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维权律师郑恩宠(图)

曾被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三年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自出狱后一直受到警方严密监控. 近日,记者设法电话联络到郑恩宠,他对本台谈了自己的近况及对一些事件的看法。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09-0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RFA)
图片: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RFA)
Photo: RFA

每天被囚禁在家的郑恩宠人静心不静,在两会即将来临之际,他关注着访民,农民工以及海内外的各种大事,近期并完成了近3500字的评论性文章,将会发表在三月份的开放杂志上.文章谈到了江泽民在上海过春节,中国四万个亿的投资及农民工的问题等。

郑恩宠说:我认为江泽民的上海行普遍地没有受到市民的欢迎,民众对他反映有两点,他已经不是领袖了,但春节前在上海党政军干部的团拜会上一个人坐在主席台上,俞正声等都坐在下边.而且他穿了西装很不合适,这给市民一个反感,你是中国人,过的是中国年,为什么穿西装?

郑恩宠还说, 关于四万个亿投资的事情我研究了大陆的报道,实际上中央出两万个亿,地方出两万个亿,地方又得到中央财政部的批准发了二十万亿的债券,这样一个大的投资项目居然没有得到全国人大的批准,没有批准之前年底已经紧急开工了。

此外,谈到农民工的问题, 郑恩宠说:两千万的农民工居然不能返回城市找到工作了,一个农民工要养活一个家庭,可能就涉及到两千万农民的破产,这样的局势时非常严峻的,三农问题没有真正解决,我现在提出一个观点,中国农民仍然占据十三亿人的大多数,那么如果产生民选的政府,中国农民是最大票箱,这样选出的领导人才会真正关注和解决三农问题,现在关心农民什么问题都停留在一个理论的层次。

由于郑恩宠的电脑被公安抄走后一直没有归还,郑恩宠写文章的资料来源只能由朋友为他带来,而这些朋友中不乏体制内的。郑恩宠说:我家每天进进出出的人,有的是一些体制内的给我送资料,包括一些数据,在网上的消息是我每天由朋友带来,他们复印给我看,包括自由亚洲电台的一些消息,都是公开拿进来的,他们(警察)看门问你的包里拿的什么东西,老百姓说,我就给你看吧,你要我送给你一份吧,他们(警察)还很感兴趣,他们还问我借资料,说你有没有香港的报纸呀,零八宪章有没有,开放杂志有没有,我的几个门卫对这种材料他们都很感兴趣,他们也要看。 

郑恩宠还谈到了他对三十岁以下年轻人的看法,他认为,时下的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成熟的,开放的思想,他们使他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他说;春节以后,我接触了一些30岁以下的年轻人,我发现他们很有希望,30岁以下的人大部分读过高中,读过大学,英语都很好. 在1月20日奥巴马就职演说,中国电台,电视台有的实况转播,但是他们是有解说的,懂英语的就很反感,有时奥巴马讲到关键时刻,中文翻译就不翻出来,所以有些年轻人他把奥巴马讲话的中文翻译稿复印出来,到处在大街小巷散发,我的家里也有五,六份奥巴马的讲话。

而这些年轻人非常关注海外的新闻报道,向往自由,人权的社会,这使郑恩宠看到了中国的曙光。他说; 这些年轻人跟我讲,他们对自由门等破网软件都掌握了,业余时间到处在帮人家送这样的软件并安装,而现在的上海每一百户人家已经有一百零九台电脑了,所以,我认为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海外媒体看得更多,一天少于三个小时都不行。他们知道官方哪些是说假话,包括关于温家宝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有人扔鞋的事件怎么评,他们认为这件事情不应该扩大为中英人民的友谊什么的,温家宝把它搞大了,应该说剑桥大学的这样一个学生对待客人不礼貌,而不应该上升为中英两国友谊受到破坏,我感到他们很成熟,我看到中国的希望。我对温家宝,胡锦涛这届政府启动中国的改革我已不抱希望,他们能稳住这个江山已经不错了,但是中国真正推动改革要使民间老百姓成熟,要给政府有压力,那么体制内的人才会感到应该搞改革了,主要靠民间的压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