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取消疫情封控一周年 "清零"梦魇会重演吗?

2023.12.07 13:58 ET
中国取消疫情封控一周年  "清零"梦魇会重演吗? 封控采用的大规模监控实际上来自于"新疆模式", 而"白纸运动"只是解决了一个封控的问题。
路透社图片

今年的12月7日是中国官方实际放弃"动态清零"政策一周年的日子,当局此前的三年封控措施彻底改变了社会及民众的生活。而目前,新一波呼吸道传染疾病又正在中国爆发,多地儿童医院爆满,新冠检测重启、健康码复活。中国人的"清零"梦魇真的结束了吗?

本周四(12月7日)正是中国当局颁布所谓“新十条”、事实放弃“动态清零”一周年。而中国此刻正面临新一波的传染病蔓延。

美国《时代》周刊当天也发文指出,中国民众开始担心,新冠病毒检测和控制措施会重新归来。

中国再爆呼吸道传染病  居民:医生都不知如何用药

 前天晚上就有点不舒服,昨天就烧到39.2度了,就是吃了退烧药也不退烧。” 就在两天前,居住在上海的刘先生忽然因高烧病倒了。

他在受访时告诉本台,跑了两家医院他才被确诊是流感,但医院并不提供新冠病毒检测:“昨天去测的时候,我就说要不要再测一下新冠?他说,那不用测,就没有这一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出于安全原因,刘先生要求不使用真名。

刘先生说,他还有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儿子,最近一直在咳嗽,幸好还没有发烧症状,但当地医院的儿科门诊已经爆满。他说:“我感觉,今年这个状况就象去年的那个新冠大爆发时候是一样的。” 

近期,中国各地爆发呼吸道传染病,北京、上海等多地医院儿科就诊量激增。外界担忧,今年是中国放弃疫情防控措施的首个冬季,而此时爆发的呼吸道疾病是否属于病毒变异呢? 

近期,中国各地爆发呼吸道传染病,北京、上海等多地医院儿科就诊量激增。(路透社图片)
近期,中国各地爆发呼吸道传染病,北京、上海等多地医院儿科就诊量激增。(路透社图片)

本台此前报道,北京多家医院儿科急诊室6日已要求发热儿童就医须做核酸检测,并对患者进行分流处理。中国教育部5日也发出通知,要加大学校对新冠感染及其它流行性疾病的防控宣传。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一名工作人员日前告诉本台,许多外国乘客在抵达后必须接受新冠快筛检测。 

不过,中国国家卫健委上周六仍表示:“根据监测,目前流行的急性呼吸道疾病均由已知病原体引起,都有相应的成熟治疗手段,未发现新病毒或细菌导致的新发传染病。” 

刘先生对官方的说法表示质疑:“你说是已知的病毒吧,但很明显,他们(医生)确实不知道怎么样用药。大家都在那儿这样试、那样试,我看有的小朋友都要住院啦,吊盐水五天、七天。” 

据中国媒体报道,过去一周,已有5种新冠疫苗被官方列入紧急使用名单,这些疫苗可预防奥米克戎XBB的亚变体。同时,不少网友还反应,官方过去在疫情期间用来管控人员出行的“健康码”,最近已在四川、北京、广东等多地“重现江湖”。有网友担忧,当局可能再次采取封控等防疫措施。

回望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瞬间

在放松疫情封控前,中国各级政府严厉执行所谓的“清零政策”长达三年。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疯狂岁月”。下面就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其中的一些“惊悚”片段。 

镜头1: 2020年1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武汉爆发,这个千万人口的大都市被率先封城;2月1日,公民记者方斌到武汉市第五医院拍摄,向外界展示了当地居民在疫情中死亡的惨况:“武昌殡仪馆里面,尸袋刚才照给你看了,现在又多了。刚才三个,现在我数一下尸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有八个。”

镜头2:“康婷小区,发物资!康婷小区,发物资!” 2022年3月下旬,中国最大城市上海被封控,导致居民物质匮乏,次生灾难丛生。在松江九亭,居民聚集抗议当地居委会贩卖救援物资,并与警察发生冲突。

镜头3:同年4月,各地封控措施导致很多卡车司机在高速公路上被封在车内多日,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无人问津。一位卡车司机在视频中高声质问:“我们货车司机法犯哪条,罪犯何处?我告诉你,你这是侵犯人权!”

镜头4:“一人阳性、全楼转运”,这是上海在2022年封城期间普遍实行的政策。一段网传视频中,一对核酸检测为阴性的夫妻被防疫人员告知是密接,要强制送方舱隔离。一名身上有警察字样的大白说:“如果你拒绝被转运,将会受到治安处罚。处罚以后,要影响你的三代。”男士回应:“不好意思,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镜头5:9月18日凌晨2点多,一辆载有47人的隔离转运大巴车在贵阳东南约160公里处发生翻车事故。贵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林刚说:“截至9月18日21时,事故共造成27人不幸遇难,20人受伤被就近送往医院救治。”有遇难者亲友在微博透露,这些民众被转运仅仅因为是密接或次密接。

图为贵阳市民做核酸;封城期间,一辆载有47人的隔离转运大巴车在贵阳东南处翻车。(路透社图片)
图为贵阳市民做核酸;封城期间,一辆载有47人的隔离转运大巴车在贵阳东南处翻车。(路透社图片)

镜头6:“(尖叫)啊!放我们出去!”11月24日晚间,已被封控3个多月的新疆乌鲁木齐市吉祥苑小区内,住宅楼发生火灾。大火至少造成10人死亡,9人受伤。消息显示,火灾发生时,逃生门、单元门都被铁丝缠绕锁死,居民无法逃生。

镜头7:乌鲁木齐这把大火直接点燃了中国各地民众的抗议风潮26日深夜,很多民众聚集在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发出心底积蓄已久的呐喊: “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自由!自由!自由!” “解封新疆!解封全中国!”

三年封控带给中国人的创伤

对于很多中国民众来说,封控三年中的这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无法忘怀但又完全不想去回忆。

刘先生告诉本台,上海封城时的一幕曾让他无比心酸。当时他的孩子还很小,但已稍解人事:“他们小朋友嘴里不由自主地就会念,'请下楼做核酸!请下楼做核酸!' 就是因为(街道)每天都会让你下去做核酸嘛,所以小孩子都自己会在那儿念叨。”

身在美国的孟军曾是一名成功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但在疫情期间,他的岳父因封控无法得到及时治疗而去世。他也被迫关闭了经营多年的公司,移民来美。

“想想在国内生活了三十多年,突然舍弃原有的一切离开了,改变了我原有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现在想想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就是因为中共的疫情导致的。” 孟军告诉本台记者,疫情不仅让他个人的生活、事业都发生了根本性改变,更深刻影响了全世界。

他感叹:“这个疫情到现在没有一个说法,非常不可理解。世卫组织、包括美国来调查,(中国)半遮半掩的。这应该是向中共追责的一件事情。”

图为疫情期间,一家医院外运送尸体前往殡仪馆的车辆。(路透社图片)
图为疫情期间,一家医院外运送尸体前往殡仪馆的车辆。(路透社图片)

刘先生则说,三年疫情后,中国人的性格和行为方式都已发生了变化:“现在感觉急功近利的也多了,捞快钱的也多了,急了眼的也多了。可以说,大家都是更浮躁了。”

“白纸运动”期间,曾在上海参与乌鲁木齐中路抗议、现在德国的黄意诚则说,由于中国当局不允许民众表达对野蛮封控措施的不满,这种恐惧与创伤已经被国人“内化了”。

“清零”梦魇与独裁者的“心病”

近日有不少网友披露,官方在疫情期间用来管控民众出行的“健康码”,在四川、广州、河北、陕西等多地“重现江湖”。相关消息在海内外网络上,引发有关中国再度出现封控等防疫措施的担心。美国《时代》周刊也就此进行了报道。网民还披露,中国多地学校也再度出现身穿防护服的“大白”,在校园内展开消杀工作。

刘先生告诉本台,他也看到“上海发布”宣布,“随申码”(上海健康码)又添新功能,并被放在了支付宝的出行频道里。不过,他认为中国当局再恢复“清零封控”政策的可能性不大: “现在感觉大家对经济都感到非常的失望,这个时候再去搞封控,对经济来讲是雪上加霜;对普通百姓来讲,那简直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意诚则告诉本台,中国政府在2022年封控期间采用的大规模社会监控手段,实际上就来自于“新疆模式”,即把在新疆的维稳手段扩大到整个中国。而去年的“白纸运动”只是解决了一个封控的问题。

中国各大城市被封控,导致居民物质匮乏,次生灾难丛生。(路透社图片)
中国各大城市被封控,导致居民物质匮乏,次生灾难丛生。(路透社图片)

黄意诚说:“它(白纸运动)没有解决中国体制的本质问题 – 它缺少公民社会,缺少自由的媒体,没有信息传播自由,没有民主决策。所以说,所有2022年这种很恐怖的封控政策,它还会再来的。”

黄意诚指出,当局如果重拾封控措施不一定是针对这次支原体肺炎,也可能有其他原因:“它的这个病,更多是一个心病 – 独裁者的‘心病’。因为在一种缺乏民主决策的政治体制内,独裁者(有)一种内心的恐惧,它表现为一种大规模的社会监控。”

具有专业医学背景的旅美时事评论人士横河也认为,中国这一波肺炎有可能已在社区里传播很久,因此封控已没有多大意义。但当局未来很可能还会利用疫情封控模式来控制社会,以维护其政权稳定。

一位网友“老萧杂说”日前撰文《必须举起森林般的手,制止健康码复出》,因为“它让人受伤却找不到伤口,倍感痛楚却无法诉说。”目前,这篇文章在中国国内网络上已经被删除。

白纸运动会再爆发吗?

近期,包括伦敦、巴黎、旧金山等海外多地民众纷纷举行活动,纪念白纸运动一周年。曾亲历事件的黄意诚指出:“白纸运动这个事件是(由)很多在海外中文圈的人把这个故事给讲出来的,在国内很多人并不知道什么是‘白纸运动’,因为这种信息封锁。” 

乌鲁木齐这把大火直接点燃了中国各地民众的抗议风潮。(路透社图片)
乌鲁木齐这把大火直接点燃了中国各地民众的抗议风潮。(路透社图片)

2022年10月发生的北京“四通桥事件”,引爆一系列针对当局严苛清零政策的抗议。同年11月26日,从南京传媒学院的白纸行动开始,示威抗议活动迅速遍及中国至少21个省及海外多地。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00余所高校学生组织响应抗议活动,成为轰轰烈烈的“白纸运动”。

不过,黄意诚认为,白纸运动的影响现在已经消退很多,只在海外年轻人中仍有一定影响力:“白纸运动在海外催生了一些新的海外青年社群。这可能是白纸运动一个最重要的成果。” 

横河则表示,不管中国政府一年前是因何原因而解封,但透过“白纸运动”大家都看到,只要团结抗争,中共还是可能会让步的。他说:“这个是打破了对中共的一个迷信,就是认为它是动不了的。这一点看,白纸运动对于未来中国的抗争是起到一个非常正面的作用。” 

对于未来中国是否会再次发生与“白纸运动”类似的抗争事件,横河认为,疫情后的中国社会矛盾更加尖锐,民众的不满随时都可能以不同方式爆发出来。

“世界如果再不警觉,一切皆有可能”

对于有关中国疫情再起的担忧,企业家孟军认为,国际社会应对病毒散播问题提高警觉:“你看,目前(中国)开放几个国家的免签,跟当时2020年一样,不封控、不告诉你。”

孟军认为,对于北京而言,疫情反而是件好事,因为可以借此左右或改变国际秩序,且不受追责。他说:“它认为它得逞了,它的野心就更会急剧地膨胀,去控制这个世界。我觉得,世界如果再不引起警觉的话,一切皆有可能。”

孟军强调,国际社会对于中国政府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能因为“好了伤疤就忘了痛”。

记者:凯迪     责编: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