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六四"聽證 中國內外脅迫再成焦點

2024.06.04 16:57 ET
美國國會"六四"聽證 中國內外脅迫再成焦點 2024年6月4日,六四親歷者周鋒鎖(左)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作證。
記者唐緣媛攝

6月4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舉行聽證會,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35週年。中國當局的相關信息審查以及跨國鎮壓等議題,再次成爲與會人士關注的焦點。

本週二,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舉辦聽證會,與會者重點關注在天安門事件發生35年後,中國當局對內威權統治,對外進行跨國鎮壓的問題。

委員會共同主席、民主黨籍衆議員麥戈文(Rep. Jim McGovern)在聽證會上,對於中國的民主現況表達擔憂:“1989年春天,民衆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要求政府對人民的不滿及期望進行回應,但政府的暴力應對不僅奪去了生命,也澆滅了民衆對政府的樂觀態度。但這沒有結束公衆對於自由和尊嚴的渴求。……35年後,中國的壓迫只在加劇,人們沒有辦法公開表達對於當局的不滿。”

美國衆議院原議長、現任民主黨籍衆議員佩洛西(Nancy Pelosi)也在聽證會上指出,中國社會仍存在層出不窮的人權問題:“在我們說話的當下,中國正在發生一場針對穆斯林的種族滅絕;在我們說話的當下,西藏正在發生針對文化、語言及宗教的壓迫;在我們說話的當下,中國當局諷刺地落實‘一國兩制’,它壓制香港的民主自由、嚴重違背《基本法》。……我曾經告訴中國的高級官員,作爲美國人民,如果我們不聲援及關注中國當局對人權及民主自由的侵害,那我們就會失去探討全球人權議題的道德正當性。”

美國衆議院原議長、現任民主黨籍衆議員佩洛西(Nancy Pelosi)在聽證會上指出,中國社會仍存在層出不窮的人權問題。(視頻截圖/美國國會官網)
美國衆議院原議長、現任民主黨籍衆議員佩洛西(Nancy Pelosi)在聽證會上指出,中國社會仍存在層出不窮的人權問題。(視頻截圖/美國國會官網)

周鋒鎖:“六四事件”是中共對人民發起的戰爭

聽證會上,原八九學運領袖周鋒鎖作爲證人分享了他在六四事件中的親身經歷: “1989年,我是一名在北京清華大學攻讀物理學專業的學生。在胡耀邦去世時,我是第一批在天安門廣場上抗議的人。胡耀邦的過世代表着中國政治改革的消逝,因此我們前往天安門廣場抗議、表達我們的擔憂。之後,在6月4日,當解放軍的坦克駛入廣場時,我是最後離開廣場的。軍人將槍口對準我們,其中一輛坦克離我只有20英尺遠。”

周鋒鎖指出,在六四事件發生前,多達數百萬人響應了八九學運,這其中包括學生、普通民衆、軍人、共產黨員、基督徒和佛教僧侶,所有的民衆在廣場上團結一心,展現對於中國民主自由的渴求。沒想到,北京當局的暴力鎮壓讓一切都變了調,當時的慘況他至今仍歷歷在目。

周鋒鎖說:“我目擊了這些和平抗議者被坦克和機關槍殘酷屠殺的場景,廣場上充斥着刺鼻的催淚瓦斯、街道上出現子彈洞、坦克及裝甲車四處行駛,醫院外也堆滿了死者。他們的屍體被放在自行車棚裏,因爲醫院因傷亡者衆多而不堪重負。這個場景就像是一個戰區,這是中共軍隊針對渴求自由的中國人民所發起的戰爭。”

六四親歷者周鋒鎖與加拿大公民會創始人楊若暉在聽證會開始前,與俄勒岡州民主黨籍衆議員安德烈婭·薩利納斯(Andrea Salinas)交談。(記者唐緣媛攝)
六四親歷者周鋒鎖與加拿大公民會創始人楊若暉在聽證會開始前,與俄勒岡州民主黨籍衆議員安德烈婭·薩利納斯(Andrea Salinas)交談。(記者唐緣媛攝)

中國留學生:在美國校園支持民主卻遭親北京人士襲擊

儘管“六四事件”至今已35年,但中國政府對於異議人士的脅迫仍在持續,相關行動甚至擴展到海外。在週二的聽證會上,就讀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中國留學生Karin以匿名方式作證。她表示,反對中國當局嚴厲疫情封控措施的“白紙運動”爆發後,她與同儕在哥倫比亞校園中舉辦聲援活動。沒想到,他們卻因此受到北京當局支持者的騷擾和威脅。

Karin說:“我和朋友們在圖書館前舉辦了一場悼念活動,我們僅僅在活動前一天透過社交媒體分享了活動消息,令我們驚訝的是,那天晚上有300人出席了活動。……我們希望這是一個和平活動,但是,我的朋友Ava在發表演說後不久,就被一個自稱是哥倫比亞學生的不明人士暴力襲擊,她的臉被打了3下。而後,她向哥倫比亞大學管理部門求助,但校方建議她尋求心理健康支援。除此之外,校方沒有采取任何行動,甚至沒有發佈校園安全警報。”

Karin表示,事件過後,她很擔心自己也在校園內被不明人士攻擊。同時,與她一同支持中國民主化的朋友在回到中國探親時,也被警方盤問、騷擾。她認爲,北京當局對於異議人士的境外脅迫措施正在加劇,因此呼籲美國政府能對此提高關注力度並對受害者予以協助。

Karin說:“對於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而言,中國政府跨國壓迫強度不斷升級。在大多數情況下,中國政府會騷擾、跨國監控以及審問和恐嚇留學生在國內的家人。我的同學在今年便經歷了這種報復,而且報復的程度和頻率不斷增加。然而,與香港和維吾爾族活動人士不同的是,很少有人能夠挺身而出講述這樣的故事。”

記者:唐緣媛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