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继续收紧 中外合办大学要建党委

2018-08-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海纽约大学。(Public Domain)
上海纽约大学。(Public Domain)

继去年中国教育部命令中外合办大学要设立党支部,并由党支部书记担任副校长和加入校董会后,北京官方进一步扩大要求范围,现在要求中外合资的学校建立党委。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中国当局为收紧对意识形态控制的又一举措。

英国《金融时报》星期二报道说,中国当局要求外国教育机构在申请设立合资大学时,必须增加一项支持建立党组织的条款。

报道认为,这意味着北京当局要加强对国内所有生活领域的意识形态控制。

对此,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中部大学的国际关系问题专家李小兵分析表示:“宣传社会主义的教育方向、宣传习近平的思想,并且加强这方面的政治教育,还有减少西方影响。第二个更主要的方面可能党对教育的领导。国内的大学从前几年就开始是党委领导,也就是党委书记成为一把手,校长是二把手。这是很大的变化。”

李小兵还说:“党委的工作的校长的不一样。校长管行政方面,党委是管思想,包括政治审查、项目批准,这个权利就很大了。不仅仅是管,还负责定向、把关。相对来说,对学校的管理起到很大的作用。 ”

上述报道介绍,这些中外合办的大学是法律意义上的独立机构,其51%股权由中国合作大学控制,剩下的49%由外国大学负责。党委的进驻是否代表中国共产党要加大对中外合办机构的控制权?

中文政论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局将党组织“安装”在合办校园里是为了让其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平时不一定给(党委)具体的安排,但放在那里,等到需要的时候就能以党组织的名义发号施令,起到一定作用。比如教学内容、师资配备、活动安排等。”

《金融时报》的报道援引知情人士表示,大学有必要妥协,但一些申请方会在条款中加上有关将党的干预限制在法律范围内的表述以作抗争。

而李小兵则认为:“(大多数情况下,特别是现在)很多学校可能就是走走形式而已,恐怕不会产生很大的摩擦、矛盾、甚至对抗。合作办学的外方很重要,西方的科技、资源和学员都是中国现在求之不得的。所以他不是一个‘关门’或‘退步’的表现。”
不过就是形式上和国内的学校相互协调,实际上我想合作办学这些学校还是有相当大的独立性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对中外合办的教学机构“动刀”。《金融时报》去年曾报道,中国教育部要求合办大学建立党支部,党支部书记需同时担任副校长以及加入校董会。这样,党支部书记拥有对大学高层人事聘用、预算分配等事项的决策权。

那么,中国政府既然已经安排党员加入学校管理层,为什么还要“加码”,要求合办大学设立党委呢?

胡平告诉记者,副校长的权利远比不过党委。

“你(中国政府)弄个副校长进去,还是进入人家的体制。人家外国学校有他自己一套建制。副校长也好,董事也好,都有一个职权范围。但安一个党组织情况就不一样了,这是在外国学校体制以外的,他跟你(外国学校)是平行的,甚至背后有靠山(中国政府)。 ”

胡平补充表示,党委的存在会使合办大学校方进行自我审查。

“弄不好他(党委)会给你在中国办的学校带来很大的麻烦。就像你旁边坐着一尊神像,他什么话都不说,你也小心翼翼。”

但李小兵却持不同意见。

“分校领导层大部分都是外方代表居多,国内校领导少。(外国校方的管理层)都不是党员或党委成员,党委也无从下手,没办法领导。”

据了解,中外合作办学自2003年获得批准以来,中国以及海外大学已经建立了2000多所合作办学机构。今年7月,中国政府终止了其中两百多个学校的办学资格。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评论 (2)
Share

Sophie Su

紐倫堡

請問,以下這段話當中,「李小兵还说:“党委的工作的校长的不一样。校长管行政方面,党委是管思想,包括政治审查、项目批准,这个权利就很大了。不仅仅是管,还负责定向、把关。相对来说,对学校的管理起到很大的作用。 ”」

「这个权利就很大了」是否應該說的是「權力」(power), 而非權利 (right)?

2018-08-10 05:53

匿名游客

揭秘“西安赌博游戏厅”黑幕
——打死人是否可以不偿命?
事件直击:
2007年5月13日华商报报道:
主标题:男子赌博游戏厅内被打死
副标题:事发后老板逃走,赌博厅被取缔,警方全力调查打人者
内容如下:
本报讯(记者:佘辉)妻子在赌博游戏与工作人员发生争执,一旁的丈夫与对方理论,结果被活活打死。事发后,赌博游戏厅老板逃跑,警方正全力展开调查。
赌博厅内发生冲突
事发赌博游戏厅位于西安市南郊。昨晚凌晨1时许,附近居民李某在赌博厅内玩动物乐园赌博,因言语与赌厅的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工作人员将其面部打伤。
“一开始是争吵,后来有人上前就打。”李某说,她脸上多处肿胀受伤。旁边的丈夫见状急忙报警,民警赶到现场后将李某和对方一人员带走询问,并将伤者李某送往医院。
李某说:“民警把我们带到半路后,提出让我们双方自己协商解决,最后把我扔到路边,”
对此,办案民警说事情并不像李某说的那样,他说,一开始报警后,他们是按照治安案件处理的,赶到现场后,首先查封了这家赌厅,随后就准备将伤者送往附近的医院,谁知半路上伤者非要去省医院,拉开车门下车了。
丈夫被人活活打死
李某坐出租车又回到赌博厅。
李某说,还没进门,她就看到浑身是血的丈夫向某躺在赌博厅门口一动不动,面部血肉模糊,吓得她几乎晕倒过去。
据了解,事发后,有人拨打了120、110。可是等120急救车赶到现场,46岁的向某已经停止呼吸。“一开始,我和丈夫在一起,谁知他们竟然将我骗走,又雇人打死我丈夫。”
昨日凌晨,在事发现场记者看到,该赌博厅没有名字,只是三间门面房。赌博厅内,有六台动物乐园赌博游戏机,向某的尸体就停在赌博厅内。事发现场附近有民警在维持秩序。
目击者称:“李某被警方带走后,突然又来了十几个人,有的手里还有钢管等凶器,对着向某一阵乱打,很快向某就被打倒,随后被扔到门外。”
“你看,凶器还在这儿呢!”在目击者的指引下,记者在赌博厅老板的轿车后备厢看到 5根钢管,车前驾驶座旁还有一把刀。
警方全力调查打人者
据了解,距离李某被打伤不到半小时,派出所又接到李某丈夫被打的报警,警方赶到后打人者已逃离。但家属却不配合民警调查,就连法医尸检也无法进行。
事发后,李某将丈夫的尸体抬到赌博厅内,外面陆续有亲属摆放了花圈,李某也搬来凳子,坐在大街上堵住来往的车辆,直到昨日上午11时,在警方的开导下,李某才同意先去看伤,随后向某的尸体被警方带走进行尸检。
据了解,该赌博厅存在已20多天,李某在此输掉近9万元,事发后赌博厅老板已逃走。
案发后,警方立即取缔了这家赌博游戏厅,并成立专案组全力调查此案。
以上是华商报的报道。
报道解读:
赌博游戏厅位于西安市碑林区建东街,管辖派出所是公安碑林分局太乙路派出所。
赌博游戏厅是国家明令禁止的。派出所民警接到110报警,出警后对事件的处理方式,对业内人来说,很明显是与赌博厅串通一气的。按民警的说法是先查封,后处理110事件。如果按民警的说法处理的,又怎么可能致使事态进一步恶化,李某的丈夫在赌博厅内被人打死呢?
出警民警办案程序也不对,李某只是面部被打伤,只是皮外伤没有任何危险,民警应将肇事双方带到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再送李某去医院看病。为何出警民警不做任何笔录,就从赌博厅直接去医院看病,而且让伤者半路又跑了。如果李某真的伤的很重需要直接送医院抢救的话?让李某半路跑了,岂不又要多了一个冤死的人吗?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出警民警将肇事人带走,赌博厅就可以继续营业了。民警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心”,却换来了赌博厅打死人的恶性事件。
因此,出警民警对记者所说完全是为派出所开脱责任,有意掩盖赌博厅老板与派出所主要领导的特殊关系。
对于国家明令禁止的,属于违法的赌博游戏厅,公安部门是否要等到死了人以后才去坚决取缔?
本人背景简述
我在赌博游戏厅从业多年,在厅里做过多年经理,亲眼目睹过许许多多惨不忍睹的场景。有把玩家打断胳膊腿的,有打断肋骨的,有打的鼻青脸肿并多处受内伤送医院住院的,有拿刀砍伤人的。这类事件在赌博厅比比皆是,事后老板花钱了事。就像老板所说:谁在厅里捣乱,只管打,打完了不就花钱看病的事。
在西安市许许多多的赌博游戏厅,这种打人的事经常发生。你想一下,如果你一晚上输掉五万或十万你能不急吗?好,急了你就是来闹事?惹事就免不了要挨打,挨了打你还没处说理。因为赌博厅老板有强大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如果你在几天之内,输掉你的全部家产,闹得妻离子散时,你能不急吗?好,急了也别闹事,乖乖离开,否则还是要挨打。
这么多年来,我耳听眼见许多悲惨之事,内心常常深感愧疚。但这次赌博游戏厅将人打死,深深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未泯灭的良知,我觉得有必要向世人说说赌博游戏厅的情况和黑幕了。
西安市赌博游戏厅行业的情况简述
据不完全统计,西安市目前大大小小的赌博游戏厅有400多家,有一定规模的就有300多家,超大规模的有3~4家。西安市每个派出所辖区内都有赌博游戏厅。许多派出所,在一个派出所的辖区范围内竟有5~6家赌博游戏厅。
所谓超大规模的赌博游戏厅,就是指营业面积上千平方米,沿街门脸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模拟娱乐电子游戏机,用以遮人耳目。里面隔出几个20至50平方米不等房子,门做的比较隐秘,里面摆放的全是真正的赌博机。最典型的就是地处钟楼附近,文商大厦一层的欢乐大世界。
赌博游戏厅的从业人员复杂。几乎所有的赌博厅都有“道上”的人或“体工队”的人当经理,名为当经理实为看场子,有的赌博厅老板本人就是“道上”的把子,手下养着一帮“兄弟”。
赌博游戏厅实为社会毒瘤,许多“道上”的兄弟和“朋友”在赌博厅藏身、容身、养身,并充当打手。
西安市有这么多赌博游戏厅,难道没人管吗?这就是赌博游戏厅的黑幕所在!!!
要想开赌博游戏厅,必须“办外事”,否则,各级公安机关就会扬起“无产阶级的铁拳”将你的赌博厅彻底砸烂。而且,当你把人打伤打残,没有人当你的保护伞,替你处理事情,反过来还要收拾你。你说你还能开吗?还敢开吗?
所谓办“外事”就是拿钱疏通关系,也叫“打关系”。一个赌博游戏厅的外事费每月在6~8万元不等,每月的外事费又分为“明”钱和“暗”钱。
“明”钱就是赌博厅每月给派出所、分局治安科、市局三处一科上缴的费用,派出所每月5000元~10000元,分局治安科每月15000元~20000元,市局三处一科每月10000元~20000元,因为区域和分局不同,所以上缴的费用就有所不同。
“暗”钱就是赌博厅每月给派出所的正副所长和管片民警的“红包”,“红包”分为500元,1000元和2000元三种,级别不同红包不同;每月给分局治安大队正副大队长和管片中队长的“红包”,“红包”分为1000元和2000元两种;每月给分局主要职能科室,如刑警大队、缉毒大队、巡警大队等,每一个主要职能科室都要给其中1名或2名主要领导“红包”,“红包”分为1000元和2000元两种;每月给市局三处一科正副科长2000元和1000元“红包”;每月给市局一些具有特殊职能的主要科室的个别领导2000元“红包”。对于一些“外事”办的好的赌博游戏厅老板,每月还要给分局主管治安的副局长或主要的局级领导5000元“红包”。对于那些大规模的赌博游戏厅,老板的外事就要办到市局个别领导和省厅治安局个别领导那里。
赌博游戏厅在西安市的兴衰史
从西安市近三任公安局长在任期间,看西安赌博游戏厅的兴衰。
在刘平任西安市公安局长期间,赌博游戏厅曾经辉煌和繁荣了一段时期,由于社会影响比较恶劣、人民群众的反映比较强烈,赌博游戏厅也是开一段时间,红火一段时间,市公安局打击一段时间,关停一段时间,如此反复从来没有根治过。
在董军任西安市公安局长期间,由于市公安局的大力打击,赌博游戏厅几乎在西安市绝迹。(从社会综合治理和公安队伍建设方面来讲,董局长还像个当公安局长的样子。)
自从丁健任西安市公安局长以来,他上任的第一项实政措施,就是放开对赌博游戏厅的管制,在他的默许下,西安市的赌博游戏厅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达到了空前的繁荣阶段。派出所、分局有关部门、市局有关部门收钱充当赌博厅的保护伞,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因为只是与国家的法令相违背,没有拿到台面上办而已。
试论打死人是否可以不偿命?
由于赌博厅老板有“如此好的关系网”,在赌博厅里打手们在老板的授意下,将人打伤打残也就是花钱看病的事。因为一旦出事,就有许多公安战线的“专家”,在幕后策划出力,就会使事态一步步向不利于受害者的方向发展。发展到最后,受害人在公安部门的某些人和“道上”的人的利诱和威逼下,赌厅老板再花点钱,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这次是打死人了,结果会怎样呢?
我本人就是赌博游戏厅经理,自然有许多业内的朋友。据我所知,此赌厅的老板关系十分厉害,与公安关系更是“铁”的不得了。
一位业内的朋友对我讲,该赌厅老板与公安方面关系十分密切,各公安分局局级领 导中都有他的“朋友”,并且与市公安局某位主要领导“交往甚密”,更不要说科所级干部了。该赌厅老板在“打死人事件”之前已经在西安市开了五、六家赌博游戏厅了。
在赌博游戏厅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无论是厅里的工作人员还是花钱叫的“道上”朋友或“道上兄弟”,只要老板不说打,是没有人会动手的。只要老板说打,他们下手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因为出了事老板会出钱摆平的。
那么,此次这家赌厅将人打死,其结果一定是这家赌厅老板花钱,拜托他的那些所谓“交往甚密”的朋友来处理此事了。从道理上讲,这是金钱和法律的较量,是赌厅老板及其庞大的关系网与法律的尊严较量。
我始终相信一点,在赌厅老板的关系网中,某些熟知法律,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操纵办案细节的人,如果在整个办案过程中兴风作浪的话,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此案的审判结果仍然会告诉人们,法律在金钱面前是没有尊严的!或许也只有那么一点点少的可怜的尊严来做作样子,欺瞒世人——“我们是依法办事的。”。
如果有谁不信,我们试目以待!!

2018-08-09 02:22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