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建嶸香港開講疾呼廢除勞教制度(視頻)

中國社科院學者於建嶸週四在香港演講,從上訪勞教調查切入疾呼立刻廢除違反憲法和法律的中國勞教制度。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2010.04.01 16:4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下載視頻文件


去年曾出版了“中國勞動教養制度批評 - 基於100例上訪勞教案的分析”一書的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週四應香港法國當代中國研究中心邀請就此課題演講。這位體制內的學者認爲將訪民勞教已經成爲目前政府掩蓋社會矛盾的主要手段。從他對一百個上訪勞教案的分析和研究,得出處罰依據隨意,缺乏規範,甚至現行勞教規定也沒有遵守等幾項特點:“越勞教越不服,越不服越勞教,不停通過勞教解決地方政府的矛盾,規定錯的,做法錯的,甚至連他現在規定的也沒有很好執行,所以有些地方迫於信訪對政績的壓力,而把持住(勞教)這個東西。“

於建嶸認爲,勞教這一建政初期治國理念的產物,分別用於五十年代政治鬥爭以及八十年代對社會的控制,而在高舉依法治國旗幟的今天,不但不合時宜生搬硬套,不經司法制度的勞教制度更顯然違背了憲法,立法法以及行政處罰法:“它是被講行政權力的政府用來在司法系統之外剝奪公民人身自由和政治權利,追求一種高效率,最大限度保證公權力侵犯公民權利的一種能力。我一直認爲面對中國勞動教養制度我們現在有一份責任,不從意識形態爭論,把人權民主等等拋開一邊,它連中國本身的法律都違背,所以這個制度不廢除的話我認爲中國說要依法治國走向法制沒有可能性,因爲我們讓一些地方官員有一個這樣便利取締公民權利的東西,我們的未來在什麼地方?“

討論環節中,於建嶸還透露了就此課題的體制內研討和爭議的最新動向,包括司法部和公安部對廢除與否的分野“普遍有一個,特別是人大的一些領導對勞動教養批評得比較多,司法部和公安部有爭論,司法部有個研究室主任就說要廢除勞動教養,什麼改不改,廢了再說,但是沒辦法,公安部的說沒有這個怎麼辦?去嚇唬中央說沒有勞動教養制度社會不穩定了怎麼辦?你要社會穩定就要讓我抓人,抓了人不能判刑總要地方關呀?勞動教養另一方面又歸司法行政部門管,所以它是一個矛盾體。據我瞭解實際上很多人已經理解到它的危害性了。“

一位年輕人問到訪民是否違反了規定而引致勞教“拋開制度本身不合理不合法,是不是訪民本身也違反了上訪規則呢?”

於建嶸回應信訪條例中關於不準越級上訪等規定本身就違反憲法“信訪的權力直接來源於憲法的四十一條:公民可以對任何國家機關控告,投訴,批評,建議。什麼叫非法上訪?到北京上訪爲發了麼?憲法沒有說我不能到北京來!你假如要訪民嚴格按照各個地方信訪條例的話,那就沒有信訪,爲什麼?因爲它上面規定“兩訪終訪制”。 “

在場的香港聽衆問演講者積極推動此敏感議題會否對個人安全擔憂:“你將這些話在國內公開講會不會有危險?他們會不會用勞教來對你?”


於建嶸說:“你說對了,前天我在湖南一個大講堂講了這個恐懼,其實我心中也有恐懼,但是你想這個社會總要有人講,面對中國這種情況,特別是有話語權的知識分子你要講,講了是爲了你的後代,也化解你的恐懼。我不知道這句話會帶來什麼,但這句話是我真心實意的,而且是我調查過的事情。我總是想,我們千萬不要認爲中國所謂執政的人心中沒有恐懼,他們也可能認識到這個問題,所以不能完全說:“我們他們'''。月初我們組織全國人大代表開會,當時還很多人擔心他們會來參加麼?我堅信他們會,我們邀請幾個,沒有一個不來,面對那麼多媒體每個人都敢發言。所以我們也不要那麼恐懼,講的人多了也不是一個人的問題了,是不是?“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10-04-02 02:33

於建嶸把自己當作什麼?封建時代勇於向皇帝進諫的忠臣嗎?用太上皇的話來說,真是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勞教向來是匪幫排除異己的工具,即使在建政60多年的今天,沒有法制沒有民主,只有以黨代法以權謀私,那麼勞教就不可能消失。改良的道路已經被他們自己在20年前堵死了,就在20年前,他們用子彈和履帶向人民作出了回應,那麼最終的結局必然是不可避免的暴力革命。雖然我不崇尚暴力,但不得不說:對於改良派,唯一的可能是兩邊不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