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2019-05-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锐和女儿李南央(参与网)
李锐和女儿李南央(参与网)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前夕,香港《明报》发表刚刚去世的中共元老李锐日记中有关六四事件的文字。当时身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的李锐,在日记中对中共军队6月4日凌晨在北京的血腥行为痛斥不已,并发出了“事已做绝,何以谢天下”的质问。

香港《明报》刊载了李锐日记中,从1989年6月4日到6月8日的部分内容。这位曾任毛泽东秘书的前中组部常务副部长,1989年时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今年2月刚刚以101岁的高龄在北京去世。

1989年,家住临近长安街木樨地部长楼的李锐,在6月4日的日记中记载当夜“枪声渐近”的情景,并详细描述军人“冲锋枪端着时而斜射,时而扫地,时而朝天”射击,以及他看到的及听到的民众伤亡情况。

中共元老李锐(中)接受采访(记者北明提供)
中共元老李锐(中)接受采访(记者北明提供)

李锐的女儿,现在旅居美国加州的李南央说,父亲李锐的住所靠着长安街,同一栋楼的不少人家都被子弹所击中,情形相当恐怖:

“他们是在六楼,前面是一排车库。那个枪的仰角,正好是可以打到七楼,比较起来还安全,所以他们是在阳台上看。我们家对门的孙冶方家,那个钢窗上就被打了子弹。”李锐日记目前由李南央按照李锐生前愿望,捐给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预计明年向世人公开。香港《明报》所报道的,是六四事件前后几天的日记内容。日记披露,李锐家附近多名住客遇难,有保姆和幼童在内,包括时任中国最高检副检察长关山复的女婿在家中中弹身亡,另一名13岁的孩子中弹不准送医院抢救最后死亡。

除了1989年6月3日夜间和4日凌晨所见所闻,《明报》公开的李锐日记也详细记录了北京民众的愤怒和党内开明派高官的绝望。李锐本人整日不宁、流泪难止,解放军上将萧克斥责当局“千古罪人、遗臭万年”,体改委副主任安志文叹息“何以为党”。

李南央表示,中共内部在位和退休高官,在六四问题上基本分成了两派:

“129一代,和马上打天下的王震、邓小平他们的心态是非常不同的。129一代应该说当时的心态是和人民是一致的,包括赵紫阳。那边的就一直认为打江山坐江山,江山不是人民的,是他们共产党的。”

所谓129派,是指1935年12月9日学生运动之后加入中共的知识分子。这些人大部分为文职官员,也有人曾在中共任职高官,比如赵紫阳,但他们始终未获真正的权力。

六四之后,这批同情学生民主诉求的党内高官,大部分被审查清理,之后失去了在党内的影响力。李南央表示,他父亲也差一点被中共宣布“双开”:

“中顾问立了专案组,不停地追查,赵紫阳是怎么回事?民盟的会是怎么回事?中顾委三分之二的票决定把四个人开除出党,就是不给党员登记了,报到陈云那里,陈云认为不合适,后来薄一波传达说,这些事就‘一风吹了’,才把他们放了。”

 

 

1989年六四事件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在大部分中国人的心中,这是一件已经褪去了血色的历史往事。但李南央认为,六四是中国走向未来难以绕过的一道坎,没有反省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未来,李锐日记中的相关内容,因此而有价值:

“这里没有水分没有造谣。因为有人污名化民运人士和学生领袖,可能其中也有些夸大部分,所以有人怀疑可信度。但李锐不一样,他从来没有希望给别人看他的日记,就是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记录下来,是很真实的。”

李锐今年2月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南央虽然获父亲授权处理李锐日记,但李锐的第二任妻子却在北京法院提起诉讼,主张自己才是李锐日记的继承者。李南央认为,该案背后并不单纯,是北京不希望李锐日记被公开的一种策略而已。这个案件目前仍在走法律程序。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