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 “周老虎”入监 习近平维稳更甚?


2015-06-11
Share
m0611-jz.jpg 目前习近平在打击周永康这一系列政治反对派的同时,所谓的反腐能走多远?(合成图片:CCTV/AFP)

中国官方突然宣布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后,引发舆论关注。本台记者何平邀请在美国纽约的中文政论刊物《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和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就周永康所建“维稳机制”在当前习近平政权中的作用进行讨论。

记者:周永康被中国当局判处无期徒刑的宣布,我们看到与薄熙来早前部分庭审过程得以公开非常不同。胡平先生,您对中国当局指控周永康的犯罪事实有何评论?

胡平:记得去年7月29日,中纪委宣布: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对其立案审查。当时我就发了一条推特,要警惕“反腐到倒周为止、倒周到反腐为止”。如果打到周永康只查他的腐败问题,而对他在维稳名下所犯罪行不作任何清理,当局继续实行践踏人权的高压维稳政策,那我们就应当反对。从这次的情况来看,恰好就说明像我去年谈到的两条一样。显然当局对周永康的判处,包括所谓“非组织政治活动”、传言中要夺权等一类事情都做了切割,而重点仅仅放在他的腐败问题上。给人的感觉,很可能习近平、王岐山发动的所谓打大老虎的运动,到周永康这里就为止了。

记者:正像胡平先生提到的,周永康以在任内建立所谓控制社会的“维稳机制”,最终导致中国维稳费用超过了军费总额。胡佳先生,以中国官方公布周永康涉案金额达到了1.29亿元的程度,您认为对周永康判处无期的量刑是否公正?

胡佳:他与薄熙来确实不一样。薄熙来在开庭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前往济南,但周永康等于是秘密的庭审过程。程序方面存在问题,结果就自然没有公正可言。周永康所涉及的最大问题,贪腐只是其次,是副产品。最大的问题是他建立政法帝国空前高度时,所累积下来长期的血债。我们不谈法庭的判决如何,但周永康的罪责真的是罄竹难书。

记者:从目前习近平所谓党内反腐的成绩表来看,周永康确实是迄今最高级别的中共落马官员。但另一方面周永康所建立的这套维稳机制,包括对于异见人士的打压、对于社会舆论的监控,以及对于少数民族的镇压等等方式,很显然被目前习近平政权依然在延续使用至今。胡平先生,您认为习近平在党内反腐的同时,对社会控制所采取的行为方式,是否与周永康落马存在相应的关系?

胡平:应该说,对周永康的判处就进一步证明了,习近平的反腐是一种选择性的反腐。而且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强化他的个人权力。丝毫也不表明,他要纠正周永康高压维稳的政策。从习近平上台以来、周永康倒台之后,当局依然继续实行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式高压维稳政策就看得非常清楚。甚至在周永康倒台之后,这一两年来,在打压异议人士、打压自由派知识分子方面,习近平比周永康走得还更远。我想,这一点恐怕就把习近平的反腐性质揭示得更清楚。

记者:胡佳先生您怎么看?我们知道习近平曾经提出“依法治国”,也曾强调过要把权力关进人民监督的笼子。您对目前习近平在打击周永康这一系列政治反对派的同时,所谓的反腐能走多远怎么看?

胡佳:总体来看,反腐的起点应该是官员的财产公示。那么在习近平执政以后,他把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做街头表达最积极的一批公民都送入了牢狱。在这一点上,我不认为习近平所谓的反腐有任何的诚意或实际意义,因为那不是在建立一个机制。我觉得习近平在这方面很清楚,没有比反腐更好的理由进行政治斗争和派别清洗了。而且还真能从老百姓中笼络一片人心,因为宣传机器掌握在他的手里。我们现在知道,一个“习”永康比周永康还要凶残很多。我们认为,他现在所掌控以及维稳经费的增长,从速度到量都超过了周永康的时期。现在如果仅停留在周永康的眼光上,其实就已是昨日黄花了。最现实的意义是如何揭露和反抗“习”永康,他现在的政法高压对人民的侵害和剥夺。

(记者:何平;责编:吴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