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首发:‘带工人找工会’赵东民一审判三年 左派民众酝酿大规模声援(组图,视频)

据本台消息,陕西左派工运维权人士赵东民,本周三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审判刑三年。这名坚持共产信仰、要求还权于工人者的遭遇引起左翼学者、党内人士以及工人们声援,全国各地纷纷成立公民声援团,据称人数过万。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10-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赵东民案一审开庭9月25日当天,西安新城区法院外紧张设防,最后只有两名家人旁听,有披国旗前往声援者被警察带走。(网络/丁小)
图片:赵东民案一审开庭9月25日当天,西安新城区法院外紧张设防,最后只有两名家人旁听,有披国旗前往声援者被警察带走。(网络/丁小)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去年陕西二十多个企业工人代表联名申请筹建陕西企(事)业工会维权代表大会(简称“工维会”),要求将监督工会的权力还给工人。申请书起草人、法律顾问赵东民同年8月被西安公安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本周三一早,法院向一审的辩护律师下达了判决书,判处赵东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成立,有期徒刑三年。赵东民的大哥告诉本台:“今天早上判决书送到律师所了,就说判了三年。但没有送达家属,我和父亲正往西安去,明天一早去法院。”
 
在一审开庭后家人认为陕西当地的辩护律师未能有力保障当事人权益,已经改聘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劲松。李律师本周二刚去过西安新城区法院以及在看守所会见了赵东民,当时还未曾有宣判消息。赵东民的大哥对于不公开宣判表示质疑:“不声不响的判了,咱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符合法律程序。家人肯定是想,想办法上诉,公诉的主要都是工会提供的证人证言,很多地方东民不服,他说不属于事实。”
 
九月二十五日该案一审开庭时当局出动大批警察警车,并在新城区法院外拉起警戒线设立禁区,那天前往现场声援的各地左派同道根本难以接近,据悉有披国旗前往声援者被警察带走,仅有两名家人获准旁听。公诉方指控,围绕去年六月赵东民两度陪同一众维权工人往陕西省工会,指该聚众行为导致该单位工作无法正常进行长达七小时。
 
而本台记者找到一段赵东民被指犯罪的去年6月15日与工人代表往省工会上访的视频,可见工会人员当时在会议室内接待百多名群众,看不出有秩序被破坏的情况,负责信访的主任冯勇更称职工就诉求上访工会是正确的,并表示热烈欢迎:“首先我们欢迎各位职工同志们到省工来,就你们的诉求进行正确的上访,对于你们的到来,我们表示热烈欢迎。”
 
李劲松律师本月12日已向“西安市检察院、公安局、新城区人民法院”致送《报案检举控告举报函》,要求依法立案查处陕西省总工会副主席张仲茜、省总工会办公室主任梁小民、困难职工援助中心冯勇等人“就赵东民案向司法机关提交不实证人证言”,以及追究赵东民案相关责任人“超期羁押非法拘禁”。
 

图片:赵东民家庭照,妻子邓永霞在他被捕期间病逝。(网络/丁小)
图片:赵东民家庭照,妻子邓永霞在他被捕期间病逝。(网络/丁小) Photo: RFA
曾担任西安《西部法制》报特约记者、司法所干警的赵东民,在中央党校法律本科(函授)毕业,获得颁发先进人民调解员荣誉。其后任职私企,仍义务为维权群众提供法律谘询。去年他起草申请成立工维会,并向全国总工会递交。也有当地消息指,赵东民被抓的另一背景是为正在改制的西安三家国有酒店职工提供法律谘询。他被捕到一审开庭长达十三个月,期间妻子邓永霞患免疫系统疾病,今年8月31日病重去世,直到死去都没有获得批准见丈夫一面。目前留下了刚上高中和三岁的两个孩子由赵东民年迈的父母照顾。
 
赵东民被捕后,左翼思想网站乌有之乡上呼声不断,北京大学法学院法理学教授巩献田曾撰文批评当局此举,全国总工会离退休干部也联名呼吁释放。尽管无论是案件本身还是这些呼吁,都没有见诸任何大陆媒体,这名坚持共产信念,要求落实工人权力者的遭遇还是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近期各地先后在网上成立赵东民声援团,实名联署加入的人不少是体制内工作学者、干部、党员及下岗工人。
 
 
因在网上为赵东民呼吁,今年六月被公安以涉嫌诽谤拘留近一个月的西安左翼人士“金牌民工”,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九月底至今,各地已经有近万人联署参与关注团:“九月二十五日根本不允许人去旁听,根本不是公审。因为赵东民触犯了当地腐败分子切身利益。现在有上万人签署加入声援团,全国各地按省市除了内蒙古、西藏没有,其他地方都有声援团。但媒体对这个问题是封锁了,只能看网上的消息。”
 
据左派网站贴子指,洛阳市牡丹广场十八日曾举行声援赵东民的活动,尽管受到官方阻挠,仍有大批人参与和围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