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学者呼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 可行否?

2019-0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和执勤的武警士兵。(美联社)
中国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和执勤的武警士兵。(美联社)

中国著名自由派知识分子、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近日在网上发表文章,主张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大胆的言论获得无数网友点赞,但也引来了争议。这篇文章是否为中国指明了一条可行的道路?

这篇文章题为“政改难产之因”。文章认为,中国共产党没能实行政治体制改革,是因为他们发现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在削弱这个政党。而这个政党给国家带来了太多的灾难,所以他们应该体面地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郑也夫又认为,要终结一党专政,需要一个漫长的过渡期,只能由中国共产党来看守社会秩序。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认为,这些主张和很多学院派知识分子的政改主张没什么差别,

“也许他们觉得他们一直在呐喊,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呐喊是没有用的,改革实际上已经死掉了。这根本是行不通的路,尤其是89之后,这根本是错误的路。他们应该是另外想办法,另起炉灶去想办法。”

观点差异

两位学者观点上的差别在舆论界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中文推特上,有不少网友评论说,郑也夫作为体制内的知识分子,能提出这么大胆的主张,已属难能可贵。但也有不少人认为,郑也夫的主张是痴人说梦。

中国社会活动家胡佳有针对性地指出,中国共产党不会主动退出历史舞台,

“他们现在所作的所有事情都是在霸占着历史舞台。这几百个家族,还有共产党总体的利益,就是说要垄断这个国家所有的政治以及经济的命脉。”

实际上,郑也夫在文章里也指出,中国共产党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保江山的态度败坏了中国共产党的心灵。

良性互动?

郑也夫认为,统治者的任性,是因为被统治者逆来顺受,惯坏了他。所以,他呼吁,被统治者要发出声音,提出民主诉求,和统治者实行良性互动。

胡佳也认为,中国的政治变革应该靠普通公民的觉醒,

“他们应该把那种已经注入我们血液的恐惧的基因,也就是长期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从而形成的国民性打破,要勇敢地在同一个时段,有足够多的人要求社会变革。”

就在前几天,中国新公民运动的代表人物许志永在博客里指出,2018年,中国公民的权利意识在继续觉醒。他也主张,公民运动要善于捕捉有利的空间,来推动社会的进步。

英明领袖?

但郑也夫还提出,要和平地终结中共的专制,还是要依赖于共产党有一位明智的领袖。旅美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莫之许在推特上尖锐地回应说,这种观点透着一股改良派的陈腐气息。

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从现实的政治条件出发,也否定了这种观点,

“中国的政改主要取决于习近平自我的觉醒,以及自我的历史责任感,现在无论是国际压力,还是党内的压力,都不足以迫使习近平进行政治变革。”

发表背景

郑也夫发表这篇文章,适逢中国处于内外矛盾纠结的时期。一方面,美中贸易战持续了一年,中美之间能否在3月1日前达成和解,给中国政治、经济形成巨大压力;另一方面,中国内部的社会矛盾与日俱增。另外,又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年。在此背景下,体制内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方式表达改革的焦虑。

胡佳则注意到另一个重要的背景因素,

“上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六四屠杀已经证明了中国共产党的非法性。但是,另一方面,今年又是共产党建立政权七十周年,他们要用这个来树立强大的合法。这是两种矛盾的力量会在今年有所碰撞。”

郑也夫多年来从事社会学研究,网络上盛传一句对他的评价说,他一生要以暴热的态度,对待社会生活中阴冷的地带。

(记者:王允 编辑: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