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如何让国际环保组织俯首称臣

2017-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在南沙永暑礁填海工程引发与周边国家和美国的关注。(AFP)
中国在南沙永暑礁填海工程引发与周边国家和美国的关注。(AFP)

有美国媒体发文批评一些国际环保组织对中国当局在南海建人工岛破坏海洋生态听之任之,原因是绿色和平等国际环保组织担心得罪了中国当局会断了自己的财路。有中国民间环保人士认为,很多国际环保组织和中国环保人士从事环保工作是为了获得金钱和名誉。

美国《华尔街日报》英文版5月29号发表编辑罗西福特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是怎样驯服环保监督者的”。作者认为,过去三年,中国政府在南中国海破坏珊瑚礁,建造人造岛屿的活动,严重破坏了南海海域的海洋生态环境和生态多样性。但是,国际环保组织如绿色和平、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和国际生态保护等对中国当局的做法却不闻不问。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发言人则表示,该组织不是政治机构。绿色和平的发言人也以同样的腔调说,因为南中国海的主权问题存在多个国家的纷争,因此该组织不愿意参与其中。国际环保组织曾经有勇气和各国政府叫板,比如绿色和平的活动人士曾经登上俄罗斯在北极洲的采油井架,抗议在北冰洋开采石油。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和绿色和平也曾经对中国政府支持在西非沿海过度捕捞表示过抗议。

作者罗西福特质疑说,但是为什么现在国际环保组织对中国当局在南中国建造人工岛屿,破坏海洋生态保持沉默呢?他认为,这是因为这些组织知道北京的容忍红线,知道北京能够容忍国际非政府组织对过度捕捞提出建设性批评,但是绝对不会允许境外非政府组织对中国当局在南中国的人工岛建设指手画脚。

在江苏无锡的中国民间环保人士吴立红对本台记者表示,他对绿色和平等国际环保组织不得罪中国当局的做法并不感到奇怪,

“因为这些机构知道中国政府的潜规则,他们不愿意越过红线。如果你不顺从北京,你就会遭到打压。像我,连出国都被禁止,还遭到监视和跟踪。”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指出,国际环保组织不敢得罪北京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不想失去在中国大陆进行募捐活动的机会,比如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在中国四川的拯救大熊猫筹款活动,一个席位要收一万美元。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现实。

中国民间环保人士吴立红认为,中国大陆的环保组织也良莠不齐,

“一些人从事环保,更多是为了谋生,而不是保护环境。”

罗西福特的评论说,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网站说,该组织是在中国政府的邀请下到中国进行环境保护工作的。北京可能随时撤回邀请,这也是很多国际非政府组织不敢得罪北京的原因。

在中国的吴立红指出,要在中国大陆从事真正的环保工作,必须有牺牲精神,

“这是很多中外环保组织和活动人士所缺乏的。我曾经对中国最大的环保机构说,如果政府不给你们资金,你们一天都存活不了。拿人家的东西手软,他们不敢得罪政府。像我们这样不拿政府一分钱,完全依靠草根力量,自发地保护家乡水土的民间环保组织,在中国大陆生存十分艰难。”

《华尔街日报》发表的评论指出,国际环保组织为金钱而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忘记了自己存在的使命。吴立红指出,国际环保组织对中国当局俯首称臣也可能有其他原因,比如中国大陆今年一月开始实施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禁止境外非政府机构在中国大陆参与任何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活动。

(记者:高山;责编:嘉華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