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建嵘香港开讲疾呼废除劳教制度(视频)

中国社科院学者于建嵘周四在香港演讲,从上访劳教调查切入疾呼立刻废除违反宪法和法律的中国劳教制度。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04-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下载视频文件


去年曾出版了“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批评 - 基于100例上访劳教案的分析”一书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周四应香港法国当代中国研究中心邀请就此课题演讲。这位体制内的学者认为将访民劳教已经成为目前政府掩盖社会矛盾的主要手段。从他对一百个上访劳教案的分析和研究,得出处罚依据随意,缺乏规范,甚至现行劳教规定也没有遵守等几项特点:“越劳教越不服,越不服越劳教,不停通过劳教解决地方政府的矛盾,规定错的,做法错的,甚至连他现在规定的也没有很好执行,所以有些地方迫于信访对政绩的压力,而把持住(劳教)这个东西。“

于建嵘认为,劳教这一建政初期治国理念的产物,分别用于五十年代政治斗争以及八十年代对社会的控制,而在高举依法治国旗帜的今天,不但不合时宜生搬硬套,不经司法制度的劳教制度更显然违背了宪法,立法法以及行政处罚法:“它是被讲行政权力的政府用来在司法系统之外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和政治权利,追求一种高效率,最大限度保证公权力侵犯公民权利的一种能力。我一直认为面对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我们现在有一份责任,不从意识形态争论,把人权民主等等抛开一边,它连中国本身的法律都违背,所以这个制度不废除的话我认为中国说要依法治国走向法制没有可能性,因为我们让一些地方官员有一个这样便利取缔公民权利的东西,我们的未来在什么地方?“

讨论环节中,于建嵘还透露了就此课题的体制内研讨和争议的最新动向,包括司法部和公安部对废除与否的分野“普遍有一个,特别是人大的一些领导对劳动教养批评得比较多,司法部和公安部有争论,司法部有个研究室主任就说要废除劳动教养,什么改不改,废了再说,但是没办法,公安部的说没有这个怎么办?去吓唬中央说没有劳动教养制度社会不稳定了怎么办?你要社会稳定就要让我抓人,抓了人不能判刑总要地方关呀?劳动教养另一方面又归司法行政部门管,所以它是一个矛盾体。据我了解实际上很多人已经理解到它的危害性了。“

一位年轻人问到访民是否违反了规定而引致劳教“抛开制度本身不合理不合法,是不是访民本身也违反了上访规则呢?”

于建嵘回应信访条例中关于不准越级上访等规定本身就违反宪法“信访的权力直接来源于宪法的四十一条:公民可以对任何国家机关控告,投诉,批评,建议。什么叫非法上访?到北京上访为发了么?宪法没有说我不能到北京来!你假如要访民严格按照各个地方信访条例的话,那就没有信访,为什么?因为它上面规定“两访终访制”。 “

在场的香港听众问演讲者积极推动此敏感议题会否对个人安全担忧:“你将这些话在国内公开讲会不会有危险?他们会不会用劳教来对你?”


于建嵘说:“你说对了,前天我在湖南一个大讲堂讲了这个恐惧,其实我心中也有恐惧,但是你想这个社会总要有人讲,面对中国这种情况,特别是有话语权的知识分子你要讲,讲了是为了你的后代,也化解你的恐惧。我不知道这句话会带来什么,但这句话是我真心实意的,而且是我调查过的事情。我总是想,我们千万不要认为中国所谓执政的人心中没有恐惧,他们也可能认识到这个问题,所以不能完全说:“我们他们'''。月初我们组织全国人大代表开会,当时还很多人担心他们会来参加么?我坚信他们会,我们邀请几个,没有一个不来,面对那么多媒体每个人都敢发言。所以我们也不要那么恐惧,讲的人多了也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了,是不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于建嵘把自己当作什么?封建时代勇于向皇帝进谏的忠臣吗?用太上皇的话来说,真是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劳教向来是匪帮排除异己的工具,即使在建政60多年的今天,没有法制没有民主,只有以党代法以权谋私,那么劳教就不可能消失。改良的道路已经被他们自己在20年前堵死了,就在20年前,他们用子弹和履带向人民作出了回应,那么最终的结局必然是不可避免的暴力革命。虽然我不崇尚暴力,但不得不说:对于改良派,唯一的可能是两边不讨好。

2010-04-02 10:33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