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一蒙藏醫藥學校創始人被捕

中國的北方邊疆傳來一位蒙藏醫藥學校創始人10月初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申請聯合國難民身份時遭到中國拘捕的消息。這位被捕人士是來自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的巴圖張嘎,被捕前曾因爲徵地問題和保持所開辦學校的民族特色問題與當地政府發生糾紛。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安培的報道

2009.10.20 16:20 ET


被捕的巴圖張嘎今年35歲,2001年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創辦了蒙藏醫藥學校,爲大約1000名來自內蒙、青海、新疆和蒙古國的學生提供了學習蒙古族傳統醫藥的機會。巴圖張嘎的妻子巴銀花星期二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她和丈夫以及9歲的女兒三人5月逃離中國,10月3號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被中國警察帶回鄂爾多斯市,她和女兒4天后獲釋,她丈夫則被警方以“經濟詐騙”的罪名刑事拘留。

巴銀花:“當時我們是在蒙古,是從蒙古領回來的。”

記者:“爲什麼呢?”

巴銀花:“他們當時是說的,我們不是開的是蒙藏醫藥學校嘛,我們正好給人家短了點錢,人家告狀了,告到公安局,完了他們說是經濟詐騙案唄。”

記者:“你們爲什麼逃到蒙古去呢?”

巴銀花:“我不清楚,我老公不是出去了以後,給我說是有人要這邊暗殺呢。我們家裏的網也是切了,電話線也切了。”

記者:“你申請聯合國難民是以什麼理由申請的呢?”

巴銀花:“就是避難唄。”

記者:“政治避難吶?”

巴銀花:“我不清楚那個。”

據美國的民間組織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發佈的消息,2008年6月,鄂爾多斯市東勝區政府違反與巴圖張嘎創辦的蒙藏醫藥學校的協議,取消了該學校用地的租賃合同,給學校造成巨大經濟損失。巴圖張嘎因此對東勝區政府提起訴訟,東勝區政府把巴圖張嘎交的錢退還,但沒有賠償經濟損失。另外,雖然這家蒙藏學校在鄂爾多斯市教育局合法註冊,但該教育局沒有履行向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備案的手續,導致該校2008年頒發的畢業證書失去意義,巴圖張嘎被迫向教育部門申請終止辦學。記者向巴銀花詢問這方面的詳細情況,她說:“零幾年買了一塊兒地,交了五百多萬。後來地又沒收,收回去了,完了把那個錢給我們退了,後來有一個損失沒給,我們就人家短的錢還不了唄。”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的消息說,其實巴圖張嘎的蒙藏學校被迫停辦,或許跟這個學校培養蒙藏傳統醫藥人才取得成功有關,巴圖張嘎是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捕的。巴銀花在電話上沒有表明對這些說法的態度。她只是說,蒙藏醫藥學校確實曾被要求把學校名字中的“藏”字去掉:“我聽說人家說是你把那個“藏”字去掉,這種說了,也說去掉那個“蒙藏民族文化”,他沒有去掉。”

巴銀花透露,她星期二與被關在鄂爾多斯看守所的丈夫會面,她希望丈夫早日獲釋。海外另一家民間組織內蒙古人權保護同盟負責人、現在德國的席海明先生已經得知巴圖張嘎被捕的消息。他說,這一案例顯示出中國試圖割斷蒙藏文化之間的聯繫:“我認爲這個事跟政治是絕對有關,因爲剛開始的時候在這個糾紛的時候官方說這不是錢的問題,說穿了就不是經濟的問題。它把這個“藏”字看得比較敏感,因爲大家都知道這個原因嘛。這個蒙醫和藏醫是分不開的,就象文化上我們蒙古人也信藏傳佛教。這個東西離不開的。但是中共現在這種情況下呢,它是從傳統上它是以分而治之,它不希望各民族之間有什麼來往。尤其蒙古人跟西藏人有什麼來往。比較怎麼說呢,陰暗的心理,對蒙藏文化的摧殘。”

席海明先生同時對巴圖張嘎在蒙古的聯合國難民署外被捕感到不解:“他在外蒙,從聯合國難民署出來以後在門口有中國警察跟外蒙警察一塊兒抓的。聯合國難民署保護不保護難民的權利?”

記者星期二晚分別致電鄂爾多斯市公安局、教育局和東勝區政府辦公室,電話均無人接聽。據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提供的資料,鄂爾多斯市教育局認爲,巴圖張嘎主持的蒙藏醫藥學校因沒有與東勝區政府達成教育用地協議,學校未經許可擅自放假,屬於“惡意”終止辦學,因此將他的辦學許可證吊銷。


以上是本臺記者安培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