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中國不願殺死香港這隻“下金蛋的鵝”


2020.06.01 17:10 ET
hc0601a.jpg 美專家:中國不願殺死香港這隻“下金蛋的鵝”(法新社)

上週,中國兩會在京閉幕。這次全國人大通過了《中國民法典》、批准了制定香港《國安法》的計劃,還破天荒地暫停設置經濟增長目標,可謂看點頗多。一名美國專家日前表示,北京當局其實無意殺死香港這隻“下金蛋的鵝”,但也意識到當地的政治風波不能再繼續下去。

上週,中國人大通過了在香港製定國安法的計劃。儘管這項法案還尚未被起草,但當局會在未來幾周內確立這項法案的具體內容,預計會在今年九月香港立法會選舉前生效。

有輿論認爲,香港《國安法》可能會允許大陸國安機構公開在港運作,還可能會封殺當地的民間活動團體,並對違背該法的當地居民施加重刑,而這會嚴重侵害“一國兩制”賦予港人的言論、集會等基本自由和相對獨立的司法制度。

 

 

中國是個惱怒的巨人?

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主任白明(Jude Blanchette)週一在這家機構舉辦的一場網絡研討會上指出,近年來,中國政府一方面感到自己在國際舞臺上的實力逐漸增強,但另一方面也變得越來越惱怒,而這種複雜的心態在制定香港《國安法》的過程中就得到了體現。

“中國政府推動香港《國安法》的方式充滿了形式主義,也相當公開。我認爲,儘管中央覺得他們需要嚴打香港民主運動,但他們並不想殺死香港這隻‘下金蛋的鵝’。至於當局能不能找到這個平衡點還很難說,但我覺得不太可能。”

白明解釋說,特別是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北京當局慢慢覺察到全球實力的天平正向中方傾斜,而美國在中東“打不完”的反恐戰爭和全球金融危機更是加深了這樣的印象。於是,中國領導人越來越精通於“渾水摸魚”,千方百計地利用各種戰略機會,試圖提升其國際影響力。

但他表示,外界從中國官方的宣傳口徑中可以看出,北京當局也對日益加重的國際壓力深感不快,而這從官媒更具攻擊性的文筆中可見一斑。

經濟發展內外部環境劇變

對此,白明還專門引述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一段話。習近平上週在一場全國政協會議上說:“面對世界經濟深度衰退、國際貿易和投資大幅萎縮......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一些國家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盛行、地緣政治風險上升等不利局面,(我們)必須在一個更加不穩定、不確定的世界中謀求我國發展。”

白明說,這反映出北京當局已經充分認識到,當前的世界格局與後金融危機時代相比已經大不一樣了。

“我認爲這種意識形態的轉變會引發巨大的連鎖反應,而這會影響到在華外企以及與中國劍拔弩張的外國勢力。中國正變得越來越難以對付、充滿挑釁,它不再願意甘拜美國下風。”

談到中國的經濟前景,這次兩會的一大亮點就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並沒有設定今年具體的經濟增長目標,屬1994年來的首次。外媒普遍認爲,中國政府的這個決定反映出當局意識到新冠疫情重創了本國經濟,而未來全球疫情的發展趨勢仍不明朗,中國經濟復甦短期內充滿了未知數。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商務和經濟董事講座高級顧問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研討會上說,中國往年制定的經濟增長目標是政治經濟學的一顆“北極星”,也爲外界洞察中 國經濟前景打開了一扇窗戶。當局今年放棄設定這一目標,恰恰體現出了它的務實主義。

“當局之所以決定放棄制定這個目標,是因爲他們如果繼續這個傳統的話,他們需要設定一個1.5%左右的經濟增長目標,這將大大低於往年制定的目標,而當局當然不想這麼做。”

這家智庫的中國研究主任白明還說,全國人大通過《中國民法典》也值得國際社會注意。他表示,中共建政後的七十多年來,當局五次試圖推動民法典立法,但前幾次均無果而終。其中的一大原因就是,近幾十年來,中國經濟和文化體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些政策制定者擔心,社會的變革很快就會讓一部民法典顯得“過時”了。

他表示,儘管他相信基本不會有人通讀這部長達一千二百多個條文的《中國民法典》,但這部法律會給外界洞察中國政法改革的動向提供寶貴線索。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