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郑恩宠被拘 阻拦与境外记者接触?

上海维权律郑恩宠星期四对本台说,一星期内两次被以刑事传唤拘留,他个人猜测,北京当局为了确保奥运安全,采取比六四及文革时更严格的监视行动,因此不断阻隔他与境外记者接触。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方华的报导
2008-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接受本台粤语部专访
图片: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接受本台粤语部专访
RFA


维权律师郑恩宠星期四下午告诉本台记者,在星期三刑拘之前,星期天已经有过一次。

郑恩宠说,星期三夜里他被释放后才知道,原来当天上午上海当局为被杨佳杀死的六名警察举行追悼会,因此他猜测,当局是为了不让他在特定时间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于是把他抓走:「晚上九点半回家后我听广播才知道,上海举行了一个杨佳杀死六名警察的追悼会,追悼会是十点开的,中午消息就传出来了,估计传到海外了,那么传到海外后,肯定有很多境外记者要采访我、采访一般老百姓,对这事怎么评价,他们为了消声,为了把这事压下去,宣布这六个人是因公殉职的,外面的舆论是不对的,现在他怕我继续接受采访,他怕我估计直接的原因。」

郑恩宠认为,星期天那次被传唤,估计也与境外记者见面有关,当天一位境外记者郭玫兰与朋友约好拜访他:「我星期天下午三点四十五分被传唤,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回家时才知道,郭玫兰她亲自到我家来,不是来采访,是以做朋友的身份到我家来,她说,台湾朋友叫我带来几份基督教的书,就这么一个行动,她是跟朋友约了,说要到郑恩宠家去,后来另一位朋友有事不能来,这个电话就给窃听了,窃听了以后,他们为了阻止我跟郭玫兰面对面的见面,所以我三点四十五分就被传唤了。」

郑恩宠表示,现在他家门口有十二名人士分三班,每班四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监视着他和他的家人,家里的电话也无法打进打出。

郑恩宠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中国当局为要确保奥运安全的举动,他感觉现在整个上海已处于半戒严状态,原本外松内紧,现在外紧内也紧。

他告诉本台,有朋友告诉他星期三上海有许多访民被行政拘留了,不只针对他一个人,还跑到很多人家去抄计算机,因为他们怕奥运期间有骚乱,他们本身也清楚,整个中国处于矛盾激化和焦点之中。

他说,现在感到上海整个社会秩序、社会气氛比六四期间的上海更严厉:奥运原本属非政治性的娱乐活动,但它现在采取的这种措施,大认为大于六四,原则上是六四以前的事情,它所采取的六四之前的一些措施,现在一定有,而且愈来愈严格。

郑恩宠表示,大陆当局为了确保奥运安全,已不顾宪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序也不讲了,为了奥运会可以采用临时的戒严法,特殊时期的习惯性作法, 因此他认为在奥运期间北京当局会对维权人士、宗教界人士有所打压。

不过,现在中国与海外的联系及国际的交往比较深,当局还要顾及一些理念,顾及一些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方华的报导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