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赵连海狱中一度命危 郭利获家人探望健康日差(图)

北京“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官方称已经获“保外就医”,但始终没有释出他的任何消息,据本台获悉,赵家的四邻有的被当局租房监控,而去年他曾绝食六天,一度命危,后在狱方强行灌食下脱险。另一位北京的患儿家长郭利,目前在广东揭阳服刑,家属首次获准探望,他的母亲告诉本台,郭利拒绝认罪,由于环境恶劣,身体越来越差。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1-03-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北京毒奶粉患儿家长郭利,因维权被奶企陷害入狱。(郭利家人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北京毒奶粉患儿家长郭利,因维权被奶企陷害入狱。(郭利家人提供/记者乔龙)
   


去年11月10日被北京大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官方称,已经回到家中,但仍然失去自由。本台周四多次致电赵连海及其妻子手机,但都显示关机或“没有这个号码”。
 
据接近赵连海的人士透露,赵连海继续受到当局监控,四周有住房被当局用以安放监控设备。另据知情人士称,赵连海闻判后,绝食六天,第四天时,其体内的微量元素一度到了生命极限,随时有生命危险,当局强行对他灌食。
 
另一位被誉为“赵连海第二”的北京毒奶粉患儿家长郭利,去年被广东潮州中级法院再审裁定,敲诈勒索罪成立,维持5年刑期。
 
目前在揭阳监狱服刑的郭利是同声传译员,精通英语,他的父亲星期四告诉本台:“张燕生律师和郭立的妈妈到揭阳去看他了,今天晚上回来。给他带了一些东西,有的东西不让带,说是他在里边期间也用不着那么多东西。尤其是好多关于书籍,英文的、德文的这些书籍没有让他带。有几本字典带进去了。”
 
郭利的母亲幸宏告诉记者,监狱环境恶劣,没有菜吃,儿子的健康状况很差:“现在身体不太好,精神状态还可以。由于伙食长期缺乏营养,就吃主食没有菜,身体很亏。咱们没办法,给他留点钱。会见,托人延长了半个小时,一共跟他聊了有一个小时。他还是不服。”
 
幸宏说,要求再审期间,郭利的申诉材料被看守所声称“丢失”:“而且他的手提包再审的时候在潮州看守所给丢了。衣服、申诉材料全丢了。而且在潮州看守所的时候,公安人员还跟他说‘你要跟雅士利认罪的话,就可以很快把你放掉’,但是郭立没有认罪。”
 
幸宏是在郭利的代理律师张燕生陪同下首次探望儿子。张燕生提供的郭利再审案辩护意见书称,施恩雅士利公司为了阻止消费者郭利与媒体接触,在郭利与其没有任何接触、没有提出任何索赔要求的情况下,采取欺骗、引诱的手段,佯装民事谈判,雅士利在拿到郭利索赔300万元的凭据后,便向公安机关报案。
 
张律师说,郭利表示将继续申诉:“他一刻都没有停止。他在刚刚进去的时候就让他认(罪),他就坚持不认。说他已经直接通过监狱向最高法、最高检、中纪委,他说,他都写过申诉,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这些东西。他说是通过狱方给他发的。”
 
谈及狱中环境,张律师说,郭利也关心赵连海的近况:“他在那里边,有时连杂志什么这些信息都不给他。别说是您这边的报道,就是国内的报道都不给他,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消息。我们这一次来,好像监狱里边好多干警都不了解他的案情,好多干警还在问,我们也给他们都讲了,材料拿过去,(干警)看完以后特别生气。”
 
郭利家人是在去年12月30号收到再审裁定书,郭利的母亲说,他们不会放弃:“中法已经驳回了。我们又上诉到广东高法了。高法要驳回,我就上最高人民法院,还是申诉。”
 
从赵连海到郭利,两位家长均是因维权,分别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和“敲诈勒索罪”送入监狱,前者在国际媒体及社会各界的关注下,获得“保外就医”,而后者被判刑五年,仍然身系牢狱。而出售三聚氰胺奶粉的陕西渭南市乐康乳业有限公司原经理张文学犯生产、销售三聚氰胺奶粉罪,日前则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另一被告马双林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结石宝宝之家”代理负责人蒋亚林对此表示:“郭利他也是一个受害者家长,但是包括毒奶粉受害者的孩子这些家长现在在遭受牢狱之灾,我认为这个国家的法律是不存在公正性的。深层次的原因是一个体制的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