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在广东监狱服刑的郭飞雄的妻子儿女获得美国政治庇护(组图,视频)

目前在中国广东梅州监狱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妻子和一双儿女今年4月初平安到达美国,现已得到美国政治庇护。张青及儿女11月19日公开露面。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独家专访。
2009-1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下载视频文件

郭飞雄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资料图片)
郭飞雄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资料图片)   













张敏:张青、西西、金宝, 你们好。非常高兴在美国能够面对面地访问你们。张青,请您讲一讲当时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决定离开中国的。

张青:自从郭飞雄参加维权运动以来,他受到了非常多的打压。这种打压也殃及到他的家人。我和孩子都受到了很多的影响。我失去工作,金宝失学一年,西西上学也受到控制,银行账户也被冻结。受到的打压对我们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离开了中国。

张敏:您和孩子历尽艰辛来到美国。您现在是什么感受、什么心情?

张青:首先,非常感谢在这个过程中各方面帮助过我的朋友们。我们现在在美国,非常惦记在国内的郭飞雄。我们听到了非常多的有关他的消息,但都是不好的消息。他被殴打,手上有伤,不准被家人探视,这些不好的消息都让我们对他的状况非常担忧。他特别提出了会见律师的要求。我们听说他们也一直在做这样的努力,但是律师的会见受到了很大的阻力。

张敏: 能不能请您简要地介绍一下您的先生郭飞雄,也就是杨茂东,他近些年来所做的工作和他的遭遇?

张青(张青提供/资料图片)
张青(张青提供/资料图片)   
张青: 郭飞雄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他对社会生活非常关心。他写了很多文章, 很多小说,也有专著。他为国内的敏感案件也写过很多文章。他积极参与维权运动, 走在维权运动的前沿。太石村罢免事件他参与了。他被村民聘请为法律顾问, 为村民要求民主选举的诉求,提供法律帮助。太石村的维权运动被政府使用上千名防暴警察镇压下去了, 当时拘捕了几十名村民, 杨茂东也被拘捕了, 关了三个半月, 最后无罪释放。在监狱里, 因为这是非法拘捕, 所以他绝食绝水抗议政府的非法作为。出来以后就遭到政府的打压、跟踪、贴身跟踪, 围堵在家里, 不许他出门, 软禁,限制人身自由,紧接着他连续被殴打了三次。在2006年8月, 高智晟律师被捕, 他积极地组织营救工作, 在同年九月他也被警方拘捕了。 官方控告他非法经营罪,  控告他出版一本揭露官场腐败的杂志 – “沈阳政坛地震”。这个控告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 被两次退查, 要求补充证据。广州警方在这期间在审问的时候使用了很多酷刑, 比如说, 42天手和脚绑在一起, 绑在硬板床上。即使这样的酷刑, 他也没有屈服, 也没有口供 。没有证据, 案件进行不下去。在这样的情况下, 广州警方把他转到沈阳去。沈阳这个地方酷刑更加厉害,对他使用了更加严酷的、反人类酷刑, 用高压电击生殖器。以这样的酷刑制造了这起冤案。自从维权以来他遭受了三次非法殴打, 三次拘捕。在监狱里他遭受了众多酷刑, 身体上有五、六处伤残或隐伤。遭受这么严重的迫害, 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理念。这一起政治迫害冤案的审理过程中, 他被讯问 175 次, 其中有百分之九十的讯问谈的是太石村事件的问题。所以这是一个用酷刑制造出来的、非常明显的、非常典型的政治迫害冤案。警方知法犯法, 使用非法的手段制造了一个冤案。

张敏: 那么后来服刑期间他的处境是怎么样的?

张青: 服刑期间他也遭受了很大虐待。从看守所到监狱,他都遭受了不公平对待。去梅州监狱服刑的时候, 刚到监狱,狱方就给他门前画了三条黄色警戒线,不许他越及线外,不让他和其他的服刑人员有任何交往,强迫他劳动。他绝食对这个作为表示抗议。现在的情况就是,他要求申诉。但是一直没有真正启动申诉。从2008年的二月、三月就开始要求申诉,一直到十一月才得以见律师。这么艰难的一次律师会见,还是在官方违反律师法的情况下进行的。律师和当事人会见应该是面对面地坐在一张桌子上交谈,没有警察在场,说话的内容不被控制、不被监听,也不被录音,这才是合法的会见方式。但他和律师的会见是隔着玻璃通过电话交谈,现场有警察在场监听,谈话的内容也被录音。作为一个案件,他和律师的谈话应该是保密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和律师根本无法谈及核心的问题。一年的时间要求得到的一次会见就白白浪费了。今年也在申请会见,但也受到很大阻力。情况就是这样。

张敏:金宝,你上学入学晚了。后来你怎么知道你入小学比别人晚了呢?

杨天策:因为我表哥入学早。所以呢…

张敏:他比你大几岁?

杨天策:他只比我大一岁半。

张敏:那他读几年级?

杨天策:他现在读四年级。

张敏:他读四年级的时候你读几年级?

杨天策:我才读一年级。

张敏:现在西西和金宝你们都来到美国了。西西,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你有什么理想?

杨天娇:我想当一个律师。要是可以的话,还想当一个医生。我想当个律师是因为我爸爸是个法律维权者。他是非常正直的,他帮别人说话。我很佩服他,也很欣赏他。所以我想当律师,我也有这方面的天赋。至于医生,我也想当,因为我本来对生物和医学挺感兴趣的。我也想当个医生。

张敏:张青,现在您和孩子们都平安到达美国并且安顿下来了。在这个时候,您有什么特别的希望、要求、和想说的话?

张青:希望当局能够保障郭飞雄的合法权利。第一,就是他在监狱里的人身安全。我不断听到一些消息,这些消息都不是好消息,都说他遭受暴力殴打,身上有伤,以前在监狱里更遭受酷刑。他在监狱里的人身安全是没有保障的。按照监狱法,服刑人员应有人身安全保障。我们呼吁起码保障他的人身安全。第二,要求他合法申诉的权利以及合法会见律师的权利得到实现。从第一封写给胡锦涛的公开信开始,我就呼吁中国政府能够正确地对待这个冤案,能够平反这个冤案,无罪释放郭飞雄。我现在也还是这样呼吁:停止迫害,无罪释放。也呼吁国内、海内外社会各界能关心郭飞雄的案件。也呼吁海内外社会各界能够关心国内受迫害深重的维权律师和其他的异议人士。

张敏:非常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也祝愿您和孩子们能够尽快地适应在这边的生活,希望你们都健康平安。

张青:谢谢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对刚获得美国政治庇护的张青及儿女的独家专访。

评论 (5)
Share

匿名游客

祝贺您,忠于脱离苦海。祝愿郭飞雄早日脱离地狱。

2009-11-30 07:26

匿名游客

解体中共,让一家人早日团聚

2009-11-26 01:30

匿名游客

专制能够囚禁人的身体,囚禁不了真理!

2009-11-22 11:36

匿名游客

上帝保佑好人!

2009-11-20 21:43

匿名游客

asfasdf

2009-11-20 10:33

查看所有评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