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习"?国安部智库学者重磅发文谈东升西降趋缓

2022.09.23 04:5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逆"习"?国安部智库学者重磅发文谈东升西降趋缓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曾抛出“东升西降”“平视世界”等说法。
(AP,资料照)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先喊出"东升西降"大趋势,又说"中国可以平视世界"。不到两年时间,隶属中国国家安全部的智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傅梦孜九月初逆风发文指,"东升西降态势趋缓,西强东弱的现状短期内难以完全改变"。分析指,这可视为二十大所奠定未来中美以及中国与世界关系的重要指针。

傅梦孜9月9日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公众号,发表一篇《全球安全倡议:应对挑战的中国答案》指出,“国际力量格局消长态势未变,但东升西降态势趋缓,西强东弱的现状短期内难以完全改变。”

文章指,近40年内,美国的GDP占世界的比重一直维持在25%左右,2000年上升到32%左右。“美国与欧、日、俄等大国的差距在加大,只有中国缩小了与美经济规模差距。”

回溯到去年1月,当全世界饱受新冠疫情肆虐,中国凭借着所谓的“动态清零”政策,自认领先全世界,走出经济停摆阴霾。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党校对干部演讲更喊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认清‘东升西降’大趋势,在中美战略博弈大背景...牢牢把握战略主动权。”

去年3月两会,习近平在全国政协联组会议时还宣称,“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

短短两年不到时间,国际情势有了极大的变化,在中国仍坚持动态清零政策闭锁国门时,美国总统拜登宣布,新冠疫情大流行在美国已经结束;今年2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侵略一方的俄国陷入苦战,这也让曾经喊出中俄关系“无上限、不封顶”的中国,处于进退维谷的窘境。

丁树范:“东升西降”趋缓论 反映中国内部有检讨声音

“习近平讲‘东升西降’,我不认为傅梦孜有几个脑袋敢讲‘东升西降’趋缓。我推测,中共内部检讨经过美国封锁等作为,希望先缓和并对局势重新判断,他的发文也许是中央党校干部学习得到的结论。”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对本台提出他的研判。

丁树范表示,过去中国更早还喊着“厉害了,我的国!”面对科技封锁时还要“弯道超车”。傅梦孜是研究美国问题的中国专家,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隶属于中国国安部底下研究国际问题,以傅梦孜副局级干部的讲话说得这么直白,代表中共内部有很多不同的检讨声音。

傅梦孜提“应对挑战的中国答案” 风向要变了?

傅梦孜在“应对挑战的中国答案”中提出三点,一要保持国家形象与政策的独立性,面对对抗性的政治或军事“小圈子”,也要努力寻求在交叉领域开展和深化合作;二要统筹发展与安全、要把发展与安全紧紧扭在一起,积极预判风险,努力予以化解;三要优先经营周边,做厚做强战略空间依托。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智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傅梦孜(百度百科)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智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傅梦孜(百度百科)

北京政治独立学者吴强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傅梦孜作为国安部下属的智库副院长,这代表中国官方安全部门对中国国际安全形势的判断变化。“包括‘东升西降’、以及中国未来安全战略应转向独立自主,切割与俄罗斯‘无上限’准联盟关系,此调整确实能视为中国外交和安全的风向球。”

吴强进一步说明,俄乌战争爆发200多天来,让中国高层看到俄方对中国安全负面消极影响,超过联盟对中国正面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世界展现冷战后空前的动员能力,无论在军事、金融、经济和政治上,西方世界的团结力和技术实力以及金融控制力和对世界秩序的把握,短期内中国“东升西降”的判断是无法改变和超越。

吴强:“中国逐渐意识到,之前‘东升西降’是错误,以美国为首的民主世界,仍占有全面优势。并不像中国前些年判断,民主世界在各方面表现衰落。”

吴强指出,中国过去9个月通过乌克兰战场才缓慢迟钝地意识到,对世界的认知被自己虚假的宣传所蒙蔽。在此情况下,包括在上合组织中方拒绝俄罗斯进一步合作的要求,表明中国领导人终于听取了安全部门的转向建议,开始调整中俄关系和安全战略方向。

“为了20大召开,以及之后的5年任期或更长时间战略安排,北京会在20大后寻求与西方世界的缓和,这是这篇文章以及20大所奠定未来中美以及中国与世界关系重要指针。”吴强补充说明。

认清美中实力仍悬殊 中国自找说法下台阶

早在去年8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反驳所谓“东升西降”的说法。李显龙说,“有些人相信并写道,美国正处于衰落的末期。我不这么认为。看看所有的华裔诺贝尔科学和医学奖得主,除了一个人是中国籍公民,其他要么是美国公民,不然就是即将变成美国公民。”

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秘书长王智盛分析傅梦孜文章认为,中国还是相信“东升西降”仍是大势所趋,“东升西降”背后是中国整体全球布局和战略野心,美中未来竞争是更长期性斗而不破的对抗。中国理解到美中的实力比想像中更悬殊差距,所谓的“长期性”恐怕比他们预期的更久。

王智盛:“这隐含主观和客观两层意义,主观上,中国还是要与美国争霸,取代成为世界霸权;客观上,他们认知到短期之内达到可能性降低,必须有更长期的发展。”

王智盛表示,20大之前,由傅梦孜发出指标性文章,一定程度代表“中国想展现更多的战略定力跟自信,作为争霸过程为何趋缓的理由与说法。”

记者:黄春梅    责编:陈美华 许书婷 郑崇生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