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海案被移送检察院四毒奶被瞒8个月

中国毒奶粉维权组织“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被当局控以“寻衅滋事”,案件上周被移送检察院。此外,贵州省卫生厅近日发布三聚氰胺超标食品“黑名单”,确定有四家企业所生产的食品三聚氰胺含量超标,不过,已被当局隐瞒了八个月。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0-0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维权人士赵连海被控以“寻衅滋事”,该案上周移交大兴区检察院。其律师李方平星期一告诉本台,当天从负责该案的警官处获悉:“他说案子上周就移送到检察院,我问具体哪天移送的,他说,差不多有一周了,然后他自己说取保候审的话,就跟检察院联系就行了,现在看这个案件又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就是审查起诉,估计快的话,很快就会移送法院”。
 
李方平表示,他稍后会联系负责该案的检察官,为赵连海申请取保候审。赵连海为结石受害者争取权益,多次被当地政府和公安警告,去年11月13号被公安拘留,一个月后正式逮捕。
 
一年多来,中国的毒奶粉并未被遏制,据《贵州日报》上周报道,贵州省卫生厅公布,上海熊猫乳品有限公司、山东淄博绿赛尔乳品有限公司、辽宁省铁岭五洲食品有限公司及河北唐山市乐亭县凯达冷冻厂分别生产的奶粉、炼奶、棒冰等奶制品被检验出三聚氰胺含量超标。其中,上海熊猫乳品有限公司,上月初已因涉嫌生产、销售三聚氰胺超标乳制品而被上海监管部门查处。对此,香港食安中心星期天表示,正了解事件,跟进有关产品有否在香港出售。而两大超市惠康及百佳表示,初步检查后,并无出售有关的产品,并会继续跟进事件。
 
据了解,涉案奶制品均在去年三、四月份被查出问题。本台星期一致电山东省淄博市质监局办公室,了解相关情况,接听电话的官员却称“不知情”:“我具体不了解,因为我们办公室不直接管业务,你致电问一下食品科”。
 
记者:这是不是去年的事情?
官员:因为具体我不知道,我是今年刚调过来的。
 
本台于是致电绿赛尔乳业公司客服热线,接听电话的职员不愿回应:“这我不太清楚”。
记者:这是不是去年发生的事情?
职员:这个我也不清楚,要不您稍后再打过来,我这边正忙着。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上周报道,一个月前,四川、江苏等省质监部门已经“悄然”下文,要求对上述四个批次食品进行彻查。不过,在此之前,消息仍被隐瞒了八个月。
 
前唐山乐亭凯达冷冻厂的员工对本台说,该厂棒冰中的三聚氰胺含量超标,因与奶粉有关:“全是我们老板从正规厂家进的(奶粉),各种手续都有”。
记者:那怎么会有三聚氰胺(超标)呢?
员工:估计他们检查的奶粉,没有检查好,出现问题了。
 
对于“毒奶粉”再度曝光,乳业专家王丁棉指出,首先是政府监管依然存在漏洞,其次是一些企业道德沦丧,缺乏起码的诚信。郑州的结石患儿家长李旭说,政府有责任:“实际上当时我们就提出来,应公布销毁多少,到底回收了多少,但实际上没有这个数字,去年,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东西(奶粉),都没有销毁,兑稀后,混入食品”。
 
毒奶粉维权组织“结石宝宝之家”代理负责人蒋亚林表示,目前,所有的奶制品都可疑:“不仅仅是奶粉,只要是含奶的制品都有可能含(三聚氰胺)。所以当时我女儿发现结石的时候,不给她喝含奶制品,奶糖,饼干,都不给她吃,凡是含奶的都不安全”。
 
前《中国之春》杂志总编辑伍凡表示,三鹿毒奶粉爆光之后, 从法律处理, 对受害者赔偿, 遗留毒奶粉的销毁等问题,显示了道德沉论以及舆论封锁, 最后是毒奶商的利益驱使等诸多原因, 使毒奶粉案死灰复燃。最根本原因在于中共政权的包庇, 不愿对涉案的中共官员严加惩办。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