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被公安刑事传唤七小时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星期天下午被闸北公安刑事传唤七小时,于当天深夜释放。郑恩宠认为当局在奥运前夕加紧对他的打压。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08-07-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奥运进入最后倒数阶段之际,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星期天下午突然被闸北公安传唤,距离上次传唤有三个多月。据台北中央社引述郑恩宠妻子蒋美丽的讲话说,郑恩宠星期天下午三点多接到闸北公安的传召通知书之后而被带走。传召通知书上面写上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一款,因此传召郑恩宠,郑恩宠几个月以来被限制自由、软禁在家中,完全不能出门,连星期日去教堂都不允许。

本台记者星期一上午致电郑恩宠,他向本台表示,该次公安局对他做出了刑事传唤,与以往的行政传唤不同:“是昨天下午3点45分传唤走的,晚上11点正式释放的,闸北区公安局第66号经济刑事传唤的,刑事传唤到最后如果严重的话就要负刑事责任,行政传唤最多是拘留15天。

记者:这几个小时里他们都问些什么问题?

郑恩宠:没问什么问题,纯粹是坐冷板凳。他们象征性做笔录,就我过去的税务问题,这实际上已经是不存在的问题,但他们非得要找个合理的理由。我说那就按老规矩,他们归他们写,我归我写,法律上允许自己写的。

记者于是再致电闸北公安局查询,

记者:我想问一下上海律师郑恩宠昨天被你们传唤了,为什么?

接听人员:肯定有事情才传唤的,没事谁传唤他?妳问他有什么事呀?

记者: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是为什么事。

接听人员:他做过什么事他会跟妳说吗?好事跟你说,坏事他会跟妳说吗?

记者:据说您们传唤他只有让他坐冷板凳,也没有问什么特别的问题?

接听人员:他不肯说人家肯定叫他想想,想好了再说。

该名接听人员一再要记者问郑恩宠原因。而郑恩宠认为,奥运前夕,当局加紧对他的打压:“当局书面的理由还是原先的经济问题,说从2002年的1月1日,到2007年的6月30号期间,我妻弟的房租问题没有交税,这显然是很荒唐的,因为我2003年就坐牢了,那你2002年的1月1日,到2007年的6月30号,我其中三年在坐牢。这两天上海的形势我认为就像是半个戒严状态,有的访民或是被监管的人他们现在都不敢回家,因为一回家就有人守候他要把他关起来。上星期有五六个人还躲到我家里来。”

原籍上海的香港居民沈婷对于上海公安局该次刑事传唤郑恩宠表示:“奥运于昨天近日最后阶段,目前很多记者已经到了上海,当局现在很害怕郑恩宠与外界媒体接触,然后把一些问题讲给传媒听,因为郑恩宠知道许多内幕,而且这些事情又牵涉到许多上海高层官员,因此当局施压给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