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批官員懶政怠政 被綁住手腳何以有爲?

2021.07.12 16:3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習近平批官員懶政怠政  被綁住手腳何以有爲? 習近平批官員懶政怠政 被綁住手腳何以有爲?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在中國共產黨七一百年建黨紀念日前夕,中共中央出版了《習近平關於全面從嚴治黨論述摘編(2021年版)》。書中收入習近平今年一月的一個談話,他在其中批評官員只等待他的書面指令,而不願積極行政。這是習近平對這個問題近年來少有的表態。但有專家認爲,習近平的批評與中國政府的政策前後矛盾,有把中共官員當作“政治機器人”之嫌。

習近平在這次講話中不僅批評官員消極等待他的書面指示,還說有些官員只知道說場面話,不幹實事。

集權過程中的矛盾現象

習近平在這麼說的時候,似乎忘記了兩年前(2019年2月),中共中央印發的《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這個條例明確規定,下級黨組織向上級黨組織,黨員、領導幹部向黨組織就重大事項請求指示或者批准。

條例印發後,中共中央辦公廳還對媒體表示,這個條例有利於解決有的地方和部門請示報告意識不強、內容把握不準、程序方式不規範,以及一些黨組織在請示報告上打折扣、搞變通、不實事求是等問題。

這種規定在外界被看作是中共集權的一個步驟,它很大程度上也綁住了中共各級官員的手腳。而習近平這次的談話似乎又要爲官員鬆綁。

對於這種明顯的前後矛盾,一位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過地方官員的先生匿名告訴本臺,這種現象在習近平近年集權的過程中不難理解,“它(黨政體制)在這種極端的權力掌控和相互鬥爭當中,發展到目前這樣一種狀態後,他們自己都很難去把控一個準確的方向,只是在鬥爭過程中隨機地去應對,它沒有一個長久的政治形態。”

日前正在做報告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日前正在做報告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官員首先是人

習近平似乎是想解決近年來中國政府自己明裏暗裏都承認的懶政怠政問題。這種問題自習近平掌權以來,越來越受到外界的關注。輿論界普遍認爲,習近平上臺伊始展開的大規模反腐,讓中共各級官員投鼠忌器,不敢亂說亂動,很快演變成各個政府部門懶政怠政的現象。

“一旦絲毫涉及到一點點人事、經濟或業務方面的問題,就會推諉、扯皮,或者找不到人,其實問題本身可能很簡單,”前述那位先生觀察到,反腐敗造成的懶政現象在2013至2016年期間在中國政府系統內部的各部門都表現得很突出。

他說,“事實上有一個潛臺詞,就是所有人都不乾淨。”

這種懶政怠政的現象近幾年仍在延續。中國“新公民運動”的創始人許志永在2020年元旦發表的新年獻詞中就警告說,中國政府官員懶政怠政的現象是普遍的。

“官員和黨員都首先是人,然後纔是幹部、羣衆。作爲人,他們在這個社會當中要明確地看到自己的將來和願景,如果他們對這個社會已經沒有希望了,你要他們去積極做事、積極從政,這是非常困難的,”前述那位先生分析說。

他強調,現在中國面臨着很多新問題,包括新冠病毒、國際社會對中國警惕,以及其他方面的急劇變化;但在這種變局中,中共政府展現的方向卻讓人絕望。
“(中共)中央引導的方向越來越遠離人們基本的認知以及過去形成的價值觀,要塑造新的價值方向,這一點上又類似於過去文革的方向。”

政治與行政的張力

但美國明鏡新聞集團總裁何頻認爲,現在主要的問題不是懶政,而是習近平對中國官員提出了過高的要求,“現在習近平過於焦慮,他把官員不當做人看待,而是當作他自己心目中的政治機器人,想無限制地要求他們做得更好更多,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方向。”

習近平上臺之後不久,中共中央組織部就改革了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覈工作的辦法。中組部當時告訴媒體說,改進政績考覈意味着對官員的壓力更大、要求更高。

“他們壓力過大,一個是工作上的壓力,有政績上的要求,上級還不斷調整,還有責任制,出了什麼問題,還需要問責,”何頻這樣分析說。

他認爲,中國政府應該參照西方國家,不要給官員施加過高的壓力,而應以專業性要求爲主。

但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研究中國政治的博士後桃李(Holly Snape)認爲,在習近平的觀念裏,政治始終是放在首位的,只是這種政治上的要求,比如”兩個維護“,與官員們專業化的行政工作存在張力。“因爲做工作需要有創造力,需要能夠爲自己的行爲負責;努力去揣摩政治規則,自然難以保持創造力,而只能儘量保守,她向本臺分析說。

她強調,雖然習近平要求官員把從嚴治黨的政治性要求體系化地融入行政體制,但兩者之間的根本張力難以解決。習近平掌權以來,中國共產黨已經下定決心要改變執政的規則,形成了一種新的政治生態。

(記者:王允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