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吴国光:习近平一人独大 但新派系隐现

2022.10.24 07:45 ET
专访吴国光:习近平一人独大 但新派系隐现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他的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
法新社图片

中共二十大终于落下帷幕,习近平如期获得党总书记连任,政治局常委和委员的人事安排也以所谓的“习家军”占据多数,而这一切对于中国社会究竟意味着什么?本台记者王允就此对美国斯坦福大学中国经济与制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学者吴国光进行了专访。吴国光原为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成员,著有《权力的剧场:中共党代会的制度运作》一书。

派系仍在

记者:吴教授,中共二十大的人事安排已经出炉。外界普遍认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个名单是习近平全部掌控的。其中尤其受到关注的是李强的位置,他很有可能接任总理。李强这种资历担任总理,在中共历史上有过吗?

吴国光:李强在接下来的两周或四周内,会被增补为国务院的副总理。他到明年3月出任国务院总理,这之间还有半年的见习期。副总理出任总理,在中共的历史上很多。

美国斯坦福大学中国经济与制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学者吴国光(RFA)
美国斯坦福大学中国经济与制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学者吴国光(RFA)

从历史上看,比如赵紫阳,从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就去兼任了一次全国政协副主席,这当然是一个名目了;然后就直接到北京来,实际上就是直接去当总理了,只是名义上作为副总理过渡了一段时间。然后是朱镕基,从上海直接入常,当副总理,然后当总理。他们都有比较长的副总理的任期。从这个角度讲,李强的资历是比较浅。

但是从历史对比看,我想举两个例子。一个是毛泽东从反右到大跃进这个期间,他对周恩来相当的不满意。有一次,他直接跟周恩来讲,你看上海市第一书记柯庆施,他文章写得多么好,他的水平比你高,他可以做总理。事实上有回忆录说,当时毛泽东是想把柯庆施从上海市委书记一把提拔为国务院总理的,把周恩来排到一边去。但是当时周恩来在共产党内树大根深,当时中共还没有和苏共闹翻,周恩来在苏共那边也有很强大的支持,所以毛没有能够实现。从这一点对比可见,习近平今天任命总理的权力要比毛泽东当年要想任命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力要大。

另外一个例子是江泽民,从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一把就成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这个步子比今天的李强跨的还要大。这个事情的背景是1989年天安门的六四屠杀。屠杀之后,邓小平就和陈云、李先念等三老合计,就对江泽民进行了提升。

这两个案例都是发生在中共历史上非常的时刻。今天李强作为中共的二号人物,很快就会出任中共的总理,这就折射出,第一,习近平在高层的权力已经大过了毛泽东当年在高层的权力;第二,中共进入了一个非常特殊的高层盘整的阶段。

记者:这一次二十大产生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名单中,习近平的亲信占了大多数,有人说甚至其比例比毛泽东时代更高。这是否意味着中共高层至少将在短时期内,不会有明显的派系斗争?

吴国光:习近平现在对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掌控能力,肯定比当年毛泽东对亲信的掌控要高。因为毛泽东哪怕到了文革期间,掌控能力已经很高了,但是在九大的政治局委员中,有林彪的人,有江青的人,再加上相当一部分的老干部。

今天,习近平在和过去的党魁,包括江泽民、胡锦涛的人马的较量中,当然是大大地胜出了。但还是有很多老的,不完全属于习近平派系的人存在。一个是赵乐际,他作为中共的第三号领导人物,他在中共政坛的崛起实际上是早于习近平,他和江泽民、胡锦涛都有非常深的联系。五年之前的那一届,他是中央组织部部长,过去五年他已经在常委里了,所以他有相当的一批人马。

再有就是第四号人物王沪宁。他当然是在上海成长起来的,经历了江泽民和胡锦涛,他给他们的服务就和他今天给习近平的服务是一样的,卖力气。当然,他没有在党政第一线主政的位置上工作过,所以没有那么大的帮派人马,但他背后也有着某种来自上海的力量。

所以,虽然老派系已经难以构成对习近平的制约、平衡,但老派系还是存在的,更重要的新派系马上就会浮现出来了。因为习近平作为中共这么一个大党、中国这么一个大国的第一号人物,他不可能事事躬亲。即使他事事躬亲去做决策,还是有一个巨大的领导队伍、官僚队伍为他卖力气,在这个队伍中自然而然地会形成派系。因为这些领导人有不同的经历,有不同的出身背景,有不同的关系网络,会重用他们相信的,有能力、能办事的人,这些派系已经隐然见出了苗头。比如,在我们能预见到的国务院的领导层当中,李强如果做了总理,他是不是会把他过去比较熟悉、他认为比较能干的人带到国务院来呢?我想是可以预见的。

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已经进入常委会的丁薛祥,他很可能出任国务院的第二把手,丁薛祥也很有可能有自己的一套人马。还有习近平的老朋友何立峰,他很有可能在国务院出任副总理,类似过去五年、十年中刘鹤所扮演的那样一个角色,实际上掌握财经大权。

李强的背景是在浙江成长起来,丁薛祥是在上海成长起来,何立峰是在福建成长起来。他们各有各的人际网络。已经隐然可以看见,在国务院的系统至少有这样三个派别存在了,还不要讲其他的系统。

所以,新的派系已经在冒出来,新的派系架构在未来会越来越清晰。他们之间会不会产生激烈的权力斗争?我想在最近的将来,很可能还不会。但他们相互之间会有竞争,会在比较低的位置有较力,这是肯定会出现的。随着这些派系越来越大,随着习近平逐渐进入必须要考虑接班人问题的时候,派系斗争会激烈起来。

一人独大与红二代整体的衰退

记者:这是一个很完整的分析,但还有一帮人我们必须要关注,就是所谓红二代、太子党。这次中委的名单中几乎没有看见红二代、太子党的名字,“太子党”李小鹏和布小林都落选,这是不是说红二代政治的时代正在过去呢?

吴国光:我不这么看,因为习近平本身就是红二代,所以习近平当政就表示中共红二代在当政。但是中共红二代作为一个群体,第一,他们的年龄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我们知道,李小鹏应该是1959年出生,布小林应该是1958年出生,布小林还身体不好。这些人在这一次退出,并不是让人非常惊奇的。其实红二代的年龄已经到了接近七十岁的年龄。所以,他们在过去所占据的正部级这样一个年纪已经很难再待下去了。

当然现在又有了红三代,比如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过去还有其他一些。因为他们不是习近平的亲信,所以他们从政的前景也不看好。但是,因为习近平在红二代中一人独大,所以他也不愿意看到还有其他一些红二代还坐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些权力,这是他不喜欢的。

再补充一点,高层当中还有其他一些红二代。比如张又侠,他是比较典型的一个红二代,他的父亲是中共的开国上将。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具有强烈红二代背景的人物,但我还没有具体去看他们的背景材料。

记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人数一般是25人,因为有差额选举的这样一个要求,但现在只有24人。这有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发生的呢?

吴国光:我也看到网上有很多猜测,说是不是最后一刻把胡春华从政治局委员的名单上拿下去了?也来不及添上另一个替补人选了?等等。据我自己对中共党代会的研究,这种情况如果出现了,应该是极为罕见。

一般来讲,中共高层运作的一个特点,就是从很早开始进行所谓重大人事安排的酝酿。根据中共官方的一些报道,一般中委的选择早在党代会召开一年之前,甚至一年半之前就开始了,比党代表的选拔还要早。按照正式的说法,本来党代表有提名中央的权力,但实际上他们是没有的。所以,你也看得到,党代表都还不知道在哪里,中央委员的提名就已经开始了。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开始酝酿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人选,甚至是考虑明年的一揽子政府职务的安排。

至于25人变成24人,我要讲的是,中共所有这些职位的数目是没有规定的,这是中共进行制度上操控的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我们知道,在毛泽东时代,中共中央副主席可以有一个,也可以有五个,一度甚至是七、八个。在邓小平的时代,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有六个,也有五个,什么样的奇数偶数都有。

只是过去几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人数固定在了25个,但这并不表明25就是一个规定,一个规范。实际上,它可以是25,也可以24,也可以27。这实际上都是高层进行权力上的讨价还价,最后谈出来的结果,并没有党的章程上的规定,并没有对他们的制约。

胡锦涛的退场、张又侠的登场

记者:胡锦涛退出那一幕,在外界引起了很多的解读,我们现在得到的信息有限,很难有一种确定的解释。但有一个问题或许可以讨论:这一幕反映出中共高层政治的什么现状?在习近平大权独揽的背景下,它对今后党内的干部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吴国光:这个场景确实让大家都很震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此,不仅是我们这些远远观望的人,就是那些中共二十大的代表们,他们是不是真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值得怀疑。他们看到的可能比我们更多、更全、更细致,但背后是什么,我想他们很可能也不了解。既然不了解,就没有发言权;既然不了解,就没有办法去评论。

我们能看到的是,第一,这些元老出席这样一个场合。这些人出席国庆这样的庆典,我们觉得可以理解,那都是一些喜庆的、礼节性的场合。但对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这是行使权力的这样一个场合,但依然把这些老的领导人都拉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意思呢?我们可以把美国的情况做一个对比。我们很少看到当白宫做决策的时候,把前总统都请来,只是在总统就职的时候。但在中国,在党代会这样一个正式的权力的场合,还在搞这些老老少少,这说明中共还不是一个现代政党。

第二,胡锦涛作为前任党魁直接把他的权力和位置交给了习近平,他在这样一个场合,出于身体健康的原因,或是非身体的其他我们并不清楚的原因,当他离开的时候,不管是怎么样离开的,如果你们是真的重视老少之间的团结,如果是为了尊重前任领导人,你们至少要给他们一个起码的尊重。在台上的领导人至少可以起来握握手,告个别,还不说台下的人可以鼓掌欢送。我是完全按照他们的礼节来设想的,但他们在这里是完全没有的。那么这个没有,恰恰戳穿了前面那个所谓礼节,让这些前任领导人来这里干什么呢?一样不过是给现任领导人站台,显示团结,但这个团结是非常虚假的。但胡锦涛这个场景就打破了这些假象。

但这里的问题是,这些中共的干部们,全国党代会的代表们,他们人人知道这是一个假象,人人都明白背后是一套权力的游戏,人人都明白这些游戏当中有很多权力的阴谋诡计。所以,他们不会对胡锦涛表示任何同情也好,念念不舍也好,不会有,如果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但如果是因为政治的原因,他们就更会觉得胡锦涛是一个失败者,他们就更不会站在胡锦涛一边。更别说一般人了,你看看李克强、汪洋。

我刚刚看到了新老领导层一起会见二十大的代表、特邀代表和列席代表的中国官方报道,你看,所有人都笑逐颜开。这多生动啊,鼓掌鼓得比谁都勤。如果你一个一个去看每个人的镜头,里面有很多有趣的细节。一些已经被下台的、边缘化的领导人,他们的殷勤可能比习近平的亲信还要过分。这些领导人、这些干部已经放弃了自己起码的人格独立、人格尊严。至于胡锦涛这一幕对这些人有什么影响,我作为一个心理健康的人,我自己是想象不出来的。

记者:这一次,张又侠是超龄留任,他已经72岁了,现在担任中共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这对中国军队的动向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对台湾问题呢?

吴国光:张又侠的留任确实是这一次的一大看点,因为他已经70多岁,是非常突出的一个留任的例子。这个看点还因为他是习近平非常倚重的一个军队将领。刚才讲到,他自己是红二代,这个红二代是因为张家和习家有非常深的历史上的关系。在战争年代,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和张又侠的父亲张宗逊两个人曾经是搭档,张宗逊是司令,习仲勋是政委。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可能有五年到十年的时间,张又侠应该帮习近平稳固了对军队的掌握。所以,张又侠留任首先是因为他和习近平的关系,他对习近平的忠诚,习近平要通过他掌握中国人民解放军。

至于张又侠有过越战的经历,也就是1979年,至于张又侠是对战争有一定研究的这样一个将领,我觉得这和他对习近平的忠诚是排在第二位的。当然,我们也看到,还有何卫东,从一个即将退休的将领一把提到军队的第三把手,就是仅次于习近平和张又侠。很可能未来,他就是直接指挥前线战争的这样一个角色。

其实,何卫东和习近平的关系也非常密切。公开的信息说,习近平在浙江省委当书记的时候,何卫东是驻扎在浙江湖州。那个期间,习近平曾经十几次到湖州来探望这支队伍,这说明他们关系很密切。可以说,何卫东能够拿到军委副主席的位置,也是因为他和习近平的关系特别密切。当然,何卫东长期在东南沿海驻扎,在升入中央军委以前是东部战区的最高领导人之一。普遍认为,他对台海作战有相当的想法,对台湾的情况相当的了解,在这方面做了比较充足的准备。

我想,习近平任命忠诚于他的人和他想在台海冒险,这两者是互相作用的。他本来就是拿台海的议题确立自己的权力,延长自己的任期,实现他权力的梦想。至于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是不是因为张又侠、何卫东已经在位了,台海战争就一触即发了呢?我个人认为,台海战争是非常多的因素决定的。

第一,俄乌战争现在打得非常不符合普京的预期,这种情况下,我相信习近平是得到了一个教训,他不会轻易对台海动手。再加上,乌克兰战争带来的非常强烈的国际反应,我想这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教训。因为中国经济体对国际经济的依赖要比俄国深得多。

还有就是台海战争,我相信,首先是一个政治问题,这个决定肯定是一个政治决定。他要考虑,他要想在台海战争中得到什么,什么样的政治时机对他最为合适。并且台海战争是一个涉及整个东亚地区和西太平洋地缘政治的大事,也是涉及国际政治格局的一个大事,不是习近平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国际社会已经对这个问题做出和以前相当不同的强烈的反应。

当然,这些因素有可能最后都不能阻止中共在台海进行军事冒险动作,但这个时机应该不是近期就会出现的。有可能,张又侠或何卫东他们在任的这五年不过是加速了中共对台海战争的准备。是不是就要打起来了?对于战争这个事情,甚至就在要打的前一夜,如果没有特别的军事情报,只是作为一般的观察家,也很难做这样的预判。

记者:王允    编辑: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匿名
2022-10-24 08:23

既然習已經經由直播當場羞辱了它最大的反對派(團派)的老領導胡錦濤, 因此, 中共就已經徹底地被習及其黨羽完全地綁架了, 根本不可能再有所謂的反習派了! 即便有, 也只能面臨四通橋勇士那樣的命運, 會被立即地撲滅甚至直接絞殺/清洗! 搞不好, 依習的個性, 一旦黨內還有人敢公開地反習的話, 那麽, 習絕對不會手軟, 甚至會因此而成立專門的黨衛軍, 直接殘忍地滅掉那些對習有二心的人, 包括李克強和汪洋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