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财政因素影响 今年六四敏感期缩短

2024.06.05 04:01 ET
受财政因素影响 今年六四敏感期缩短 今年六四敏感期,异议人士被旅游和上岗的天数因经费不足缩短。图为2024年6月4日上午所拍摄的天安门。
美联社图片

中国各地政府受财政因素限制,六四35周年期间,异议人士被旅游和上岗的天数由以往的十天缩短至一周。6月5日,被带到北京郊外旅游的多数异议人士分批回家,在外省旅游的则被当局安排6日回居住地。据多位人士告诉本台,与往年比较,今年的"维稳期"明显缩短,表明维稳经费的使用受到严格限制。

中国多地政府财政收入减少,导致公务经费短缺。去年起,中央政府停发维稳经费,使得基层政府加重了维稳负担。各地公安以压缩维稳期解决经费不足问题。以北京为例,原本十天维稳期,今年缩短为七天,即5月30日至6月5日。北京一位被警察陪同旅游的异议人士告诉本台:“按照北京市统一规定,带到北京郊外的人一律5号回北京,特殊情况可在6日回去。查建国等一些人5日回家,高瑜的情况特殊,可能要6日才能回家,被带到外省的人,因为坐火车,7日才能回到北京。今年他们没钱了,警察都减工资了,这次维稳费肯定减少了。”

“六四”周年日前,湖南、湖北、江苏、山东等地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以及网络活跃人士均被当地公安警告,在6月5日前,不得外出,不接受采访。山东青岛网络活跃人士孙先生告诉本台,几天前,他被警察带走旅游至6月5日:“现在不能出声了。现在很麻烦,今年跟我特别打招呼,就是不能接受采访、个人(被旅游)行程都不能说。我7号才能回去。”

在过去的一天,中国社交媒体受到严厉管控。有胆大的网民转发烛光图片纪念八九民运和“六四”。江西网民邓先生对记者说,当局禁止他在网上转发烛光图片,但网民人数庞大,当局因此难以彻底封杀这些图片。他说:“毕竟机器加人工删帖有它的局限性。”

2024年6月4日,北京长安街停着一辆警车。(美联社)
2024年6月4日,北京长安街停着一辆警车。(美联社)

湖南异议人士接到撤岗通知

湖南多位异议人士周三告诉本台,他们接到警察口头告知,一两天内会解除上岗。此前他们每天都要向派出所警察发出手机定位或自拍一张在家的相片,以证明自己留在家中。如果外出,有警察陪同:“现在警察不出来了,他们人手不足,又请不起保安。”

湖北网民葛先生说,中央政府已经停发维稳经费,目前地方维稳经费由街道办自行解决,因此出现上述情况:“街道办事处的部分收入要用于维稳。总而言之,现在维稳费的来源都乱了。原来周永康在位的时候,都是中央政法委下拨维稳费,可是到我们街道办一分钱也没有(克扣了)。”

多年来,中国政府每年投入数千亿元公共安全预算,用于基层维稳。2010年的维稳支出金额为5490亿元人民币,超越国防费用的5340亿元人民币。2024年,维稳费预算为2276亿元人民币,低于十年前。

记者:乾朗、刘邦羽    责编:陈美华 、许书婷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