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習"?國安部智庫學者重磅發文談東昇西降趨緩

2022.09.23 04:5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逆"習"?國安部智庫學者重磅發文談東昇西降趨緩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曾拋出“東昇西降”“平視世界”等說法。
(AP,資料照)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去年先喊出"東昇西降"大趨勢,又說"中國可以平視世界"。不到兩年時間,隸屬中國國家安全部的智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傅夢孜九月初逆風發文指,"東昇西降態勢趨緩,西強東弱的現狀短期內難以完全改變"。分析指,這可視爲二十大所奠定未來中美以及中國與世界關係的重要指針。

傅夢孜9月9日在“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公衆號,發表一篇《全球安全倡議:應對挑戰的中國答案》指出,“國際力量格局消長態勢未變,但東昇西降態勢趨緩,西強東弱的現狀短期內難以完全改變。”

文章指,近40年內,美國的GDP佔世界的比重一直維持在25%左右,2000年上升到32%左右。“美國與歐、日、俄等大國的差距在加大,只有中國縮小了與美經濟規模差距。”

回溯到去年1月,當全世界飽受新冠疫情肆虐,中國憑藉着所謂的“動態清零”政策,自認領先全世界,走出經濟停擺陰霾。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對幹部演講更喊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要認清‘東昇西降’大趨勢,在中美戰略博弈大背景...牢牢把握戰略主動權。”

去年3月兩會,習近平在全國政協聯組會議時還宣稱,“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

短短兩年不到時間,國際情勢有了極大的變化,在中國仍堅持動態清零政策閉鎖國門時,美國總統拜登宣佈,新冠疫情大流行在美國已經結束;今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侵略一方的俄國陷入苦戰,這也讓曾經喊出中俄關系“無上限、不封頂”的中國,處於進退維谷的窘境。

丁樹範:“東昇西降”趨緩論 反映中國內部有檢討聲音

“習近平講‘東昇西降’,我不認爲傅夢孜有幾個腦袋敢講‘東昇西降’趨緩。我推測,中共內部檢討經過美國封鎖等作爲,希望先緩和並對局勢重新判斷,他的發文也許是中央黨校幹部學習得到的結論。”政治大學名譽教授丁樹範對本臺提出他的研判。

丁樹範表示,過去中國更早還喊着“厲害了,我的國!”面對科技封鎖時還要“彎道超車”。傅夢孜是研究美國問題的中國專家,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隸屬於中國國安部底下研究國際問題,以傅夢孜副局級幹部的講話說得這麼直白,代表中共內部有很多不同的檢討聲音。

傅夢孜提“應對挑戰的中國答案” 風向要變了?

傅夢孜在“應對挑戰的中國答案”中提出三點,一要保持國家形象與政策的獨立性,面對對抗性的政治或軍事“小圈子”,也要努力尋求在交叉領域開展和深化合作;二要統籌發展與安全、要把發展與安全緊緊扭在一起,積極預判風險,努力予以化解;三要優先經營周邊,做厚做強戰略空間依託。

中國國家安全部的智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傅夢孜(百度百科)
中國國家安全部的智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傅夢孜(百度百科)

北京政治獨立學者吳強接受本臺訪問時分析,傅夢孜作爲國安部下屬的智庫副院長,這代表中國官方安全部門對中國國際安全形勢的判斷變化。“包括‘東昇西降’、以及中國未來安全戰略應轉向獨立自主,切割與俄羅斯‘無上限’準聯盟關係,此調整確實能視爲中國外交和安全的風向球。”

吳強進一步說明,俄烏戰爭爆發200多天來,讓中國高層看到俄方對中國安全負面消極影響,超過聯盟對中國正面積極的意義。另一方面,以美國爲首的西方民主世界展現冷戰後空前的動員能力,無論在軍事、金融、經濟和政治上,西方世界的團結力和技術實力以及金融控制力和對世界秩序的把握,短期內中國“東昇西降”的判斷是無法改變和超越。

吳強:“中國逐漸意識到,之前‘東昇西降’是錯誤,以美國爲首的民主世界,仍佔有全面優勢。並不像中國前些年判斷,民主世界在各方面表現衰落。”

吳強指出,中國過去9個月通過烏克蘭戰場才緩慢遲鈍地意識到,對世界的認知被自己虛假的宣傳所矇蔽。在此情況下,包括在上合組織中方拒絕俄羅斯進一步合作的要求,表明中國領導人終於聽取了安全部門的轉向建議,開始調整中俄關系和安全戰略方向。

“爲了20大召開,以及之後的5年任期或更長時間戰略安排,北京會在20大後尋求與西方世界的緩和,這是這篇文章以及20大所奠定未來中美以及中國與世界關係重要指針。”吳強補充說明。

認清美中實力仍懸殊 中國自找說法下臺階

早在去年8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曾反駁所謂“東昇西降”的說法。李顯龍說,“有些人相信並寫道,美國正處於衰落的末期。我不這麼認爲。看看所有的華裔諾貝爾科學和醫學獎得主,除了一個人是中國籍公民,其他要麼是美國公民,不然就是即將變成美國公民。”

中華亞太菁英交流協會祕書長王智盛分析傅夢孜文章認爲,中國還是相信“東昇西降”仍是大勢所趨,“東昇西降”背後是中國整體全球佈局和戰略野心,美中未來競爭是更長期性鬥而不破的對抗。中國理解到美中的實力比想像中更懸殊差距,所謂的“長期性”恐怕比他們預期的更久。

王智盛:“這隱含主觀和客觀兩層意義,主觀上,中國還是要與美國爭霸,取代成爲世界霸權;客觀上,他們認知到短期之內達到可能性降低,必須有更長期的發展。”

王智盛表示,20大之前,由傅夢孜發出指標性文章,一定程度代表“中國想展現更多的戰略定力跟自信,作爲爭霸過程爲何趨緩的理由與說法。”

記者:黃春梅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