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海闻判当庭扔囚衣 法院被斥不要脸(组图,视频)

为毒奶粉患儿维权的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本周三被北京法院重判两年六个月,闻判后,赵连海情绪激动,当庭将囚衣扔向法官,声言绝食抗议。家属痛哭喊冤,决定上诉。律师指判刑太重。声援者怒斥法院“不要脸”。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0-11-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赵连海被判刑,其子赵鹏润在法院外打着“爸爸回家”纸条。(网友拍摄/记者乔龙制作)
图片:赵连海被判刑,其子赵鹏润在法院外打着“爸爸回家”纸条。(网友拍摄/记者乔龙制作)
Photo: RFA



下载视频



“结石宝宝之家”创办人赵连海被当局控以“寻衅滋事罪”,周三上午八点半在大兴区法院开庭。法院发出八张旁听证,只准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母亲及两位姐姐等家属及一位结石患儿家长入场。法官用了约30分钟读完判决书。李雪梅走出法庭大声喊冤:“他们太不公了,我们是受害者,判了两年半”。李雪梅对本台表示:“我觉得他们一点人情味都不在里边(无人情味),而且都是我们已经把我们的诉求说了,把我们现在家庭的条件也说了,他们说会考虑,但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考虑。准备上诉,律师刚从我家里离开,他回去整理材料。”
 
赵连海的两位律师李方平和彭剑对判决结果表示愤怒,李方平对记者说:“应该说在事实法律上不仅不成立,反而认定有罪,而且判这么重的刑,大大的超乎赵连海包括我们律师的预期。判决书里面大概还是指控了一个是,在路边接受记者采访。第二一个是,举着A4纸在石家庄中院和三鹿奶粉的门口表示了抗议,喊了一些口号。另外一个是“911”毒奶粉事件一周年他们有个聚会。
 
记者:什么时候上诉?
李方平:十天之内都可以提起上诉。
 

图片:一批维权人士和结石宝宝家长在法院外声援。(网友拍摄/记者乔龙制作)
图片:一批维权人士和结石宝宝家长在法院外声援。(网友拍摄/记者乔龙制作) Photo: RFA

代理过同类案件的李方平说:“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案例都是六到八个月,最长也不超过一年。”
 
唯一入场旁听的连云港患儿家长相庆玉说,赵连海是无罪的,因此不服判决将囚衣扔向法官,不让法警铐他,以示抗议:“赵连海表示不服,把衣服(囚服)脱下来扔向法官,说要绝食。他是无罪的,不应该判有罪。他不管刑期长短,我们都认为他是无罪的。没让律师说话,律师彭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和我们一样。”
 
彭剑律师说:“一听到两年半的有期徒刑,当庭赵连海表示不满,法院没有宣读完判决书,旁听的赵连海的家属也大声表示抗议。这个刑期出乎我的想象,我听到这个判决后包括现在我都流泪,我不想再说了。”
 
在场外,数十名维权人士及患儿家长声援,他们举起标语,高呼“赵连海无罪”。维权人士刘沙沙带着亲手制作的标语和黄丝带分发给法院外的支持者,她说:“黄丝带和标语都是我带去的,赵连海无罪、赵连海回家什么的。就冲着法院的方向跑,一边跑一边喊‘两年半’,我就说‘他都做什么了你就判两年半’。我喊了这两声以后,等我到法院卷闸门的时候后边自然就有人喊‘赵连海无罪’。”
 
一批患儿家长则在聊天群声援赵连海,认为赵连海根本无罪。结石宝宝之家代理负责人蒋亚林说,家长们都很愤怒:“就很悲愤了,基本上跟我们现在的心情一样很悲愤,没天理了。赵连海有罪,我们所有的为了自己的孩子维权的家长都有罪,我们的孩子也有罪。”
 
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王友金认为,赵连海受到被判监两年半,刑罚太重,相信涉及政治因素。他说,当局担心赵连海在全国召集受害儿童家长集体抗争,动摇政权,重判赵连海是为维持政权稳定,即使上诉,推翻原判决的机会不大。
 
网友也纷纷斥责法院“不要脸”,法学博士滕彪在其“推特”写道:赵连海被判两年半徒刑,让我们记住并搜索法官的名字。所有在这种判决书上签名字的,必将受到审判!。另一位网友则写到:赵连海为了给结石宝宝讨一个说法四处奔走,至今没有一个公司,没有一个主管单位作出赔偿,反而被判刑,这应了不久前《潇湘晨报》那句话:“天朝垮台前,利益集团已经丢尽了他们的脸。”
 
此外,有网友在网上公开李雪梅的账号,倡议为赵家捐款。
 
38岁的赵连海因儿子受毒奶粉影响而患肾结石,开始维权。去年11月被捕,今年3月法院首次开庭,七个月来,一直没有开庭,引起外界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