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回首:中國改革早已終結?


2018.12.18 15:55 ET
1 中國慶祝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大會於2018年12月18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美聯社)

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大會”上,表達了繼續改革開放的決心。但不少評論認爲,改革開放早已終結。爲什麼官方與民間輿論的差異如此之大?這種差異又說明了中國的改革開放有什麼樣的問題?

習近平在大會上的講話,雖然之前媒體已有多次預告,但民間對這個講話反應平平,多認爲他的講話沒有新意。與之形成對照的是,人們對所謂的“改革開放”越來越沒有信心。

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在最近一次演講中大聲疾呼:

“所以,中國經濟下行,中國經濟面臨的壓力,包括中美貿易摩擦,中美貿易戰的日益惡化,我們要反思啊,我們要反思我們做錯了什麼,我們要反思面向未來,要真正地提振中國經濟,要真正地讓中國經濟持續穩定地增長,我們應該做什麼?”

實際上類似的反思早已開始。很早就有評論認爲,問題的關鍵是改革開放早已終結。

身在北京的歷史學者章立凡早在十年前關注到“改革已死”的說法,他以鄧小平的說法爲依據,

“鄧小平說,如果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通。”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最近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認爲,改革開放中止於習近平上臺。習近平主政,導致威權政治向極權政治大幅迴歸,並有向“文革”迴歸的趨勢。

紐約明鏡集團總裁何頻則認爲,不應對改革開放本身抱有幻想,

“改革開放的一個基本出發點是維持黨的領導,這個政府恰恰利用了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就,來維持她的政權,來維持她的既得利益。想通過改革開放來推動中國政治文明,這個根本出發點是錯的。”

各方專家主要把問題歸結在,在中國共產黨執政的體制之下,政治改革停滯不前。但回顧這四十年的歷史,改革開放卻是首先從政治體制開始的。曾經以《論言論自由》等文章對現代中國政治思潮有重要啓蒙作用的胡平,歷數了政治體制改革的標誌性事件,

“平反冤假錯案,實踐檢驗真理的標準討論,思想解放,民間的民主牆,等等。當時,在毛澤東去世之初,一般人最強烈的感覺還是因爲長期的政治迫害,造成了大家的恐懼和由此引起的不滿,所以有要求政治自由化的強烈衝動。”

多年以來,中國政府在文件中多次力陳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也採取過相應措施。但所謂這些改革主要侷限在行政體制改革,並沒有政治分權,更無對執政黨的有效監督。甚至連真正的選舉都沒有實現。中國大陸的《華夏時報》前評論部主任莫之許在推特上評論說,實際上中國並沒有真正的自由化政改,更談不上終結。

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打斷了改革開放的進程,這給政治改革帶來了更嚴重的後果。莫之許在最近的一次公開論壇中指出,其中一個結果是,首先在上層,改革派出局,

“當時的自由派大概有三個結局,象(蘇)曉康老師這種就是流亡了,有的被抓起來,下獄了,還有的就慢慢下海了。體制內就基本上沒有象以前那樣,有可以辨認的,成規模的具有自由化傾向的羣體。”

這種局面導致統治者的上層趨向於保守,不願意進行實質的政治改革。同時,民間推動政治改革的力量也被嚇阻。

“國人對這種和平的非暴力的抗爭失去了信心,而在目前這種物質狀況下,民間進行暴力抗爭又沒有哪個條件。所以,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由於民間參與的人數太少,始終形不成重大的推動力量。”

在政治改革趨於停滯的同時,經濟改革只經歷了短暫的停頓,又逐漸展開。1992年鄧小平南巡之後,城市土地制度改革、國有企業股份制改造、中國股市債市興起,還有國有銀行商業化及上市等等。

尤其是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在外界壓力下,逐步進行市場化改革。自那以來的十多年中,中國的經濟迅猛增長,已經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在關鍵環節上,市場化改革沒有實質突破,相反,現任中國政府越來越強調黨對企業的控制,民營企業也被要求設立黨支部。

胡平解釋了這些做法背後的邏輯,

“她之所以現在特別強調黨的領導,恰恰就是因爲過去這種經濟改革引起了很引入注目的發展,也就是建立在過去鄧江胡時代這種紅利基礎之上,她變得財大氣粗,然後回過頭來要求進一步加強這種控制。”

這種邏輯顯然已經產生了不良的國際影響。兩週前,中國高科技龍頭企業華爲的副總裁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顯示出,西方國家非常忌憚中國企業背後的政治力量。在中國政府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年前夕發生這樣的事情,也給這個慶祝添上了一個尷尬的註腳。

《中國陷阱》一書的作者,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認爲,目前所謂的改革是沒有前途的,

“就是在中國,在沒有政治體制改革之前,經濟上的改來改去,她自己以爲是改革,但其實不是,只是加強了黨對經濟的管控。”

章立凡告訴記者,現在只是沒人敢說,改革已經失敗。

(記者:王允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