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文革”、“勞改營” 張藝謀影片《一秒鐘》未獲準首映


2020-11-25
Share
張藝謀《一秒鐘》不獲許首映
Photo: RFA

 

導演張藝謀執導的電影“一秒鐘原定週三在中國電影金雞獎舉行全球首映,卻突然傳出因“技術問題”取消放映。這部內容涉及文革等敏感題材的電影,去年已退出世界三大影展之一的柏林影展,時隔一年又臨時退出中國最有代表性的影展,就連能否公映也成爲疑問,到底背後隱藏了什麼信息呢?

以文革爲背景,講述三個不同背景的人如何結緣的“一秒鐘”,原定週三(25日)在中國影壇最具聲望的金雞獎上,全球首映,可是放映在最後時刻取消。官方公佈的正式參展名單也已把“一秒鐘除名。

 


張藝謀妻子在個人微博貼文。根據她的說法,“一秒鐘”是由於“技術原因”退出,又說“一秒鐘太短,等待很漫長,並提醒觀衆“影院上映後大家且看且珍惜吧。


《一秒鐘》劇照。(圖/百度百科)
《一秒鐘》劇照。(圖/百度百科)

話雖如此,由於“一秒鐘”早在去年年初已懷疑在當局壓力下,退出柏林影展,無緣角逐最高榮譽”金熊獎“,如今又缺席金雞獎,使人關注,影片能否如期在週五(27日)公映。

宣傳部門疑神疑鬼嚴防 “低級紅,高級黑”

“一秒鐘”的製作方或金雞獎官方都沒有進一步解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表示,曾經歷“上山下鄉”的張藝謀並非首次以文革作爲電影背景,但時移勢易,“一秒鐘”未被當局 “放行” 並不使人感到意外。

夏明:“其實習近平正在搞小文革,而習近平很多意識形態的做法也是恢復到文革的正統。當下,任何涉及文革的,不管是正面歌頌,還是負面揭露,還是中立的有點冷嘲熱諷,都可能被懷疑是‘低級紅,高級黑’,廣電部(國家電影局)對這些事情會非常謹慎。”

 

《一秒鐘》劇照。(圖/百度百科)
《一秒鐘》劇照。(圖/百度百科)

“一秒鐘”主要角色之一是一名逃出勞改營的囚犯,並描述他在物質與精神都匱乏的年代,如何對電影產生好奇與熱情。夏明認爲,電影觸及“勞改營”可能比“文革”更踩到了當局的底線。

夏明:“當下新疆建立了各種勞改營。而中國政府可以用各種名稱取代勞改營,它不叫‘勞改’,也不叫‘勞教’被叫成‘職業培訓中心’,但是中國利用監獄的罪犯或勞改人員進行生產,對他們破壞或剝奪,引起西方很大關注,尤其新疆的勞改營。在目前的情況下,我恐怕勞改比起文革更成爲中國政府不想別人想象和提起的紅線。”

張藝謀 曾“投靠體制”仍遭封殺

張藝謀被譽爲中國最成功的商業導演之一,加上他曾編導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表演,有人形容,在官方眼裏張藝謀是一股“正能量”。

夏明:“張藝謀很多作品,包括(電影)‘英雄’,包括奧運會開幕式閉幕式,基本上還是爲政權服務,但是因爲張藝謀本身之所以出名,最早是反叛當下的體制,總是在中國官方體系‘擦邊球’,在中共眼裏,他是小資產階級,可能會翹起尾巴,中共會利用各種機會去敲打。”


導演張藝謀(路透社圖片)
導演張藝謀(路透社圖片)

關注事件的作家“野渡”表示,在他眼裏,張藝謀是投靠體制的典範,如今就連他的作品也能踩到紅線,可見中國的藝術創作空間被扼殺到什麼程度。

“野渡”:“我相信他的電影去年被(柏林)電影節撤下以後,他肯定會積極向體制靠攏,徵求意見進行一些列的修改,他自認爲已按照體制意見修改到能通過的地步,但最後還是被叫停,可見目前的審查體制伸縮彈性很大,根本無法掌握裏面的紅線和規則。”

中共只容許藝術家歌功頌德

“野渡”說,“一秒鐘”事件對中國的電影工作者發出了強烈的信號。

“野渡:”這幾年從事藝術創作的人都體會到完全窒息,無法呼吸。如今就連張藝謀這樣的人也沒有辦法能夠很好把握(尺度)的話,也等於向作家和藝術家發出訊號,只能做‘歌德’派,好好的歌功頌德,自我審查的狀況會更加嚴厲。”

過去三年,受到宣傳部門提升審查標準和嚴查漏稅影響,中國電影業已不復前幾年的風光時期,到今年上半年,中國電影業更因爲受到疫情打擊,進入休克的艱難境況,全中國總票房收入只得22億元人民幣,較去年上半年同期大跌超過九成。當行內人士期望靠幾套大製作令電影業起死回生之際,又傳來張藝謀電影“一秒鐘“被封殺的消息,令人更加感到中國電影業復甦遙遙無期。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