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七中全會公報 習近平連任穩當了?

2022.10.12 15: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解讀七中全會公報 習近平連任穩當了? 資料照:2017 年 3 月 12 日,習近平抵達北京人民大會堂出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全體會議。
路透社圖片

中共十九屆七中全會閉幕,全會公報按時發佈。外界注意到,這次全會的程序相比以往發生了變化。還有輿論認爲,習近平連任已成定數,這是習近平這一代人掌權後所導致的必然。

中國官媒新華網在週三下午5點過後發佈了七中全會的公報。而當天中國股市也出現大漲趨勢,尤其是上證指數收復3000點大關。社媒上開始有人猜測,這是在政府主導下,國家資金進場救市。但傳聞並沒有得到證實。

程序有異?

對中國主政者來說,政治、經濟似乎都顯現出一片上升的態勢。但在平靜的表面下,外界已經注意到七中全會程序中不同以往的信號。

公報中提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向十九屆七中全會作工作報告,並就“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向中共二十大的報告”的討論稿作了說明。王滬寧則就《中共黨章(修正案)》向七中全會作了說明。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研究中國高層政治的博士後桃李(Holly Snape)告訴本臺,這種做法是有悖中共以往慣例的。“以往換屆的黨代會,往往是準備繼任者來擔任(黨代會報告)起草組組長組織起草。而在上次,十八大之前的十七屆七中全會,是習(近平)作十八大報告討論稿和黨章修正案討論稿說明的,而不是當時在任的胡(錦濤)。”她告訴記者。

10 月11日在北京展覽館一角展出的中共歷代重要領導人畫像 (美聯社圖片)
10 月11日在北京展覽館一角展出的中共歷代重要領導人畫像 (美聯社圖片)

桃李分析說,黨代會報告是中國共產黨最權威的文件,報告由誰來起草,至關重要。從目前公佈的信息看,大會報告的起草組組長很可能是習近平,雖然官方對此的說法還不夠明確。

深刻領悟“兩個確立” 公報十四次提習近平

但輿論更多是集中於這次公報對習近平連任中國最高領導人、維持目前專制獨裁體制的暗示。桃李觀察到,從這次全會公報的內容看,基本體現了習近平的思路。但她仍然認爲,不到最後公佈,外界還是對習近平是否連任的問題難以下定論。

在本次公報中可以看到,有十四處提到了習近平的名字,並且強調要全黨要深刻領悟“兩個確立”的決定性意義,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

所謂“兩個確立”,是指中共確立習近平同志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早在去年底六中全會的公報中,就首次寫入了“兩個確立”的內容,而本次七中全會公報是再次確定。

雖然如此,公報發出後,推特等社交媒體上仍有不少人試圖從字裏行間找出某種細微的差別,並以此爲依據說習近平連任已經成泡影。

目前身在紐約的《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鄧聿文則認爲,這次全會公報的內容中規中矩,毫無意外,“沒有意外就是最大的意外,爲什麼這麼說呢?因爲大家都在炒作習近平無法連任,但現在習近平穩如泰山,所以說這就是最大的意外。”

他補充說,公報的諸多表述都與以往一樣,主要是對習近平的高度表揚。

2022年10月12日,在北京展覽館展示了習近平及其領導下的中國成就展覽。(美聯社)
2022年10月12日,在北京展覽館展示了習近平及其領導下的中國成就展覽。(美聯社)

公報提到,七中全會對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以來中央政治局的工作給予了充分的肯定,也總結了黨的十九大以來五年的工作,在一個多達28個逗號的長句中,讚揚了以習近平爲首的中共黨中央所取得的所謂“重大成就”。

長期觀察中共高層政治的美國明鏡新聞集團總裁何頻則認爲,這個公報比較有趣的一點是提到了正在進行中的俄烏戰爭,因爲以前在黨中央的公報中很少提及一場戰爭。公報對此的提法是,“妥善應對烏克蘭危機帶來的風險挑戰。”

何頻指出,中國在這場戰爭中的立場和其他發展中國家一致,“發展中國家這一次的選項非常明顯,這種明顯的立場使得冷戰的框架難以形成,因爲發展中國家並不想在西方與俄羅斯之間做一個選擇,而是保持與西方的關係,同時也保持與俄羅斯的關係。”他補充說,中國等發展中國家首要的要務還是求發展。

回到1956?

但民間輿論對這個公報的失望情緒是明顯的。在沒有政府鉗制的社媒平臺推特上,中文推友多表示,這個公報明顯意味着習近平連任已成定局,並互相提醒着要想想自己的後路。

前鳳凰網“十大最有影響力名博”之一的博主蔡慎坤在推特上說,七中全會公報充分肯定過去5年荒誕離奇的政績,沒有任何反思和修正的可能,“這是中國政治的殘酷也是中國歷史的必然,......躲過劫難的唯一出路就是跑。”

已經“跑”出國的蔡慎坤目前定居美國西雅圖。蔡慎坤出生在文革之前,他對這一代出生在1950年代的中國領導人很早就保持了警惕,“那一代人,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毛澤東,因爲五十年代這一批人,他們是完全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這一代人對毛澤東時代是有一種特殊的感情的。”

蔡慎坤悲觀地說,現在的中國正在走回1956年的極權體制之下,“1956年是反右之前,反右之前是公司合營,公司合營之後緊接着就是大鳴大放,就是反右。”他說,明年開始中國就可能進入1956年的狀況,走共同富裕、人民經濟,中產階層以上都會受到很大的衝擊。

記者:王允   責編:鄭崇生   網編: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