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北大宣布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标准是什么?

2020-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北京清华大学校园门口。(路透社)
图为,北京清华大学校园门口。(路透社)

近日,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纷纷宣布实现“双一流”高校建设目标。所谓双一流建设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忽视对学生创造性和批判性思维培养,而且不让师生说真话的情况下,清华北大等高校真的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了吗?

九月中旬,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进行了“双一流”建设周期总结工作评议会,经与会的专家组评议,两所高校均全面、高质量完成“双一流”建设任务,已全面建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中国于2015年正式启动了双一流高校建设项目,以提高中国高等教育的整体水平,增强中国高等教育实力,目标是在本世纪中叶建成高等教育强国。2017年九月,教育部公布入选名单,42所一流大学,140所高校的456个一流学科名列其中。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16年底召开的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中国必须走自己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扎实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要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16年底召开的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中国必须走自己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扎实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要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网站截图)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16年底召开的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中国必须走自己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扎实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要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网站截图)

中国政府和教育部对双一流高校的选拔标准进行了有利管控,甄选结果反映出了当局坚定而明确的政治意愿和方向,包括积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符合国情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例如大力扶持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中医等相关的学科。

谈及双一流高校缺乏公开透明的选拔标准,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认为,这种在政治指导下的高校排名意义不大。

她说:“这种评选和排名没有任何意义,等于说是用权力来排,它是能看出学术水平还是能看出创新能力,还是能看出对学生很好的培养?我觉得哪个都不是,我觉得就是一种权力游戏。”

在建设双一流高校的过程中,高校对言论自由的管控越发收紧。近几年,有数十位中国大学的教授因为在课堂上公开发表异议言论而被学生录音举报,引来了停职甚至开除。有的学校甚至开设教学信息员岗位来监督教学是否符合主流价值观。厦门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尤胜东在2018年因批评习近平最喜欢的宣传口号之一而遭到解雇。2019年,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吕嘉因被学生举报“反党违宪”而遭到调查。最知名莫过于清华的许章润教授,因为撰写批评习近平的文章而被开除。


许章润批评习近平“被嫖娼”。(变态辣椒)
许章润批评习近平“被嫖娼”。(变态辣椒)

越来越多的大学生以监督员的身份出现在课堂上,而不是专注于接收知识。在告密之风盛行的舆论环境中,高校是否能建设成为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郭于华认为,这种官方提倡的风气和教育毫无关系。

她说:“(这种风气)当然不正常,当然很畸形了。作为教育方面的领导者,你们首先应该清楚,教育不等于宣传,学术研究和学生培养不等于意识形态。把学校变成对老师、或者是对学生的这种监控和举报的地方,都和教育毫不相干,这是权力在越界,用权力来指挥教育完全是错误的。”

因安全原因不愿透露姓名身份的一名曾参与QS世界大学排名评审的中国学者告诉本台,中国双一流高校的判定完全符合同类国际排名的硬性指标,但在软实力上仍有欠缺。

他说:“现在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数量已经和国际水平大致差不多,但有决定性影响力的论文比较少。”

该教授表示,中国社会人文学科在国际上被边缘化,主要的竞争平台是国内期刊,因此在研究和教育过程中更愿意迎合当局的喜好,使告密揭发的现象更加普遍。

他说:“比如说我现在写一些文章,多元化不多元化反正美国都拒载,反正也发表不了,那我不如把思想教育正统一点,对中国大陆政府更好。”

谈及言论管控和单一的意识形态教育是否会影响双一流高校的整体竞争力,该教授表示,由于判定标准的机械化,这些因素对建设一流高校影响不大。

他说:“我认为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双一流指标没有在这些地方。而且世界高校的排名也没有这一项。”

该学者认为高校不应该受利益和名气驱动而追逐双一流排名。

他说:“中国学校过度行政化,如果是专业治校的话会好一点。如果校长不热忠于排名的话,那就可以有一些多样化的发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肖一冰华盛顿报道。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