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仍无缘见赵连海 香港议员辩论吁释放

因替毒奶粉受害患儿维权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他的两名代表律师周四再到大兴看守所要求见他,但遭到拒绝。代表律师表示,即使见不到赵连海,也法无阻上诉进程。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2010-1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赵连海的两名代表律师李方平和彭剑星期四早上带着上诉文件,一起到大兴看守所要求与赵连海会面。看守所所长首次出示一张据信是赵连海写的字条给他们,说近期内不会见律师。李方平周四在接受访问时说:“上面是这样写的,‘李方平、彭剑,我最近就不见你们了’。应该是他本人所写,但是什么理由,或者说什么心态,不愿意见律师的话,那我们也不清楚,因为我们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件。”

至于赵连海还有没有绝食,看守所方面并没直接回应,只说他的身体状况有好转。李方平引述看守所所长所说:“他说最开始是有点问题,现在好多了,没什么问题。”
 
赵连海的律师在过去三天都到大兴看守所,要求与赵连海会面,但都被拒于门外。

由于上诉期在本周六就会届满,是否会错过上诉的机会?他另一名代表律师彭剑对记者解释说:“上星期五他(赵连海)已经在文件上签了字了。我们现在手里的刑事上诉状有赵连海的签字,我们可以替他提交,也可以通过看守所的途径提交,也可以通过我们律师的途径去提交。”

赵连海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在香港引起很大的回响。立法会连续第二天休会辩论要求释放赵连海一事,香港政府并没有派官员出席。会上共有27名议员发言,大部分都是支持释放赵连海。其中公民党议员余若薇表示,这次辩论并不是为赵连海求情,因为他没做错,错的是国家法律制度不健全。她并以苛政借助法律杀人,来形容法院对赵连海的判决。她说:“苛政何妨援律例,杀人如草不闻声。”

不过,代表金融服务界的独立议员詹培忠则认为,立法会不应该辩论北京法院的裁决,因为即使香港过去出现令人质疑的判决,立法会也不会进行辩论。他说:“香港在过去那么多年的判决,受到社会的质疑,我们尚且有些议员们说,谈也不要谈呀,你挑战司法呀,但对国内(北京)的判决,为何又罪大恶极呀?”民主党的甘乃威则认为,要求北京释放赵连海是一个良知的问题。多名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都要求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改判赵连海无罪,立即释放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