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財政因素影響 今年六四敏感期縮短

2024.06.05 04:01 ET
受財政因素影響 今年六四敏感期縮短 今年六四敏感期,異議人士被旅遊和上崗的天數因經費不足縮短。圖爲2024年6月4日上午所拍攝的天安門。
美聯社圖片

中國各地政府受財政因素限制,六四35週年期間,異議人士被旅遊和上崗的天數由以往的十天縮短至一週。6月5日,被帶到北京郊外旅遊的多數異議人士分批迴家,在外省旅遊的則被當局安排6日回居住地。據多位人士告訴本臺,與往年比較,今年的"維穩期"明顯縮短,表明維穩經費的使用受到嚴格限制。

中國多地政府財政收入減少,導致公務經費短缺。去年起,中央政府停發維穩經費,使得基層政府加重了維穩負擔。各地公安以壓縮維穩期解決經費不足問題。以北京爲例,原本十天維穩期,今年縮短爲七天,即5月30日至6月5日。北京一位被警察陪同旅遊的異議人士告訴本臺:“按照北京市統一規定,帶到北京郊外的人一律5號回北京,特殊情況可在6日回去。查建國等一些人5日回家,高瑜的情況特殊,可能要6日才能回家,被帶到外省的人,因爲坐火車,7日才能回到北京。今年他們沒錢了,警察都減工資了,這次維穩費肯定減少了。”

“六四”週年日前,湖南、湖北、江蘇、山東等地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以及網絡活躍人士均被當地公安警告,在6月5日前,不得外出,不接受採訪。山東青島網絡活躍人士孫先生告訴本臺,幾天前,他被警察帶走旅遊至6月5日:“現在不能出聲了。現在很麻煩,今年跟我特別打招呼,就是不能接受採訪、個人(被旅遊)行程都不能說。我7號才能回去。”

在過去的一天,中國社交媒體受到嚴厲管控。有膽大的網民轉發燭光圖片紀念八九民運和“六四”。江西網民鄧先生對記者說,當局禁止他在網上轉發燭光圖片,但網民人數龐大,當局因此難以徹底封殺這些圖片。他說:“畢竟機器加人工刪帖有它的侷限性。”

2024年6月4日,北京長安街停着一輛警車。(美聯社)
2024年6月4日,北京長安街停着一輛警車。(美聯社)

湖南異議人士接到撤崗通知

湖南多位異議人士週三告訴本臺,他們接到警察口頭告知,一兩天內會解除上崗。此前他們每天都要向派出所警察發出手機定位或自拍一張在家的相片,以證明自己留在家中。如果外出,有警察陪同:“現在警察不出來了,他們人手不足,又請不起保安。”

湖北網民葛先生說,中央政府已經停發維穩經費,目前地方維穩經費由街道辦自行解決,因此出現上述情況:“街道辦事處的部分收入要用於維穩。總而言之,現在維穩費的來源都亂了。原來周永康在位的時候,都是中央政法委下撥維穩費,可是到我們街道辦一分錢也沒有(剋扣了)。”

多年來,中國政府每年投入數千億元公共安全預算,用於基層維穩。2010年的維穩支出金額爲5490億元人民幣,超越國防費用的5340億元人民幣。2024年,維穩費預算爲2276億元人民幣,低於十年前。

記者:乾朗、劉邦羽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