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昭通村民被指超生 遭乡官捣毁新房株连全家(组图)

在中国,各地官员以暴力手段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拆毁超生村民房屋,株连他们亲属的事时有发生。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鱼洞乡干部指控常年在外打工的村民宋之友超生,将其两个哥哥的住房砸毁,并打伤了他的母亲。但是,涉案的副乡长否认有打人及砸屋行为。下面请看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乔的采访报道
2010-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云南省镇雄县的一位村民被乡干部指其“超生”,砸毁其大哥和二哥的住房(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云南省镇雄县的一位村民被乡干部指其“超生”,砸毁其大哥和二哥的住房(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图片:67岁的母亲被逼签署保证书,三天不敢回家(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67岁的母亲被逼签署保证书,三天不敢回家(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镇雄县鱼洞乡银厂村村民宋之贵对本台投诉,其弟弟宋之友常年在外,已经离家五、六年。

一个月前,他的房屋和大哥宋帮军却被副乡长纠集的几十个打手砸毁;并警告他,10天之内,要把外出打工多年的弟弟宋之友叫出来,做结扎手术。而他67岁的老母亲则被逼迫写下限交出儿子的限期保证。

乡党委还扬言:只要家破人不亡,计划生育怎么搞都行。

他感叹道,苍天啊,难道计划生育手段可以超越王法乱来吗?

宋之贵周五对本台讲述了房屋被砸的情况:“9月21号叫我们十日内交出弟弟,他们扯我大哥走,他们扒我房子,损失了七八万元。现在逼着母亲签字交出我弟弟,吓得我母亲三天(露宿)不敢回家,后来拿我母亲给坐在包谷(玉米)里面,要送到医院里面去瞧。”
 
被指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宋之友在宋家四兄弟中最小,今年27岁。

排行第三的宋之贵说,前一天,副乡长继续威胁他,声称有政府撑腰:“他们昨天也去,鲁副乡长说‘我看你在(往)哪里跑,你弟弟交不出来,就是要你们给3050(元)给我,如果你家伤了人,你可以告到北京。他说,随你家去告,现在我们这个政策是政府撑腰让干的。”
 
记者:那你现在有没有你弟弟的消息?

宋之贵:我弟弟的消息我没有,我现在打电话找我弟弟,也联系不上。
 
记者致电乡政府办公室,向鲁斌副乡长,询问宋家房屋被砸的情况。他立即否认:“他乱说的,没有这回事。”
 
记者:没有这回事?他说你把他家的房子都砸了。

鲁副乡长:他吹牛的,他乱说的。

记者:你们找到他(宋之友)本人了吗?

鲁副乡长:他属于计划生育对象,我们按照计划生育相关的政策,我们要落实计生政策。

记者:你们现在找到宋之友了吗?

鲁副乡长:到现在为止宋之友回避(乡政府)。
 
而对于宋家两兄弟两间房屋被砸,鲁乡长继续回避提问。
 
记者:我们在网上看的照片,好像是你带人把他们家的房子都砸了,损失十多万元。

鲁副乡长:钢筋水泥是我们村上的,根本不属于。。。。跟他啰嗦还是他说嘛。

记者:他生了几胎?

鲁副乡长:三胎吧。
 
宋之贵说,弟弟常年在外,根本不知道他的情况。

记者:他说你弟弟生了三胎?

宋之贵:我弟弟没有跟我住一起,我不知道。他(副乡长)就是不承认扒我房子,好多记者打电话给他们,他们都不承认,他们说没有扒。
 
宋之友的大哥宋帮军说,他也不知道弟弟的近况,却遭砸毁房屋:“我的弟弟出门几年了,没有回家。8月22号当地政府扒我的房子,他就是要我们喊弟弟回家,他说是交(罚款)5000元一个(超生)。”
 
记者:您知道您弟弟有没有超生呢?

宋帮军:我不知道。

记者:您也不知道啊?

宋帮军:嗯。

记者:但是为什么不找你弟弟呢?

宋帮军:他说我们弟弟不在屋里,他就要找大哥和二哥,就要扒我们的房子。

记者:你有没有被他们打?

宋帮军:我没有在家,我要是在家他们就要打了。

记者:你妈妈现在的情况呢?

宋帮军:我妈的情况这两天要好一点了。
 
宋之贵说,十多年来,打工积攒的十多万元就集中在新房上,因弟弟的计划生育没有过关,乡政府拿他的房屋开刀,加上堆放的水泥等受损,价值超过了15万元人民币。

他批评乡政府针对“计生结扎”对象采取株连亲人的手段,如同当年“鬼子进村”的“三光政策”。
 
宋之贵说,曾向县计生办反映情况,但无济于事:“县里面打电话喊他们乡政府去查过,他们县里面也是包庇的。”

他呼吁上级政府关注事件,严惩肇事干部。记者致电县计生办,但电话无人接听。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