢瘫痪、智力低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残疾人。鲁早明认为,13块钱的接种费和要完成85%接种任务的文件让接诊大夫李连奎不顾毛洪洋发烧,强行接种,才造成了现在的悲剧。

 “这孩子是因为发烧,抵抗力不强。打上流脑,它是个病毒,正常孩子反应都特别大,咱们孩子本身她发烧,抵抗力特别弱,所以打上这个针就引起合并症了。他最大的缺点是发烧,不应该打疫苗针,这是国家规定的禁忌症,我那个(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说的特别明白,我们家长也做到告知义务了。”

毛洪洋家人到丰润区法院起诉丰润镇中心卫生院,法院不予立案,负责处理医疗事故的卫生局医政科也对毛洪洋的问题不予理睬。经过鲁早明的多年上访,2005年6月,丰润区法院终于给予立案,不过,接受法院委托鉴定医疗事故的唐山市医学会,在2006年3月做出了“不予受理”的答复,说毛洪洋的病例涉及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不是医疗事故,不属于医学会鉴定范围。2006年8月,丰润区法院做出裁定,驳回毛洪洋家人的起诉,说毛洪洋的问题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争议纠纷,不属于法院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根据国家规定,这种纠纷应到“相关部门”申请解决处理。2006年11月,唐山市中级法院以同样理由驳回了毛洪洋家人的上诉。毛洪洋家人又向河北省高院申诉,河北省高院先是不予理睬,后又说毛洪洋的案子超期,没法立案。

鲁早明认为,毛洪洋是因为医院违规接种引发疾病和残疾的,属于医疗事故,而法院和唐山医学会把毛洪洋的问题定性为接种纠纷,不予受理是为了踢皮球,不得罪医院和卫生局。通过法律求得赔偿的路被封死了,毛洪洋家人只能寄希望于上访,而由于接种事故的赔偿大部分应由政府财政承担,在中国到政府部门上访无异于“与虎谋皮”。鲁早明说:

“因为河北省有政策,孩子接种这块出问题,跟在医院做手术(医疗事故)两码事。在医院做手术(事故赔偿)是,医院多出,卫生局少出。打疫苗这块儿,卫生局的钱跟财政是一笔钱,卫生局多出,医院少出。所以我这官司难度就在区政府这块儿,简直是区政府说了算。”

记者就毛洪洋的赔偿问题致电丰润区卫生局医政科,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在询问了记者的身份后表示:

“现在领导有到北京开会的,有一部分下乡了。我不清楚,我是新来的。(现在这个接种事故还归你们管吗?)在我们这个部门管,但是是联合的,不是一个科室管,因为她这个涉及到好多问题。(现在对她有没有赔偿?)您说的这个事件因为我没赶上,我刚到这儿,这个事件没经历过,我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丰润区丰润镇中心卫生院的李连奎医生则表示,02年1月医院给毛洪洋接种流脑疫苗时并不知道她在发烧,毛洪洋现在的情况也与接种无关。

 “(李连奎医生吗?)是。(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鲁早明为她孙女的事儿上访,她材料上讲的是不是事实?)02年的时候她到我们医院打防疫针了。(当时她发烧了还强制给她打的吗?)没有这回儿事。当时她跟打防疫针的说一下就行了,她也稀里糊涂,她也没说,就打上了。(她没告诉你们发烧就打了?)没有。(后来产生这些疾病跟当时打针有关系吗?)她说有关系,我们认为没关系。(她现在上访对你们中心卫生院或者你个人有没有什么压力?)我们没有压力,那是她个人的问题。(你接种这些年来,有没有发生过跟她孩子类似的事情?)没有,以前以后都没有。”

毛洪洋的爸爸毛立新说,毛洪洋出事儿前他在钢厂上班,每月能挣两千块钱,毛洪洋生病后,爷爷毛友财被累病住院,毛立新无法工作, 也失去了收入。

“毛洪洋生病以后还上了一些班,但是等我爸住院,彻底就完了,我爸一住院,这孩子就谁也弄不了了。我现在不能工作了,因为我父母年岁大了,抱不动了,我女儿现在好几十斤,五六十斤了,我父母年岁大了,抱不动这孩子。他们经常去上访,我得在家看孩子。(你自己对将来有什么打算?)那有什么打算?只能这事儿完了,再想吧。现在官司这样,也干不了啥。”

毛洪洋经法医鉴定为一级伤残,至今未获分文赔偿,而鲁早明和老伴毛友财却多次遭到截访人员的抓捕和拘留。从2007年开始,每逢“两会”、“国庆”等敏感时期,当地截访人员就开始监控毛洪洋家人,不让他们出门,其中,08年7月14号到9月20号, 9名截访人员在毛洪洋家门口看守,确保毛洪洋家人不在奥运期间去北京“添乱”。毛友财在去年9月和12月两次被拘留,并被警告,再上访要被劳教。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