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海再发推文显示受新压力 外交部网站避提艾未未被抓(图)

赵连海为艾未未被抓发出呼吁后,星期五凌晨发推文称,“还是只关心结石宝宝”,显示受到新的压力。而官方外交部虽然前一天回答了有关艾未未被抓的提问,但在官方网站“例行记者会实录”未见相关文字,而香港许多媒体就赵连海为艾未未呼吁当局放人以及当局以经济犯罪调查艾未未发表评论。
2011-04-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赵连海将个人照片改成卡通人物。 (推特截图/记者乔龙)
图片: 赵连海将个人照片改成卡通人物。 (推特截图/记者乔龙)
Photo: RFA


赵连海星期五凌晨再次出现在推特上,不过,他的推特头像,由自己的照片换成卡通人物。他解释说“换个形象,我想是更中庸的”,之前的推文包括早前表示会“以死明志”的文字,已被删除。新的推文说,自己有些冲动,不太理性,正在反思,担心再参与其它维权人士的事,会令当局更紧张,不利于事态发展。他给另一位网络人士“北风”的留言写道,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我非常困惑!也刚刚决定了,删除最近的信息,就当自己这次没出现,希望我已经的出现没有对事态起到不利作用。我还是只关心结石宝宝吧。有时事评论员认为,有关言论可能与当局的最新施压有关。
 
据悉,赵连海周五开始,为“结石宝宝”维权作相应准备,包括整理结石患儿名单以及他们的最新情况,适当的时候,将会向卫生部提出书面要求。
 
而香港许多媒体继续对北京当局近期对维权人士采取的行动提出批评。《信报》专栏作家曾志豪写到,中国人最少经历了三次良心毁灭运动。文革大鸣大放政治压迫。八九民运,坦克镇压,大学校园从此只闻吃喝玩乐,人人打酱油。第三波维权兴起,民间自发讨公道。这次国家以“维稳”来对抗“维权”,你维权有几多人,我维稳经费就有几多个亿。文章最后说,当赵连海的儿子成长时,他会看见,社会上原来还有很多很多的爸爸。他有一百个沉默的理由,我们还有借口沉默?
 
艾未未被抓第六天,其工作室几乎停顿,艾未未的其中一位合作伙伴周五对本台透露,暂时惟有停止合作,一切等艾未未获释,目前大家都很着急,苦于不知艾未未在调查期间的近况:“那个事情(被带走)以后,我真的不太清楚,我就再也没去过(工作室)。我是和艾未未现在合作的关系。”

记者:现在怎么办呢?

回答:我们就等待吧。我想早晚总是应该会有一个说法的吧。所有的人都很着急。

记者:所有的工作都停顿了?

回答:我想肯定是没办法工作,因为电脑什么都没有了。
 
但对方不愿具体说明原因。
 
星期四下午外交部举行例行记者会,现场消息称,到场记者“爆满”,前4个提问都与艾未未有关。但是直到星期五,在外交部网站上,自称“例行记者会实录”的网页,有关艾未未,一字未见。
 
近期,多位民间人士被抓,引起香港时事评论员对事件的关注,资深媒体人程翔认为:“中共在茉莉花革命以后对持异见人士打压达到一个高峰。因为他这个事情并不是孤立的,我们知道从茉莉花以后给中共抓了一百多个人,其中已控危害国家政权罪的都有好几个。在这种加强对异见人士的镇压之中,就以艾未未这次(达)到了一个高潮。”
 
《苹果日报》当天发表题为“拘捕艾未未是再抓国民为人质”的社论,指当局以莫须有的经济犯罪之名打压异见人士、维权人士,是当局的常见手法,也是近期打压涉及传播“茉莉花革命”消息的知识分子、网络活跃人士的又一新罪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针对外交部发言人早前指外国干预中国司法,评论称:一个绑架国民作为外交筹码的政府,一个囚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欧盟最高人权奖萨哈洛夫奖得主胡佳的政府,有什么资格说司法独立?有什么资格说人权?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女士对当局调查艾未未评论说,中国近十多年来,经常用经济罪名打压异议人士:“我认为这个是欲加之罪。当局为了要抓人,他主要的是因为政治的原因,但是要给他怎么定罪呢?我想他们比较有很多考虑。如果是政治上定罪,比如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等,这个肯定就说很明显的因言获罪。他也考虑到艾未未国际上的很大的影响,所以改用这种经济的罪来整他。”
 
《香港经济日报》社论指出,中央近年强调依法治国,方向绝对正确,在处理异见人士包括艾未未事件上,切莫让政治凌驾法治,更要让公众看到公平正义获得履行。可惜的是,当局对艾未未的处理,至今未符公众期望。
 
评论说,内地能否推行公平正义、依法治国,十分重要,因对内,只有如此才能保障公众权益、消减正积累的民怨,社会才有望能真正和谐;对外,亦只有如此,才能赢得国际尊重,才能在国际社会争取到话语权。如此中国才能社会长期稳定,以及在国际上真正大国崛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