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六四"听证 中国内外胁迫再成焦点

2024.06.04 16:57 ET
美国国会"六四"听证 中国内外胁迫再成焦点 2024年6月4日,六四亲历者周锋锁(左)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作证。
记者唐缘媛摄

6月4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听证会,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35周年。中国当局的相关信息审查以及跨国镇压等议题,再次成为与会人士关注的焦点。

本周二,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办听证会,与会者重点关注在天安门事件发生35年后,中国当局对内威权统治,对外进行跨国镇压的问题。

委员会共同主席、民主党籍众议员麦戈文(Rep. Jim McGovern)在听证会上,对于中国的民主现况表达担忧:“1989年春天,民众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要求政府对人民的不满及期望进行回应,但政府的暴力应对不仅夺去了生命,也浇灭了民众对政府的乐观态度。但这没有结束公众对于自由和尊严的渴求。……35年后,中国的压迫只在加剧,人们没有办法公开表达对于当局的不满。”

美国众议院原议长、现任民主党籍众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也在听证会上指出,中国社会仍存在层出不穷的人权问题:“在我们说话的当下,中国正在发生一场针对穆斯林的种族灭绝;在我们说话的当下,西藏正在发生针对文化、语言及宗教的压迫;在我们说话的当下,中国当局讽刺地落实‘一国两制’,它压制香港的民主自由、严重违背《基本法》。……我曾经告诉中国的高级官员,作为美国人民,如果我们不声援及关注中国当局对人权及民主自由的侵害,那我们就会失去探讨全球人权议题的道德正当性。”

美国众议院原议长、现任民主党籍众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听证会上指出,中国社会仍存在层出不穷的人权问题。(视频截图/美国国会官网)
美国众议院原议长、现任民主党籍众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听证会上指出,中国社会仍存在层出不穷的人权问题。(视频截图/美国国会官网)

周锋锁:“六四事件”是中共对人民发起的战争

听证会上,原八九学运领袖周锋锁作为证人分享了他在六四事件中的亲身经历: “1989年,我是一名在北京清华大学攻读物理学专业的学生。在胡耀邦去世时,我是第一批在天安门广场上抗议的人。胡耀邦的过世代表着中国政治改革的消逝,因此我们前往天安门广场抗议、表达我们的担忧。之后,在6月4日,当解放军的坦克驶入广场时,我是最后离开广场的。军人将枪口对准我们,其中一辆坦克离我只有20英尺远。”

周锋锁指出,在六四事件发生前,多达数百万人响应了八九学运,这其中包括学生、普通民众、军人、共产党员、基督徒和佛教僧侣,所有的民众在广场上团结一心,展现对于中国民主自由的渴求。没想到,北京当局的暴力镇压让一切都变了调,当时的惨况他至今仍历历在目。

周锋锁说:“我目击了这些和平抗议者被坦克和机关枪残酷屠杀的场景,广场上充斥着刺鼻的催泪瓦斯、街道上出现子弹洞、坦克及装甲车四处行驶,医院外也堆满了死者。他们的尸体被放在自行车棚里,因为医院因伤亡者众多而不堪重负。这个场景就像是一个战区,这是中共军队针对渴求自由的中国人民所发起的战争。”

六四亲历者周锋锁与加拿大公民会创始人杨若晖在听证会开始前,与俄勒冈州民主党籍众议员安德烈娅·萨利纳斯(Andrea Salinas)交谈。(记者唐缘媛摄)
六四亲历者周锋锁与加拿大公民会创始人杨若晖在听证会开始前,与俄勒冈州民主党籍众议员安德烈娅·萨利纳斯(Andrea Salinas)交谈。(记者唐缘媛摄)

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校园支持民主却遭亲北京人士袭击

尽管“六四事件”至今已35年,但中国政府对于异议人士的胁迫仍在持续,相关行动甚至扩展到海外。在周二的听证会上,就读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Karin以匿名方式作证。她表示,反对中国当局严厉疫情封控措施的“白纸运动”爆发后,她与同侪在哥伦比亚校园中举办声援活动。没想到,他们却因此受到北京当局支持者的骚扰和威胁。

Karin说:“我和朋友们在图书馆前举办了一场悼念活动,我们仅仅在活动前一天透过社交媒体分享了活动消息,令我们惊讶的是,那天晚上有300人出席了活动。……我们希望这是一个和平活动,但是,我的朋友Ava在发表演说后不久,就被一个自称是哥伦比亚学生的不明人士暴力袭击,她的脸被打了3下。而后,她向哥伦比亚大学管理部门求助,但校方建议她寻求心理健康支援。除此之外,校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甚至没有发布校园安全警报。”

Karin表示,事件过后,她很担心自己也在校园内被不明人士攻击。同时,与她一同支持中国民主化的朋友在回到中国探亲时,也被警方盘问、骚扰。她认为,北京当局对于异议人士的境外胁迫措施正在加剧,因此呼吁美国政府能对此提高关注力度并对受害者予以协助。

Karin说:“对于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而言,中国政府跨国压迫强度不断升级。在大多数情况下,中国政府会骚扰、跨国监控以及审问和恐吓留学生在国内的家人。我的同学在今年便经历了这种报复,而且报复的程度和频率不断增加。然而,与香港和维吾尔族活动人士不同的是,很少有人能够挺身而出讲述这样的故事。”

记者:唐缘媛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